吉普賽舞者 -- 林照真

2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董福興

unread,
Dec 21, 2007, 4:47:19 AM12/21/07
to young-turks
中國時報 2007.12.21

 健身產業亞力山大突然歇業,社會高度關注消費者與員工權益,健身房中美麗輕妙的身影反而缺少關心的聲音。

 長期依賴亞力山大健身心中心維生的有氧、瑜伽等各式舞者,平時騎乘摩托車、捷運等各式交通工具,奔走於健身中心分散各處的上課地點,就像吉普
賽民族般到處流浪,無法占據地盤。在台灣健身產業達到高峰時,他們無權分享,只是領取鐘點費的邊緣者;而在健身產業走下坡時,他們卻首當其衝,立刻失
業,成為最直接的受害者。

 這群舞者人數遠不及顧客與員工,他們是顧客口中的「老師」,是吸引顧客上門的主要動力。舞蹈是他們的專業與熱愛,他們意識到新興的健身市場,
也想在其中注入舞蹈的狂想。只是,健身產業在台灣缺少傳統,既沒有歷史,也沒有福利保障,但是基於對舞蹈的執著使他們無法離開這個流浪的行業。舞者介於
藝術家與勞工間,個人流動式的勞動方式,讓他們永遠只是個體戶。儘管他們平時是健身中心美麗的焦點,但由於擺脫不了的遊牧性格,以及身為舞者的藝術家浪
漫氛圍,多年來舞者從不曾有過工會意識,單獨的個人亦無力與資方協商,因而一直是依附於健身產業下的經濟弱勢者。

 更現實的是,舞蹈需要青春與體力,這是一個生命有限的工作。舞者需要不斷的專業訓練與強化身體力度,才能在亞力山大等健身中心賺取鐘點費用,
這些自我培訓的成本,舞者都得自行吸收。一旦在授課過程中受傷、或是發生運動傷害,所有醫藥費用也得自籌;如果因為受傷被迫中斷授課、或是無法再授課的
損失,也得自己一肩扛起。這些舞者多半年輕,其中有男有女,他們的共通點就是單純地熱愛運動與舞蹈;他們的來源分散,儘管在很多健身中心都可以看到他
們,但獨立游離的個性使他們永遠無法發揮團隊力量,集體與資方談判。

 亞力山大負責人唐雅君曾經也是吉普賽舞者,她似乎早就意識到,在台灣做一個純粹舞者,其實沒有未來。她經營亞力山大,在興盛時期為吉普賽舞者
提供相當多的就業機會,不能說沒有貢獻;但利潤極大化的經營策略,卻未曾對這些舞者提供更長遠的前景考量,流浪成性的舞者不曾在健身中心擁有發言權。

 這群舞者在媒體上也是缺乏發言位置。翻開舊有的資料檔案,有關唐雅君開發產業、向大陸進軍的報導幾可充棟,卻不曾有隻字片語來記錄這一群為舞
蹈獻身的藝術工作者;而在唐雅君垮台後,國內提振專業舞蹈的發展前景,也一樣缺少社會關注。既有的專業舞者除了半腳踏入演藝界的潘若迪受到媒體議論外,
其他多數在健身中心兢兢業業、揮灑香汗的專業舞者,仿若不存在。

 然而,正是因為有這群吉普賽舞者多年的努力,將她(他)們舞動身體的快感傳染給熱愛運動的人,這個行業才能有今天的規模。年輕舞者熱力四射的
付出,為疲態的台灣社會,傳達熱情有勁的肢體律動。他們長期忍受汗水與體力上的折磨,卻遠不及產業不健全對他們的強烈重擊。

 因為一個健身中心的經營受挫,使得大量的舞蹈工作者生計受到影響。儘管缺乏發言位置,這群熱愛舞蹈的年輕人卻合力創造了這個新興行業,不能因
為一個健身中心的經營不善,就此結束這群藝術家熱力四散的生涯。台灣的健身產業已顯示商機,這個商機需要更多專業人士共同呵護與經營,才能創造另一個高
峰。而健身產業中那一群專業舞者的身影,更必須被看見。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