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的神話與西藏問題的出路

29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xiangt...@gmail.com

unread,
Jun 17, 2017, 3:45:27 AM6/17/17
to 转贴公社

達賴喇嘛的神話與西藏問題的出路

徐明旭

近來網上吹捧達賴喇嘛的聲調又高漲起來。有人說他是西藏人民的唯一代表,有人說他是藏人至高無上的權威與領袖,雖還沒有達到《天葬》稱達賴為“國際社會最有影響力的偉人之一”、“當今世界的巨人”、“有佛之大胸懷”的肉麻地步,也已令人想起文革初期林彪對毛澤東的狂熱吹捧。

達賴究竟為西藏人民做過什麼好事值得這樣的美譽?什麼也沒有。連俄國沙皇都曉得解放農奴,可達賴直到1959年叛逃前仍拒絕廢除封建農奴制。有人可能會說:“封建農奴制”是中共的語言,你使用中共語言就是共產黨走狗。然而達賴的第一本自傳《吾土吾民》(My Land and My People)卻承認,他自己統治西藏時的社會制度是同歐洲中世紀一樣的封建主義。 美國著名藏學家M. C. GoldsteinA. T. Grunfeld都說舊西藏是與歐洲中世紀一樣的封建農奴制。達賴與美國藏學家也是共產黨走狗嗎?關於農奴制的黑暗無須贅言,否則法國就不會爆發大革命。連清朝大臣張陰棠制定的“治藏19條”都說:“藏中差徭之重,刑罰之苛,甲於五洲,應一律革除。以蘇民困。”可是達賴卻死抱著“甲於五洲”的農奴制不放。

不僅如此,舊西藏的檔案顯示,現世達賴有一次做佛事,要用人的腸子做祭品。他手下的人就在街上抓了兩個乞丐,殺後取腸交給達賴。這就是達賴的德政。既然達賴是個暴君,而且離藏50年了,為什麼仍有藏民崇拜他呢?這就要講到有關達賴的兩個神話。

“達賴喇嘛”這個稱號最初只是宗教名號,1653年清朝順治皇帝冊封五世達賴為西藏政教合一的領袖,這才確立了達賴在西藏的最高權威。可見達賴的“至高無上”權威來源於中國政府。中國政府有權冊封達賴,自然也有權廢黜達賴。六世達賴倉央嘉措就曾被康熙皇帝下令鎖銬入京,死於途中,拋屍荒野。13世達賴叛逃印度投靠英國人後,清廷下令革去他達賴的名號,另尋達賴靈童,因辛亥革命而作罷。

五世達賴被順治皇帝冊封為西藏最高政教領袖後製造了一個神話,說他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的化身,藏人只消無限崇拜他,就可獲得好運、超度來世。他利用政權與神權的雙重力量宣傳這種說法,“謊言重複一千遍就變真理”,達賴喇嘛這個名號於是就變成了藏人心中至高無上的神。

今日崇拜達賴的藏人屬於兩種不同的類型。一種是文化素質極端低下的農牧民與小市民,他們仍然固守“達賴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音菩薩化身,藏人無限崇拜他就可獲得好運超度來世”的信仰。正因他們文化低下,所以聽不懂達賴集團的藏獨宣傳,不知藏獨為何物。他們當然希望達賴回藏,不是領導獨立,而是供他們崇拜。當他們中某些人處在藏獨暴亂現場時,也會跟著打砸搶燒殺,但那不是為了他們不懂的獨立,而是出於仇富心理,燒死以純服裝店5名青年女店員(41藏)的3名藏族打工妹就是如此。某些藏人冒著生命危險翻越喜馬拉雅山到印度去也是為了崇拜達賴超度來世。

另一種是受過中國政府免費教育較多的、文化較高的某些藏族知識份子與知識青年,他們從媒體特別是影視中看到了西方物質文明與商業娛樂,對之無限嚮往與崇拜,把歐美各國看作西方極樂世界,巴不得立即到那裏去西裝革履、油頭粉面地狂歌勁舞、豪飲海吃、縱情聲色(許多網友指出,某些已經到達歐洲的藏人一面打著“西藏人權”與“西藏獨立”的旗號向洋人乞討施捨,另一方面西裝革履地出入酒吧、妓院、夜總會)。

佛教中的西方極樂世界是在來世即死後,有知識的藏人則希望現世就到達西方極樂世界。由於達賴叛逃後成了西方大國分裂中國的寵兒,他們就認為如果西藏獨立,達賴就能從西方各國領到大把金元,讓他們一夜間就進入西方極樂世界,像好萊塢電影裏的美國人一樣家家有豪宅、人人有名車、夜夜進夜總會,享不盡人間榮華富貴——這是關於達賴的現代神話。

他們崇拜達賴跟“達賴是觀音菩薩化身,崇拜他可超度來世”這一古老神話無甚關係。他們實際信仰的與其說是喇嘛教,不如說是拜金主義、享樂主義、物質主義與縱欲主義。當他們學著達賴與西方人權衛士的腔調指責中國政府“毀滅西藏傳統文化與宗教”時,其實心底裏巴不得西藏立即全盤西化,讓菩薩與喇嘛統統見鬼去。

達賴對藏人的影響力與號召力就來源於這樣兩個互相矛盾的新老神話。中國政府要想消除達賴的影響力與號召力,就必須消解這兩個神話。這可不是容易的事,因為古老的達賴神話建立在虛無縹緲的、無法實證的假設之上。中國政府如何向文化低下的藏人證明人死後的來世與天堂都是不存在的?如何證明達賴不是觀音菩薩的化身?佛經中根本沒有“達賴是觀音化身”的說法,可惜那些只知口誦六字真言、五體投地崇拜達賴的藏人根本聽不懂這樣的話。當然中國政府可以不遺餘力的向藏人普及教育、宣傳無神論,然而等他們有了知識,就可能變成渴望達賴領導西藏獨立後從西方乞討來現代物質文明與商業娛樂的藏獨分子。中國政府陷入了兩難境地。

消解現代的達賴神話似乎很容易,立即讓西藏獨立就是。那時西方人權衛士絕不會像藏獨分子渴望的那樣對達賴大撒金雨,相反西藏由於失去了中國政府的巨額津貼必將陷入大蕭條、大饑荒之中。但如果西藏獨立,就會發生波斯尼亞式的種族戰爭,這是任何國家任何政府都不敢做的。中國政府又陷入了兩難境地。

有人也許會說,達賴的“中間道路”即留在中國內部“高度自治”不就是兩全之策嗎?事情並不那麼簡單。試想,西藏完全獨立西方也不可能對之大撒金雨,西藏留在中國內“高度自治”,西方當然更不會撒金雨,那些古老神話的信仰者也許滿意了(因為達賴回藏了),但那些現代神話的信仰者仍然不會滿意,他們還會大鬧特鬧,要求西藏完全獨立。西藏仍然不得安寧。

以鄙人之愚見,對於古老達賴神話中國政府有如下對策可選擇。一是靜待現世達賴消失,然後在西藏境內尋找並確認15世達賴,讓他在布達拉宮坐床,古老神話的信仰者有了新的達賴崇拜,就會把目光從境外轉移到日光殿(布達拉宮頂層的歷代達賴寢宮)。

二是向清朝學習,立即廢黜現世達賴,另尋靈童。廢黜的理由可向美國學習。美國憲法規定:與合眾國作戰或幫助合眾國敵人者犯叛國罪,最高可判處死刑。達賴在1959年發動武裝叛亂,叛逃後又領導流亡藏人遊擊隊以尼泊爾的木斯唐為基地,侵入西藏境內襲擊中國軍隊,按照美國憲法,達賴早已犯了叛國罪。中國憲法沒有“叛國罪”的條款,中國人大可向美國學習,修改憲法,加入“叛國罪”的條款,然後宣佈14世達賴為叛國犯,廢黜他達賴的名號,另尋靈童。

對於現代達賴神話中國政府也有兩種選擇:一是傾其國力,給每個藏人家庭發一棟帶花園與游泳池的豪宅(單身藏人一結婚就馬上連同結婚證書發這樣的豪宅),給每個16歲以上的藏人發一輛賓士或寶馬或奧迪(使用一定年限後免費更新),並給他們每人百萬年薪(以後隨著物價上漲,年薪也隨之相應上漲),這樣他們就不會再鬧藏獨了。

二是接受達賴與西方人權衛士的要求,立即復興偉大的西藏傳統文化與宗教,不必再冤枉藏人享受被他們視為“漢化西藏、腐蝕藏人”的現代物質文明與商業娛樂,諸如漢菜、西餐、電燈、電話、電視、電影、電腦、電冰箱、洗衣機、收錄機、VCDDVD、手機、自來水、公寓樓、淋浴器、煤氣、手機、西裝、牛仔褲、adidasNike、啤酒、可口可樂、汽車、摩托車、飛機、醫院、百貨公司、酒吧、賓館、舞廳、夜總會、KTV……更重要的是,在藏人的學校裏只教藏文與佛經,不教漢語、數理化、外語、生物、地理……不派藏人到內地學習、工作,更不派藏人出國留學。如此則全體藏人都將回到沒有電力與機器的中世紀去,點酥油燈、燒牛糞、穿藏袍藏靴、吃手抓羊肉、住沒有水電煤衛的石木結構的藏房或牛毛帳篷,從此像佛祖教導的那樣清心寡欲、六根潔淨,一心一意轉經拜佛、超度來世。中國政府既能省下大筆開支,又能獲得“尊重西藏人權”、“復興西藏文化與宗教”的美名,豈不兩全其美、皆大歡喜?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