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達、艋舺、危機倒數~探究「穿越時空」的超意識:這超意識的心體本來具備心識的種種功能作用,因此能統合解決所有人類意識的極限對於現象界生命現象的種種疑惑。

22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願我常覩佛菩薩 無邊莊嚴功德身

unread,
Jun 13, 2010, 7:38:28 AM6/13/10
to section9
阿凡達、艋舺、危機倒數~探究「穿越時空」的超意識

從古至今,人類的菁英份子就在探求一種穿越時空而永生的超意識,但什麼是超意識?又如何穿越時空而永恆存在?有時候,祂被人類依於外在的客體而化為上
帝、造物者,或內化為靈魂、良知,或被科學家物質化為可以傳遞的DNA基因,或說是在意識深處沉睡的精靈────也就是擁有「無限潛能的真我」,或縮

為人間普遍的信念,如真善美、正義、自由、慈悲、愛……,乃至於被商品化為「顛覆傳統2D極限、結合三超新型態」的網路戰爭遊戲。然而,這些被擬想為

以穿越時空而恆存於世間或人心的超意識,實質上如何?祂具有什麽穿越時空的本質與能力?是在意識之內或之外而稱為超意識?

根據「維基百科」 的說法:超意識乃超越一般人或心理學家所理解的意識範疇,不屬於視、聽、嗅、味、觸等心識活動,具有超然絕對、穿越時空之拘束的特
性,非科學儀器所能測量,卻是每一個生命都具足,可實際驗證的識體[1]。

由於超意識所指涉的並非意識,因此,某些靈修者於靜坐、冥想、催眠、做夢,或透過集體群體祭祀行為,如是而體驗的離於語文的覺知境界,感覺超越了世間

間,如是空明寂靜,仍是依靠意識了別和感受,只能說是特殊的意識境界,必須一再地重新回憶,或是藉由前述的方式再來領略,因此都無法觸及超意識。

所謂實修而得證超意識之心體者,任何時地都能不假任何方便而現觀,無須回憶、無須領略,也不需和他人分析境界相,因為回憶、領略、分析,都涉及覺知的

界,連覺知的意識心本身都不算超意識,何況是落於覺知的對象,此第二頭的境界相。不論能以語言文字描述,或是超越語言文字描述,無須語言描述,還都是

經落於覺知心所緣的境界;然而超意識超越一切語言非語言的境界,因為祂本身是心識,不是境界。超過意識的一切相,這超意識本身,超越清涼喧鬧,寂靜自
在;而非世間人又執取有一個超越清涼喧鬧,寂靜自在的境界。這超意識的心體本來具備心識的種種功能作用,因此能統合解決所有人類意識的極限對於現象界

命現象的種種疑惑。

超意識是古今追求真理的思想家,或追求解脫的實證者,所欲探究的對象[2],是具有宇宙生命「本源」意義的心體,雖無形無色、但非遍滿虛空的能量。心

學的潛意識,雖有別於意識,但仍狹隘而不能稱為超意識。

以上,是所謂穿越時空的超意識,較可信的解釋。以這個為基礎,來看目前當紅的兩部電影,【阿凡達】與【艋舺】,在高票房的商品流行文化中,是否營造了

似穿越時空超意識的想像,而喚起了個體的深層欲望與潛在嚮往?或只是迎合了群眾的身份認同與偶像崇拜?

【阿凡達】敍述未來世界中,人類為獲取「潘朵拉」星球的高價資源Unobtainium,啟動了「阿凡達」計畫,並以人類與納美(NAVI)人的
DNA
混血,培養出身高近3米、能由人類意識控制的“阿凡達”,以便於在潘朵拉生存及採礦。受傷退役的地球軍人傑克接受了實驗,來到這個外星世界,背負重
任、
身處險境,在與納美人首次接觸並認識了奈蒂莉後,雖開啟了溝通的可能性,也面臨了出乎意料、浩瀚壯烈的世紀衝突,並因此開展了受困英雄一段「探索與救
贖」的旅程,而獲得了空前的啟示……。電影中令人歎為觀止的特殊效果與絕美場景且不說,只就此片情節所呈現的,有什麽深刻的意涵,能穿越時空而觸及觀

的超意識?

首先,由地球人發起的外星採礦行動,是基於一切生物共同的存在意欲,納美人保衛家園的抗爭也同樣為了生存。導演企圖將霸權與反抗、科技與迷信、聰明與

笨、企業與環保、盲從與自覺、愛情與犧牲、抉擇與背叛、疑惑與崇拜……等兩端的對立與辯證作統合,試圖從這些表相的分別中,導向更高的根源性實體,也

是離兩邊而無可否的超意識,不論祂被理解為存在於宇宙中心或生命起點,祂必將是出生一切現象而超越一切分別的,生物界個別與集體的苦難只有回歸於祂才

解決之間的所有矛盾,但祂卻不涉入一切事物的生滅取捨。

因為超意識不但穿越時空,也超越人類所知的自我,也超越執取祂的自身,祂不曾命令人類這樣做、那樣做或什麼也不做,更不為人類做與不做及其後果而負
責,
祂只是以超「意識」思維與想像之真實而存在,不自知、不作主、無思無慮、無是無非,不偏愛地球人而遺棄納美人,不讚揚科技而貶斥迷信,也不保護自然而

拒文明,或歌頌和平而譴責暴力……,這一切生物意識所造作的行為,不是超意識的本性,也無法穿越時空而成為永恆不變的真理,當人類還不能確實找到這個

意識本體而生起真正的智慧之前,一切所謂永恆的、真實的、超越的、終極的道理與覺悟,都只是假設與幻象而已,是在意識範疇內可掌握的、可運作、可感
受、
可改變的暫時性結論,必將再次動搖、推翻、虛無,然後繼續思維、尋覓、定位……,循環往復地重蹈前人足跡,重複前人悲劇。

傑克的遭遇若不是在人類歷史不斷重演,我們又如何看得懂那些情景?編劇又如何寫得出這些情節?導演又如何抓住觀眾的情緒?演員又如何揣摩角色的身心?

為這一切內容影像都被記錄在每個人的超意識中,而從久遠的過去穿越時空來到今日,再次現行於我們相同的意識結構與共造的文化產業中!這就是電影之所以

藉由意識設計的多樣化、數位化資訊而擄獲人心的秘密────這個秘密也將收藏在每個人的超意識中,而穿越時空去到比「阿凡達」更久遠的未來、比「潘朵
拉」更遙遠的星際!而這樣的超意識卻是本片導演所不能想像的,祂穿越時空的超能力也是本片劇情所無法表達的。

據說,阿凡達的梵文avatara──是印度教的神,為了對治「邪惡」,而化作人形或獸形──即所謂「化身」之意;拉丁文少了後一個「a」而成為
「avatar」的片名。也就是說,導演向印度借用了這個名義,將地球人傑克的智慧,轉移到阿凡達身上──藍皮膚、尖耳朵、長尾巴的納美人。這恍若再

的人,外形改變了,而「心意識」依舊嗎?或暗示了「其形異,其心不同」,因而有後來倒戈的情節?從傑克到阿凡達、從地球到潘朵拉,乃至於從信到疑、從

到死,有什麽內容隨時空而轉變了,又有什麽本質穿越時空而長存?

有人說,納美人代表了我們渴望、嚮往的「光明」面;而人類卻代表了另一「陰暗」面,無知與貪婪的行為,終將毀滅我們生存的世界,並導向絕望的未來。因
此,這部電影似乎在說明:人類對於現實世界的不滿,但又無法跳脫這樣生老病死的生命格局,活得越來越令自己感到窒息,總想從這個地球出走,一切重頭來
過,忘記這地球的所有的一切包袱,重起爐灶建構一個美麗異想的新世界,去作如是超現實、超意識之旅,而暫時忘卻自己、家庭、社會的種種憂愁煩惱和責
任。
納美部落所保有的原始與純真,可說是人類對遠古真善美世界和諧的鄉愁,也是環保人士所嚮往的境界。

但這樣的電影與想法,仍然來自於不同的文化熏習教導,讓人們只懂得往外追求形體環境上的種種改變、境界相的改變、宇宙器世間的改變、和諧世界的產生,

作為生命究竟的宗旨,卻不能返照內心,尋找那個真實存在、永恆不變,出生萬法而無私無我、無念無想、一切平等的究竟根源,超越一切外相內相、男女形
體、
宇宙世間的最究竟的心識是什麼?也就是西方哲學與神學思考的極限,於人類的智慧上盡出全力,以哲學性窮盡一生思惟卻無法超越意識所思惟所侷限的境界,

是所思所想卻永遠觸不到~此能穿越時空而不生不滅的超意識!

因此,縱然人類能製造大型飛行器、使用先進的武器,不斷地航向外太空,征服新星球,乃至發現更多的銀河、星系、星雲,甚至見證許多的宇宙的成住壞空,

而,人類還是對於自心的無知、對於生存的焦慮,由於自我的自由擴張和社會的和諧美好之間的拉鋸和平衡,始終是西方世界的難題和無法解決的困惑,它需要

多的心靈教育和道德力的約束和心量開闊的成長,然而隨著西方世界的自我主義的抬頭,整個世界以此為尚,因此美德是不一定可以為自己於此功利的世間來增

更多的籌碼,所以這世間才會讓人開始不斷地感到窒息,才會以種種的突破制度的箝制的意象和企圖,來作為編劇者也是主角生存奮鬥的目標,然而如果跨過了

樣向外的爭奪掠取,歸回到一個平靜富饒的世界,到底那樣可能感覺「幸福快樂」但還是有生老病死的痛苦,這樣的意義是什麼?

因此一個生命的期許,必須有對於更高的神聖的藍圖有著充分的信念,相信於內外都有一個真正的超意識的究竟心識,祂不計較我們是否追逐到任何「美麗和
諧」
或者是「骯髒醜陋」的境界,祂永遠看護這一切的人,也看護一切和我們息息相關的動物生物,沒有一位更崇高或是更低賤,都是平等無礙,都遠離照這意識心

覺知世界而能夠永恆存在,更無有相續不相續的戲論,不論每一個人是否自己找到這個「祂」──這究竟的超意識的心識,祂仍然和我們每一個人同在,人們必

藉此了解自己雖然微小,但還是有個一切都相互平等的「祂」,否則將不能獲得任何實質的幸福與安定,因為,生命與萬物都不斷地於宇宙時空中奔馳,都在無

和潠訊息萬變,而且我們也無樂於一個固定的世紀和世間,所以攀緣這一切的一切,也讓我們坐在戲院,想看看新奇的新鮮的。這樣真正存在我們身上,永不匱

的「能源」,是我們不樂意去尋找的,因為信受萬法諸相具備真實,即使它如夢幻一般,轉眼就要幻滅,我們還是樂於追逐,不論是眷屬、愛情、親情、友情、

勢、名利,都是我們於外在顯爍的外自我的所有物,所以這些不可追逐,真正的穿越亙古時空而無有來去的超意識,並不儲存於地球或潘朵拉,而是內在於每個

每個生物的身心中。

同樣是擅於「講故事」的商業娛樂片,台灣製的【艋舺】賣的是:本土、懷舊、情義、勇氣、命運,以及隱藏在「情義」面紗下的暴戾、猜忌、背叛……等,中

階層文化與人性。這部戲徘徊於商業與嚴肅之間,雖然小部份的言情、武打場景,破壞了寫實的努力,卻被肯定為難得的好片。

本片所標榜,曾被人們珍惜的某些美德與信念:勇敢、義氣,並夾雜著在獨特時空下被扭曲為暴力、排外,觸犯了國家法律的禁忌,讓混雜在其中感情產生強大

鋸的張力和衝突,這樣著重於角頭兄弟間的義氣與個人無悔的犧牲情懷的心境描述,可以穿越時空而長存?或升高為超意識嗎?顯然不行。比起【阿凡達】,本

說的是一個令人懷舊的年代,一群年輕人的一段小故事,從大宇宙大歷史的格局來看,似乎是微不足道;雖藉由「義氣」來予以放大凸顯而賦予某種人生的價值

軌則,卻無法避免其時代、族群、文化、性向的侷限性以及某些特定的人為價值觀,只能在特定的時空中展現,如是屬於意識分別的層次,不能稱為超意識。也

能探求一切外顯的心念與行動為什麼是從超意識而生?若非超意識祂的存在,帶著每個人過去的業種穿越時空來到這裡,顯示造就今生的種種性格、遭遇與表
現,
人間的情義的價值又如何穿越時空而在「兄弟」之間感應衝突,讓不同時代的人們相互欣賞呢?

今年奧斯卡最佳電影的角逐中,為什麼小成本的《危機倒數》勝過了氣大財粗的《阿凡達》呢?本片是描述「拆彈專家」耽溺於「生死一瞬」的驚悚快感中,呼

了片頭的引言﹕「戰鬥的衝擊是一種癮,強效而致命!因為戰爭就是種毒品…。」並暗示戰爭的本質就是一群毒癮者的共犯結構。而貫穿全場的懸疑與驚悚,更

釋了「無處不戰場」、「何處非地獄」的心理。人類雖然同聲「譴責」戰爭、「鼓吹」和平,並聯合制定了各種國際公約、武器協定,但世界各地的大小戰爭從

停息,且總是有堂而皇之的理由,不論是經濟的、國防的、種族的、文化的、乃至於宗教的,總是有人發動、有人支持,於是很多人遭殃。明知這是地球上傷害

大、耗費最高的非人道行動,且必兩敗俱傷,並無最終的勝利者,卻為什麼此起彼落的發生?有人說:戰爭如「毒品」,雖戕害人性,卻難以戒除。就似影片中

人自願加入「拆彈」的危險工作,且是上了癮的喜歡,要親身經驗;每次除爆,都是一場死亡任務,但主角卻沈迷於戰爭中。

因此,有人認為,「與其說他是個軍人,不如說是個藝術家,炸彈的知識似已內化為身體的一部份,他雖不注重安全,但他面對炸彈,就像面對一個精緻的創
作。」他故意暴露在危險與專注中,享受那美妙的感覺。這部片子避開「愛國、殘酷、反戰」之類的議題,只描述了戰爭的破壞、恐懼、瘋狂、死亡等現象,若

人類的文化與意識來看,這是很表面的敘事與近乎病態的呈現,並未觸及深刻的心理與人性的自覺,當然也沒提供令人深思的主題,這對於了解人類透過戰爭所

達的複雜欲望,以及如何導正這種欲望的錯誤表達方式,並無助益,也就是深入探討人們想從戰爭與相關行動中獲得什麼?而這種被認為不切實際的想法,為何

能在西方理性文明的教育與神愛世人的宗教中化解?是由於世間人類的共業或有其他更如實的解釋?

這部片子雖因為某種評價而得了金像獎,但對於「戰爭與病態」缺乏正直而明確的主題,不能導向增益人心、減緩戰爭的省思,雖一時成就了所謂的電影藝術,

在內涵上卻不如「阿凡達」與「艋舺」之試著探求一種穿越時空、永生不朽的超意識。但卻迎合了生命對於境界上的「好奇」的滿足,想了解這個人的想法,想

視這個人的意圖,想知道最後他會發生什麼事情,都是讓人入戲,沉浸於法,住於法中,讓自己的心識享受其中的韻味而不能自拔,尤其當主角有個生動的演
技,
以及他的執取認真的態度,激起了人內在的共鳴,他的生死的難題就會使得戲院的人產生焦慮和不安,由是綜貫全場而無冷場,這樣以心情極大的張力讓看戲的

不知不覺中墮入了「情境俱起」的臨場感,而無法逃脫編導的控制而直至影片結束。

我們的人生不也是如此,妄執一些生命的目標,很認真的過著日子,卻要過著不是很有理智的生活,自己於吵架、嬉鬧、工作、遊戲、愛恨、快樂之中,都覺得

莫大支持如此生存的理由,實際上都是基於對於生命真正實際的背離,不願真正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追尋真正真善美的和諧世界,反而將自己坐困愁城,讓自己心

背負著辛酸痛楚,最後以結束告終,又於另外一個生命旅程展開遐想,如是永遠不切實際的過完一個永遠遺憾的人生,如果於其中,自己勇於負責,行善也就罷
了,但如果是偏執的行為來作為自己生命存在的理由呢?這樣尚且遠離真正真善美外在世界表相上的追尋,又如何能夠追尋這真正超越時空、穿越生死輪迴的超

識的究竟心識呢?

這三部當紅的電影,各有佳評與票房,但對於觀眾而言,除了休閒與刺激之外,一部令人叫好且回味的影片,必可引發人們進而探究生命的意義與人心的奧秘,

為,電影的題材不外乎人生,電影的主題必關乎人性,有智慧的觀眾在花錢看戲之餘,也必能借戲反觀:為什麽人(我、你、他)會這樣?外顯的行為來自什麼

理?心意識有什麼內容與層次?有沒有一個終極的根源,能攝藏一切、生顯萬象,且穿越時空而稱之為超意識的?在這三部影片中雖有或多或少的嘗試與呈現,

由於導演與編劇所知有限,且囿於商業娛樂的考量,而無法深入尋索,這必然是個缺憾,但是,從佛法實證的觀點,這些問題是有確定的答案,每個人都有各觀
點,這些問題是有確定的答案,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超意識」,祂不但出生了我們的身體、心靈,也與所有人類共同造就了這個地球的環境,乃至與我們相關的

球;祂在一切時空狀態下成全了我們的認知與行動,並收藏了這些善惡的種子,讓我們覺得我們穿越了時空、往來六道之中,然而這亙古的心識從來隨緣而現起

們每一是不同又多采多姿的世界,然而祂卻永恆不變無憂無喜無念無想,我們之所以能飲食遊戲、生活學習,並根據這些生活內容而拍電影、看電影,共同探討

生,全因為祂真實的存在與功能──這麼平常而奧妙的「超意識」,每人都有,與人同在,而我們卻從來不知祂在哪裡,就如失憶的流浪漢,卻往錯誤的方向去

答案、找歸宿,最後還是流離失所。

朋友們!看了三部電影,聽了這篇評論,想必您有如此了解並發願: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這個「人皆有之」的超意識!否則,「生不知從何來,死不知何

去」?而活著當下也不知「我是誰」?這是多麼可悲啊!然而,去哪裡找?怎麼找?誰能教我們找?讓我告訴您以及您的親友:

眼前就有一個千載難逢的因緣,能圓滿教導您正確的知見、有效的方法,讓您在今生就有信心、有決心的找到您的祂!

資料來源:

http://425go.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2672.html#more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