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ZT]

6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Che Dong

unread,
Oct 26, 2005, 7:22:12 AM10/26/05
to 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北京义卖活动
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ZT]

http://forum.life.sina.com.cn/cgi-bin/viewone.cgi?gid=38&fid=1076&itemid=106405

主题: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作者:雪山拾贝 发表日期:2005-10-25 22:26:36


支教,一个被理想化的名词,它代表着单纯而美好的愿望,为大山里的孩子们开启一个未知的世界。为了这个愿望,那么多的志愿者带着满腔的热情,奔赴偏远的山区,希望能为这些孩子献出自己的知识。


05年4月18号,辞掉工作,从珠海出发,经过四天的车程,终于到达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现更名为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学校的破旧是可以想像的,一排木板搭就的临时建筑就是教室了,国道旁边也是搭了两个木屋,其中一个是会议室,(后来兼做了志愿者张浩的宿舍)。意料之外的是,它就在214国道旁边,原本以为下车后要走大半天山路的,谁知一下班车就是学校了。我住进了女老师的宿舍----一座石头垒成的低矮昏暗的小屋,原本是放养牦牛的牧人住的,听说有志愿者来给他们这里的娃娃上课,就借出来让我们住,他们自己在旁边搭帐篷住。这里已经住着两名女教师,一个来自新疆,一个是英国来的外教,她们也都是志愿者。这座石头房子已经是全校最舒适的住处。

在参观了学校和大概了解了学校的概况之后,我捐了两百块钱,不多,在那一刻我甚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自己所带来的钱也仅仅够三个月的生活费而已,只好劝自己,回去后继续工作就有钱多捐一些了。

承诺的时间是三个月,由于个人的财力有限,而往返的车费及在校期间的生活费(除了食宿)全部自理,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出承诺。但是三个月后,外教的签证到期回英国,另一名志愿者也回北京继续学业,只剩一名来自丽江的志愿者张浩在教数学(接替我教数学,我在他到学校之后转教英语和自然课),没有新的志愿者接替我,也有人来看过,但是嫌条件太差走了,即使是当地人也不愿意在这里教书。于是又留了下来,除了教书,尼玛校长希望我多些去上网和外界联系,能有更多的捐款。直到9月12日,尼玛校长请我离开这所学校。


教书和为学校的外教翻译是我的工作。但是由于学校在214国道旁边,又是去旅游圣地梅里雪山的必经之路,无论往返,许多游客都会在这个位置停下休息片刻,于是我多了一个新的工作----带游客参观学校。破旧的用木板搭起来的教室和三四十个孩子挤在一起睡的木帐篷,尘土飞扬的操场,还有脏兮兮的孩子们纯真羞涩的笑容,这些曾经触动我的一切,同样也触动了参观学校的游客们善良的心,他们捐钱捐物,甚至回去之后还不断地募集善款和物资寄过来。很快我又多出一个工作,这些捐过钱的游客在我们的要求下都留下了了联系电话或E-mail,我们的本意是在帐目做好之后在网上公布使之公开透明,请这些好心人去看一下,也起到监督的作用。有了这些电话和E-mail,尼玛就要求我们志愿者经常和这些人联系希望要到更多的捐款。而出于对学校的同情,我们也确实经常和知道我们学校的善心人联系,请他们帮学校筹钱筹物。

我以为这是这些孩子们的幸运,他们的校长很聪明,把学校盖在公路边,尽管校舍是那样地破旧。没过多久就发现,那不但不是他们的幸运,甚至是他们的不幸。

尽管来到这所学校不久就开始听不少关于学校的不好的传言,有本地人说的,也有外地人说的,但是作为一名志愿者,我仍然怀着一颗热切的心在为学校工作,孩子们是可爱的。


外教要求学校做帐,捐款人也提出由志愿者对善款的使用进行监督,校方尤其是校长尼玛非常不合作,总是说忙,于是直到张浩(他是个会计师)来到这个学校,才把3月到8月19号为止收到的善款做出明细帐并委托一直关注学校的老谢在网上公布。善款的数额让我感到吃惊,五个月内的捐款已经超出五万块!可是孩子们的伙食却那么差,不是土豆就是白菜汤,一个月吃一次肥猪肉(学校养着猪,七八九三个月杀了三头猪)。孩子们的一部分课本,文具,衣服,甚至玩具都有人捐赠,收到这么多的善款基本上只是用于伙食,然而到8月份我离开学校之前,尼玛校长却说钱已经差不多用完了。这是个必须正视的问题。而随着我在这所学校待的时间越长,浮出水面的问题越来越多。

我们发现捐赠的物品常常无缘无故少了一些,像外教为学生买的藏装表演服和我从广东带去给学生的几百张VCD,就经常必须去尼玛校长家里找。校车也经常不在学校(两辆校车均由一名英国导游在英国募捐善款所购),学校里只有尼玛校长一个人会开车,平日有只有他一个人在用这两部车。学校请了个女厨师,每工资是五百块,而我们了解到付近地区请厨师的工资都是三百块,为了这件事我们几个志愿者和尼玛开过会要求换厨师或降低厨师工资,却使尼玛勃然大怒。更甚的是,每每有游客到学校来,尼玛校长就把学校里的几个孤儿像商品一样的推出来,口口声声说着"我们做慈善的"。志愿者,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他的工具。许多游客经过学校,看到有志愿者在愿意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生活,教书,都愿意相信这所学校存在的目的是纯正的,纷纷慷慨解囊。

志愿者凭着自己的良知做事。既然发现了问题,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在尝试监督善款如何使用的过程中,尼玛校长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同时敛财的行为越来越明目张胆,最后他甚至不愿意志愿者再监督他了(学校的善款基本由他一人掌控),一个志愿者在学校里待的时间越长,知道的内幕越多,最终,尼玛校长把留在这个学校已经五个月之久的我,没有任何原因的赶离学校。


05年9月12日早上,当时我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和尼玛校长到中甸取钱付给盖新校舍的承建商(由一名英国导游在英国募捐的善款,指定用于盖新校舍,7月31号之后这名英国导游指定我和张浩做中间人),张浩告诉我,尼玛对他说,他亲自来找我,请我搬出"牦牛屋",但是我不肯。听到这样的话我感到吃惊和生气,第一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搬,我们所有女老师在那个"牦牛屋"生活了几个月,外教甚至从去年就一直住在那里;第二是我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人说要我搬出来。于是我去找尼玛问个明白,尼玛给出来的回答是:我这样说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请你离开学校。为了不耽误付工程款,我没有和尼玛争辩什么,我和张浩还是按原计划和尼玛一起去了中甸。去中甸之前我锁好了"牦牛屋"的门。我只带了简单的衣物,大部分东西都留在屋里,还有外教Jane的一屋子东西包括家具(她说过明年三月份回来)。

由于英方和建筑方在合约上的矛盾,工程款没有付。虽然不再教书,但是几个月在迪庆生活下来,了解到大山里面有太多孩子没有机会受教育,所以我决定继续在这边助学,于是我和张浩去了昆明,联系热心的朋友帮忙。

05年10月1号,我和张浩及昆明的朋友去德钦办事,经过学校,看到"牦牛屋"里住着养牦牛的牧人,我和Jane老师所有的东西都不翼而飞!问他们,说早就搬进去住了,东西学校的人搬走了,而整个学校空无一人。到10月4号从德钦回来经过学校,依然是空无一人。

05年10月10号,与英国导游Carol一起回学校开会,会议在新校舍进行。开完会Carol离开学校,我和张浩到旧校舍收拾行李,以为他们把东西放在仓库里。当我们到了旧校舍,先到张浩的宿舍,看到房门已是大开,里面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杂物,早就没有了原来的整齐条理。我们看到地上放着一个桶,打开一看,有一瓶威士忌,知道是Jane老师的。接着我看到我装衣服的箱子,又看到地上扔着一只我的靴子,找来找去却找不到另一只。而张浩,在仔细找遍了整个宿舍以后,也只是找到一箱衣服和几本书,连洗干净的衣服和被套都不见了。我们甚至看到帐本也扔在地上。我忐忑不安地走向仓库,希望他们把我的东西放在那里,仓库的门用锁带着,这里原来是赵刚住的,打开门,里面同样空空如也!我的心悬了起来。天色已晚,学校里没有地方住,必须到奔子栏住,于是跟尼玛说好,第二天上来拿行李。

05年10月11号早上,当我和张浩准备回学校找回其它行李时,却遭到尼玛、德玛老师和江次老师的阻挠。就在奔子栏的街上,我们发生了争执。他们说先到中甸取钱再回学校找行李,并说要取的钱多,而我们的行李不值多少钱。我们坚持先回学校找行李,一是昨天已经说好找到行李就去中甸,二是我们也害怕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在和他们三个人的争吵的过程中,我看到尼玛对德玛老师说了几句话,德玛老师开始握紧了拳头,张浩示意我冷静下来。事后张浩告诉我,德玛老师对他说,我是和尚,我没有儿子,没有闺女,打人、杀人我都可以,杀了人,我去死。所以张浩示意我不要和他们起争执,以免他们伤害我们。我不知道尼玛对德老师说了什么话,只是以往那么和蔼可亲,我一不在学校就打电话说想我叫我快点回学校的德玛老师,竟然听尼玛几句话就想打我甚至要伤害我的生命,多么让人痛心,那一刻我已是话都说不出来。


我曾经多么喜爱的德玛老师,拍着我的头说"娃娃一样"的德玛老师,和我一起在白马雪山的弹石路上散步的德玛老师,和我一起烤着火各自说着对方听不懂的语言聊天的德玛老师,把大象的英文说成"埃里法特"的德玛老师,去白马雪山神湖归来时背着我走水路的德玛老师,从鸡窝里掏出新鲜鸡蛋来给我吃的德玛老师,经常抱柴帮我生火的德玛老师,周末我去洗澡,一上车就打电话叫我快点回学校的德玛老师,甚至在9月12号我走时尴尬地笑着和合影的德玛老师,都那么的让我想念,而如今他要伤害我,多么厚道又可爱的德玛老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尼玛次里,到底对德玛说了些什么啊!


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尼玛不得已和我们回到学校。在旧校舍已找不到其它东西,但是发现前一天还在的Jane老师的食品桶里的未开过的威士忌酒已经不见了。尼玛说东西都搬到新学校去了。我们来到新校舍,尼玛打开了仓库的门,就转向转身走开。里面堆満了包裹,都是别人捐赠的衣物、课本课外书、精美的文具等,四五年都用不完的东西。多少爱心堆积在那里,堆积成灰。我翻了一下,找到一个小箱子,里面有几本书和少许生活用品,我记得那是放在床边的木架上的。然后找到一个小食品桶,不过里面的食物也只剩下一包紫菜和一束面,他们不吃紫菜,也不吃便宜的面。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所有值钱一点的都没了!包括价值八百多块的快译通电子词典、为了上英语课带来的五六百块的英语复读机、新买的数码相机的配件、全新的吹风机、银首饰、安利蛋白粉和维生素、鞋子、生活用品、大量的书籍CD和资料、方便出行用的背包腰包等等等等,朋友寄来的包裹(头灯)尼玛说收到了却不愿意拿出来。几大桶的食品就更不用说了(为了防老鼠我们把食物放在大塑料桶里),几千块钱的东西,消失了!而他们还口口声声说我的东西不值钱,多有钱的"慈善家"呀!我不是一个有钱人,我的父母也不富有,这些东西,也是存着钱一点一点买起来的,母亲心疼女儿在山上呆那么长时间才买了安利的营养品。当初听说是一所很穷的学校,为了减轻学校的负担,几乎带齐了所有的用品,甚至三个月内的食物。上课没有教材,又让亲戚朋友寄了很多书和教材过来。经过这所学校认识了我人又寄来很多零食,舍不得吃存起来时不时发给学生吃。我来这所学校没有想过要任何回报,自己贴钱为学校奔忙,为学校筹钱而外出的食宿、上网所有费用都是自己出,几个月下所花的几千块钱有一大半是为了学校用的。而我仅仅报过两次销,一次是学校厨房里用的洗洁精,12元;一次是复印教材,600多页一共90块钱。他们可以认为每个来支教的志愿者为学校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他们可以无故赶走我,他们可以私自撬开志愿者的房门,他们可以没有感恩之心,而他们最终给一个志愿者的竟然是搬走了她所有的东西!

我知道有一部分是学生偷走的,比如零食,因为他们不止一次偷过我的东西吃。但这不能怪学生,上梁不正啊。

我试图再找出一些来,但无论怎样找,依然是一无所获。外教Jane老师的东西也没见着,有另外一个食品桶在仓库里,里面的东西也少了一半。张浩没有在新校舍找到任何属于他的东西了。我问尼玛,东西到哪里去了,尼玛说搬东西时他不在学校,他不知道。一句话推得一干二净。谁都知道尼玛在这所学校的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是会打学生的校长,他是法人代表,尽管学校不是他一人所办,但他已经掌控了学校的一切,没有他发话,谁敢撬门?谁敢搬东西?

东西找不到,只好把不见的大致写了张清单,请尼玛签名并帮忙找一下,谁知尼玛不肯签,并当着学生的面说你们找不到就报警好了。我说好那就报警,可是当我打电话请德钦县的朋友帮忙报警时,尼玛也打电话给奔子栏派出所,结果是当我的朋友打电话到奔子栏派出所空无一人。此时尼玛抛出一句话:我从九月份开始忍你们一个月了,今天到中甸付了钱,我再也不忍你们了,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狐狸的尾巴完全露出来了,志愿者的努力使这所学校得到了足够多关注,现在财源已经滚滚来了,不必在我们面前戴着伪善的面具了。此时尼玛又当着学生的面否认他说过要报警。

尼玛见我们一直在找东西,就打电话给德玛老师(尼玛的手机打电话时可以听到电话号码),张浩听到他在说"他们不肯走,你上来收拾他们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身的安全,我和张浩不得不离开,和尼玛一起去中甸付工程款,离开之前张把帐本收拾好移交给仍在学校的志愿者赵刚。尼玛开学校的微型车去。就在经过通堆水自然村尼玛家时,尼玛的老婆下了车,手里抱着军大衣和军用水壶。我知道,军用大衣是有人从深圳捐给学生冬天御寒的,四十件,现在有39个学生,尼玛和老婆及其他老师都各有一件,根本不够发给学生,还要往家里拿。军用水壶是我请朋友捐的,五十个,同样是尼玛给他自己和家人以及老师都发过之后才发给学生的。在去中甸的路上,一向开车只开20码的尼玛竟开到60码,天知道为什么我们去付钱给建筑方他要这么着急。


事已至此,我和张浩只能离开学校,失物的清单交给德玛老师,希望能找回一些。而我和张浩回到了丽江,老谢收留了我,几乎身无分文的我寄住在老谢的客栈里。


这是个让人遗憾让人感到痛心的故事,雪山上没有了绝对的纯净,人性的丑陋玷污了神圣的雪山。我是个直率不懂世故的人,当我看到这样让人恶心的事,泯灭良知的人利用孩子的纯真,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谋取私利时,我不能够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也许我改变不了什么,但起码我要把它说出来,我不想再听到人有告诉我学校在黄金周的"业绩"很好有一两万的收入,而孩子们仍然是吃着民政局捐的大米和自己种的土豆;我也不愿意看到人们的善心被无耻的利用,我知道当他们知道自己付出的爱被这样糟蹋是会受到伤害的,因为我也受到了这样的伤害,我的心一直在痛,我不敢告诉父母,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女儿只想做一点点好事却遇到这样的事?只身一人跑到那么偏远的山区已是让他们担心万分。

我想我是中国第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但是我感到很光荣,我对得起自己的良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问心无愧。

2005-10-21 1:39
于丽江 老谢车马店

ellen

unread,
Oct 27, 2005, 5:54:23 AM10/27/05
to tibetan...@googlegroups.com
各位朋友:
 
贫穷落后并不可怕,但利用贫穷落后谋求私利,践踏善良人的良知和好意,则是社会犯罪。
 
我没有到过学校也没见过尼玛校长,没有发言权,但我认为这种事情应该澄清。
 
我想也许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捐助者、志愿者和当地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文化、交流上的障碍,也存在着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上的不同,也许正是这里存在着一些误会。所以,希望了解情况的朋友说说各自所看到的情况,从多个角度让大家去了解,事情自然会得出结论。
 
我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行善必有善报。
 
Ellen


Che Dong <che...@gmail.com> wrote:
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ZT]

http://forum.life.sina.com.cn/cgi-bin/viewone.cgi?gid=38&fid=1076&itemid=106405

主题: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作者:雪山拾贝 发表日期:2005-10-25 22:26:36


支教,一个被理想化的名词,它代表着单纯而美好的愿望,为大山里的孩子们开启一个未知的世界。为了这个愿望,那么多的志愿者带着满腔的热情,奔赴偏远的山区,希望能为这些孩子献出自己的知识。


05年4月18号,辞掉工作,从珠海出发,经过四天的车程,终于到达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现更名为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学校的破旧是可以想像的,一排木板搭就的临时建筑就是教室了,国道旁边也是搭了两个木屋,其中一个是会议室,(后来兼做了志愿者张浩的宿舍)。意料之外的是,它就在214国道旁边,原本以为下车后要走大半天山路的,谁知一下班车就是学校了。我住进了女老师的宿舍----一座石头垒成的低矮昏暗的小屋,原本是放养牦牛的牧人住的,听说有志愿者来给他们这里的娃娃上课,就借出来让我们住,他们自己在旁边搭帐篷住。这里已经住着两名女教师,一个来自新疆,一个是英国来的外教,她们也都是志愿者。这座石头房子已经是全校最舒适的住处。

在参观了学校和大概了解了学校的概况之后,我捐了两百块钱,不多,在那一刻我甚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自己所带来的钱也仅仅够三个月的生活费而已,只好劝自己,回去后继续工作就有钱� 嗑枰恍┝恕�BR>

承诺的时间是三个月,由于个人的财力有限,而往返的车费及在校期间的生活费(除了食宿)全部自理,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出承诺。但是三个月后,外教的签证到期回英国,另一名志愿者也回北京继续学业,只剩一名来自丽江的志愿者张浩在教数学(接替我教数学,我在他到学校之后转教英语和自然课),没有新的志愿者接替我,也有人来看过,但是嫌条件太差走了,即使是当地人也不愿意在这里教书。于是又留了下来,除了教书,尼玛校长希望我多些去上网和外界联系,能有更多的捐款。直到9月12日,尼玛校长请我离开这所学校。


教书和为学校的外教翻译是我的工作。但是由于学校在214国道旁边,又是去旅游圣地梅里雪山的必经之路,无论往返,许多游客都会在这个位置停下休息片刻,于是我多了一个新的工作----带游客参观学校。破旧的用木板搭起来的教室和三四十个孩子挤在一起睡的木帐篷,尘土飞扬的操场,还有脏兮兮的孩子们纯真羞涩的笑容,这些曾经触动我的一切,同样也触动了参观学校的游客们善良的心,他们捐钱捐物,甚至回去之后还不断地募集善款和物资寄过来。很快我又多出一个工作,这些捐过钱的游客在我们的要求下都留下了了联系电话或E-ma il,我们的本意是在帐目做好之后在网上公布使之公开透明,请这些好心人去看一下,也起到监督的作用。有了这些电话和E-mail,尼玛就要求我们志愿者经常和这些人联系希望要到更多的捐款。而出于对学校的同情,我们也确实经常和知道我们学校的善心人联系,请他们帮学校筹钱筹物。


我以为这是这些孩子们的幸运,他们的校长很聪明,把学校盖在公路边,尽管校舍是那样地破旧。没过多久就发现,那不但不是他们的幸运,甚至是他们的不幸。

尽管来到这所学校不久就开始听不少关于学校的不好的传言,有本地人说的,也有外地人说的,但是作为一名志愿者,我仍然怀着一颗热切的心在为学校工作,孩子们是可爱的。


外教要求学校做帐,捐款人也提出由志愿者对善款的使用进行监督,校方尤其是校长尼玛非常不合作,总是说忙,于是直到张浩(他是个会计师)来到这个学校,才把3月到8月19号为止收到的善款做出明细帐并委托一直关注学校的老谢在网上公布。善款的数额让我感到吃惊,五个月内的捐款已经超出五万块!可是孩子们的伙食却那么差,不是土豆就是白菜汤,一个月吃一次肥猪肉(学校养着猪,七八九三个月杀了三头猪)。孩子们的一部分课本,文具,衣服,甚至玩具 都有人捐赠,收到这么多的善款基本上只是用于伙食,然而到8月份我离开学校之前,尼玛校长却说钱已经差不多用完了。这是个必须正视的问题。而随着我在这所学校待的时间越长,浮出水面的问题越来越多。


我们发现捐赠的物品常常无缘无故少了一些,像外教为学生买的藏装表演服和我从广东带去给学生的几百张VCD,就经常必须去尼玛校长家里找。校车也经常不在学校(两辆校车均由一名英国导游在英国募捐善款所购),学校里只有尼玛校长一个人会开车,平日有只有他一个人在用这两部车。学校请了个女厨师,每工资是五百块,而我们了解到付近地区请厨师的工资都是三百块,为了这件事我们几个志愿者和尼玛开过会要求换厨师或降低厨师工资,却使尼玛勃然大怒。更甚的是,每每有游客到学校来,尼玛校长就把学校里的几个孤儿像商品一样的推出来,口口声声说着"我们做慈善的"。志愿者,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他的工具。许多游客经过学校,看到有志愿者在愿意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生活,教书,都愿意相信这所学校存在的目的是纯正的,纷纷慷慨解囊。

志愿者凭着自己的良知做事。既然发现了问题,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在尝试监督善款如何使用的过程中,尼玛校长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同时 敛财的行为越来越明目张胆,最后他甚至不愿意志愿者再监督他了(学校的善款基本由他一人掌控),一个志愿者在学校里待的时间越长,知道的内幕越多,最终,尼玛校长把留在这个学校已经五个月之久的我,没有任何原因的赶离学校。



05年9月12日早上,当时我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和尼玛校长到中甸取钱付给盖新校舍的承建商(由一名英国导游在英国募捐的善款,指定用于盖新校舍,7月31号之后这名英国导游指定我和张浩做中间人),张浩告诉我,尼玛对他说,他亲自来找我,请我搬出"牦牛屋",但是我不肯。听到这样的话我感到吃惊和生气,第一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搬,我们所有女老师在那个"牦牛屋"生活了几个月,外教甚至从去年就一直住在那里;第二是我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人说要我搬出来。于是我去找尼玛问个明白,尼玛给出来的回答是:我这样说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请你离开学校。为了不耽误付工程款,我没有和尼玛争辩什么,我和张浩还是按原计划和尼玛一起去了中甸。去中甸之前我锁好了"牦牛屋"的门。我只带了简单的衣物,大部分东西都留在屋里,还有外教Jane的一屋子东西包括家具(她说过明年三月份回来)。

由于英方和建筑方在合约上的矛盾,工程款没有付 。虽然不再教书,但是几个月在迪庆生活下来,了解到大山里面有太多孩子没有机会受教育,所以我决定继续在这边助学,于是我和张浩去了昆明,联系热心的朋友帮忙。

05年10月1号,我和张浩及昆明的朋友去德钦办事,经过学校,看到"牦牛屋"里住着养牦牛的牧人,我和Jane老师所有的东西都不翼而飞!问他们,说早就搬进去住了,东西学校的人搬走了,而整个学校空无一人。到10月4号从德钦回来经过学校,依然是空无一人。

05年10月10号,与英国导游Carol一起回学校开会,会议在新校舍进行。开完会Carol离开学校,我和张浩到旧校舍收拾行李,以为他们把东西放在仓库里。当我们到了旧校舍,先到张浩的宿舍,看到房门已是大开,里面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杂物,早就没有了原来的整齐条理。我们看到地上放着一个桶,打开一看,有一瓶威士忌,知道是Jane老师的。接着我看到我装衣服的箱子,又看到地上扔着一只我的靴子,找来找去却找不到另一只。而张浩,在仔细找遍了整个宿舍以后,也只是找到一箱衣服和几本书,连洗干净的衣服和被套都不见了。我们甚至看到帐本也扔在地上。我忐忑不安地走向仓库,希望他们把我的东西放在那里,仓库的门用锁带着,这里原来是赵刚住的,打开门 ,里面同样空空如也!我的心悬了起来。天色已晚,学校里没有地方住,必须到奔子栏住,于是跟尼玛说好,第二天上来拿行李。

05年10月11号早上,当我和张浩准备回学校找回其它行李时,却遭到尼玛、德玛老师和江次老师的阻挠。就在奔子栏的街上,我们发生了争执。他们说先到中甸取钱再回学校找行李,并说要取的钱多,而我们的行李不值多少钱。我们坚持先回学校找行李,一是昨天已经说好找到行李就去中甸,二是我们也害怕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在和他们三个人的争吵的过程中,我看到尼玛对德玛老师说了几句话,德玛老师开始握紧了拳头,张浩示意我冷静下来。事后张浩告诉我,德玛老师对他说,我是和尚,我没有儿子,没有闺女,打人、杀人我都可以,杀了人,我去死。所以张浩示意我不要和他们起争执,以免他们伤害我们。我不知道尼玛对德老师说了什么话,只是以往那么和蔼可亲,我一不在学校就打电话说想我叫我快点回学校的德玛老师,竟然听尼玛几句话就想打我甚至要伤害我的生命,多么让人痛心,那一刻我已是话都说不出来。


我曾经多么喜爱的德玛老师,拍着我的头说"娃娃一样"的德玛老师,和我一起在白马雪山的弹石路上散步的德玛老师, 和我一起烤着火各自说着对方听不懂的语言聊天的德玛老师,把大象的英文说成"埃里法特"的德玛老师,去白马雪山神湖归来时背着我走水路的德玛老师,从鸡窝里掏出新鲜鸡蛋来给我吃的德玛老师,经常抱柴帮我生火的德玛老师,周末我去洗澡,一上车就打电话叫我快点回学校的德玛老师,甚至在9月12号我走时尴尬地笑着和合影的德玛老师,都那么的让我想念,而如今他要伤害我,多么厚道又可爱的德玛老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尼玛次里,到底对德玛说了些什么啊!


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尼玛不得已和我们回到学校。在旧校舍已找不到其它东西,但是发现前一天还在的Jane老师的食品桶里的未开过的威士忌酒已经不见了。尼玛说东西都搬到新学校去了。我们来到新校舍,尼玛打开了仓库的门,就转向转身走开。里面堆満了包裹,都是别人捐赠的衣物、课本课外书、精美的文具等,四五年都用不完的东西。多少爱心堆积在那里,堆积成灰。我翻了一下,找到一个小箱子,里面有几本书和少许生活用品,我记得那是放在床边的木架上的。然后找到一个小食品桶,不过里面的食物也只剩下一包紫菜和一束面,他们不吃紫菜,也不吃便宜的面。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所有值钱一点的都没了!包括价值� 税俣嗫榈目煲胪ǖ缱哟实洹⑽松嫌⒂锟未吹奈辶倏榈挠⒂锔炊粱⑿侣虻氖胂嗷呐浼⑷碌拇捣缁⒁资巍怖鞍追酆臀亍⑿印⑸钣闷贰⒋罅康氖榧瓹D和资料、方便出行用的背包腰包等等等等,朋友寄来的包裹(头灯)尼玛说收到了却不愿意拿出来。几大桶的食品就更不用说了(为了防老鼠我们把食物放在大塑料桶里),几千块钱的东西,消失了!而他们还口口声声说我的东西不值钱,多有钱的"慈善家"呀!我不是一个有钱人,我的父母也不富有,这些东西,也是存着钱一点一点买起来的,母亲心疼女儿在山上呆那么长时间才买了安利的营养品。当初听说是一所很穷的学校,为了减轻学校的负担,几乎带齐了所有的用品,甚至三个月内的食物。上课没有教材,又让亲戚朋友寄了很多书和教材过来。经过这所学校认识了我人又寄来很多零食,舍不得吃存起来时不时发给学生吃。我来这所学校没有想过要任何回报,自己贴钱为学校奔忙,为学校筹钱而外出的食宿、上网所有费用都是自己出,几个月下所花的几千块钱有一大半是为了学校用的。而我仅仅报过两次销,一次是学校厨房里用的洗洁精,12元;一次是复印教材,600多页一共90块钱。他们可以认为每个来支教的志愿者为学校所做的一切 都是应该的,他们可以无故赶走我,他们可以私自撬开志愿者的房门,他们可以没有感恩之心,而他们最终给一个志愿者的竟然是搬走了她所有的东西!


我知道有一部分是学生偷走的,比如零食,因为他们不止一次偷过我的东西吃。但这不能怪学生,上梁不正啊。

我试图再找出一些来,但无论怎样找,依然是一无所获。外教Jane老师的东西也没见着,有另外一个食品桶在仓库里,里面的东西也少了一半。张浩没有在新校舍找到任何属于他的东西了。我问尼玛,东西到哪里去了,尼玛说搬东西时他不在学校,他不知道。一句话推得一干二净。谁都知道尼玛在这所学校的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是会打学生的校长,他是法人代表,尽管学校不是他一人所办,但他已经掌控了学校的一切,没有他发话,谁敢撬门?谁敢搬东西?

东西找不到,只好把不见的大致写了张清单,请尼玛签名并帮忙找一下,谁知尼玛不肯签,并当着学生的面说你们找不到就报警好了。我说好那就报警,可是当我打电话请德钦县的朋友帮忙报警时,尼玛也打电话给奔子栏派出所,结果是当我的朋友打电话到奔子栏派出所空无一人。此时尼玛抛出一句话:我从九月份开始忍你们一个月了,今天到中甸付了钱,我再也不忍你们了, 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狐狸的尾巴完全露出来了,志愿者的努力使这所学校得到了足够多关注,现在财源已经滚滚来了,不必在我们面前戴着伪善的面具了。此时尼玛又当着学生的面否认他说过要报警。

尼玛见我们一直在找东西,就打电话给德玛老师(尼玛的手机打电话时可以听到电话号码),张浩听到他在说"他们不肯走,你上来收拾他们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身的安全,我和张浩不得不离开,和尼玛一起去中甸付工程款,离开之前张把帐本收拾好移交给仍在学校的志愿者赵刚。尼玛开学校的微型车去。就在经过通堆水自然村尼玛家时,尼玛的老婆下了车,手里抱着军大衣和军用水壶。我知道,军用大衣是有人从深圳捐给学生冬天御寒的,四十件,现在有39个学生,尼玛和老婆及其他老师都各有一件,根本不够发给学生,还要往家里拿。军用水壶是我请朋友捐的,五十个,同样是尼玛给他自己和家人以及老师都发过之后才发给学生的。在去中甸的路上,一向开车只开20码的尼玛竟开到60码,天知道为什么我们去付钱给建筑方他要这么着急。


事已至此,我和张浩只能离开学校,失物的清单交给德玛老师,希望能找回一些。而我和张浩回到了丽江,老谢收留了我,几乎身无分文的我 寄住在老谢的客栈里。


这是个让人遗憾让人感到痛心的故事,雪山上没有了绝对的纯净,人性的丑陋玷污了神圣的雪山。我是个直率不懂世故的人,当我看到这样让人恶心的事,泯灭良知的人利用孩子的纯真,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谋取私利时,我不能够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也许我改变不了什么,但起码我要把它说出来,我不想再听到人有告诉我学校在黄金周的"业绩"很好有一两万的收入,而孩子们仍然是吃着民政局捐的大米和自己种的土豆;我也不愿意看到人们的善心被无耻的利用,我知道当他们知道自己付出的爱被这样糟蹋是会受到伤害的,因为我也受到了这样的伤害,我的心一直在痛,我不敢告诉父母,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女儿只想做一点点好事却遇到这样的事?只身一人跑到那么偏远的山区已是让他们担心万分。

我想我是中国第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但是我感到很光荣,我对得起自己的良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问心无愧。

2005-10-21 1:39
于丽江 老谢车马店


Yahoo! FareChase - Search multiple travel sites in one click.

Judie Q

unread,
Oct 30, 2005, 11:30:16 AM10/30/05
to tibetan...@googlegroups.com, j...@peopledaily.com.cn, che...@hotmail.com, lebesg...@hotmail.com, mil...@hotmail.com, ro...@msstudio.net, au...@hotmail.com, yanhon...@gmail.com, iwonder...@hotmail.com, blue...@msn.com, goldenf...@hotmail.com, parabo...@hotmail.com, chick...@hotmail.com, iamz...@hotmail.com, youngba...@hotmail.com, sea...@hotmail.com, yuqia...@hotmail.com, zhangyu...@hotmail.com, ttca...@hotmail.com, biaoge...@hotmail.com, sin...@hotmail.com, TB...@hotmail.com, redsand...@hotmail.com, redbal...@hotmail.com, elle...@yahoo.com, yingta...@yahoo.com.cn, sok...@vip.sina.com, xinya...@vaillant.com.cn, xing...@hotmail.com, sunshin...@21cn.com
友人们,

相信这几天大众慈善的消息让我们心里都不舒服。新浪那贴子发布的当晚,就有朋友通
知我上线去看,他知道我将是最关注此事的人之一。

贴子里的文字让我心痛,但那种痛苦很快转变成一种忧虑。从事态的全局考虑,这贴子
负面影响深重。(如同前不久新加坡肾脏基金会(NKF)发生的丑闻曝光,导致众多捐
助者失去信心、停止捐款)

我想在人生的过程中,那个“最初的目标”便是我们的宝贵自我——生命存在的意义和
根据。我以为一位真正有爱心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动摇自己的信念。大家有空可
以重新读一读《悲惨世界》主教与银烛台的故事。


你们的,
朱迪



>From: ellen <elle...@yahoo.com>
>Reply-To: tibetan...@googlegroups.com
>To: tibetan...@googlegroups.com
>Subject: Re: 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ZT]
>Date: Thu, 27 Oct 2005 02:54:23 -0700 (PDT)
>
>各位朋友:
>
>贫穷落后并不可怕,但利用贫穷落后谋求私利,践踏善良人的良知和好意,则是社会
犯罪。
>
>我没有到过学校也没见过尼玛校长,没有发言权,但我认为这种事情应该澄清。
>
>我想也许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捐助者、志愿者和当地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文
化、交流上的障碍,也存在着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上的不同,也许正是这里存在着一些
误会。所以,希望了解情况的朋友说说各自所看到的情况,从多个角度让大家去了解,
事情自然会得出结论。
>
>我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行善必有善报。
>
>Elle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与联机的朋友进行交流,请使用 MSN Messenger: http://messenger.msn.com/cn

Che Dong

unread,
Nov 21, 2005, 2:28:57 AM11/21/05
to 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北京义卖活动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