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冷漠面对官员 因九运会时疑似被扇耳光?

63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lu John

unread,
Feb 4, 2014, 9:43:46 AM2/4/14
to pa...@googlegroups.com
 李娜冷漠面对官员 因九运会时疑似被扇耳光?【视频】
  网易体育 2014-01-29

  九运会网球混双颁奖的视频被挖了出来,夺得混双铜牌的李娜疑似被颁奖领导扇了一个耳光。通过这条视频看,曾与有关领导早有嫌隙的李娜在被颁发奖金时冷面相对,似乎就更有说的过去的理由了。
  网易体育1月29日报道:

  近日李娜在会见湖北省有关领导时被颁发80万元奖金,引发争议的不但有这80万元奖励是否名正言顺,李娜在与领导合影时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更是遭到空前关注,而一条九运会网球混双颁奖的视频也被挖了出来,夺得混双铜牌的李娜疑似被颁奖领导扇了一个耳光。
  
  视频地址:


  九运会网球混双颁奖 李娜疑被领导扇耳光
  
  视频截图

  九运会网球混双颁奖中,夺得混双铜牌的李娜疑似被颁奖领导扇了一个耳光。通过这条视频看,曾与有关领导早有嫌隙的李娜在被颁发奖金时冷面相对,似乎就更有说的过去的理由了。

  九运会时湖北队由姜山和李婷搭档、李娜和朱本强搭档,最终姜山/李婷夺冠,而李娜/朱本强获得季军。在曝光的颁奖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领导在给姜山带上金牌后友好地与其握手祝贺,随后的情景却令人侧目:领导在给李娜带上铜牌的时候,用右手在李娜左脸上扇了一下。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领导“善意”的一个动作,就跟萨马兰奇和邓亚萍的经典画面一样。但是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这个动作的力度非常大,导致李娜的头随着用力的方向猛的转动,随后李娜也抬起左手有个抚脸的动作。值得注意的是,旁边的搭档朱本强也表现出错愕的神态,领导这样的一个动作很可能并非只是对一个小队员的善意鼓励,或许有着更深的含义。

  要探讨“疑似耳光”的前因后果,恐怕要追溯到十多年前。第九届全运会是在2001年进行的,李娜与师兄姜山的“地下恋情”已经维持了很久,李娜当然希望全运会混双比赛能够搭档恋人一起征战。不过最后配对的结果却是姜山/李婷、李娜/朱本强,也许这是最终发生“疑似耳光”事件的潜在原因。个性很强的李娜或许是比赛中并未服从领导的安排,或许是季军的成绩并未令领导满意,所以才出现了颁奖的“疑似耳光”。2002年正值当打之年的李娜和姜山同时提交退役申请,直到2004年才被说服选择复出。

  现在脱离了体制的李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有关领导又是接机又是发奖金,恐怕难以摆脱抱大腿捞政绩的嫌疑。而通过这条视频看,曾与有关领导早有嫌隙的李娜冷面相对,似乎就更有说的过去的理由了。
 回复
作者:求真且务实 时间:2014-02-01 07:04:23
  李娜的愤怒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两个李娜在打架
  柴静 2014-01-29
  
  李娜澳网得冠后,看到由一张照片引起的不解和情绪,贴出2012年对李娜访问后的手记,或可作些参考。

  1

  李娜说:“愤怒比悲伤好,因为愤怒不会让一个人垮”。

  她说从来没爱过网球,这话不是负气之语,她一直在为别人打球。5岁开始,为父亲的愿望打球。看父女俩童年的合影,他搂着扎着手的小姑娘,脸贴着脸,笑的样子多么爱她。父亲癌症离世,受了罪走的。时至今日,她说起父亲还是泪流不止,但没在母亲面前哭过,她说“如果我再表现得脆弱,我不知道我妈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亲戚不愿意借钱给他们,“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的未来怎么不知道,人家借给你,你能还么?”

  还是个孩子时,她开始为养活自己和母亲打球,剪成短发,晒得漆黑,象个小男孩,从来不哭。十岁到二十岁,她在教练身边长大,她说感到的唯一情绪是畏惧。教练是个刚正的人,但脾气很爆,如果队员错了,说一遍不改,立刻就炸了,如果连续失误,就一把推开“滚滚滚”。

  赢球也不能帮李娜建立自信,她从没被表扬过,从没从网球中得到快乐,她说,“我会特别害怕,一到训练时间,我那心跳就会加快,一听到那个拉铃那声音,就开始想完了,又去训练了,完了又要去跑步了,然后一到八点半训练,完了,又要挨骂了。”

  她重复地说两个最消极的字“完了”,这种生活过了十年。“不知道惩罚什么时候来,只知道它一定会来”。她又重复一遍“一定”。

  教练自己也是这么长大的,运动员一代一代这么熬过来,教练没见过别的方式,最见不得女孩哭“哭什么哭,还好意思哭?”不哭,又说:“到底有没有脑子,这么说都没感觉”,李娜出错的时候,对面喂的球会狠狠砸在身上,说教猪都教会了,她在心里回嘴“你教一个猪试试”。

  在“出成绩”的前提下,高压是可以被默许的,它逼出了极大的承受力,和同样强度的叛逆。

  打积分的时候,还是小孩子的李娜认为对手耍赖,教练让她不要管,要相信对手,她说她会完全崩溃,“我就瞎打、胡打,或者激发了我的愤怒,我就必须要赢你,对,就这两种,要么高,要么低,很极端的那种,不会找到这种平静。”

  愤怒要么帮助她,要么反噬她。

  2

  我问李娜:“我看到你法网之后的一些比赛,并不是对手把你压的死死的,只是你在赛点出现一些自己的失误,这是怎么回事?”

  她说:“法网夺冠以后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其实那段时间内心会有两个李娜在打架。一个会觉得你刚拿一个,你还要拿第二个,可是另外一个就会说,那么辛苦训练干吗,冠军拿完以后名利都有了。就是永远活在……不是别人把我压垮了,是两个李娜自己在打架的时候,自己把自己压垮了。”

  打中网的时候,她走进场的时候,身子都是斜的,不去看台上的人,走到中心场的一刹那,她连迈开步子的勇气都没有。一万多人为看她而来,她想逃走。“压冠后第一次在自己国家打比赛,太害怕去输,其实这个心态已经导致在上场之前已经输掉了。”

  “你觉得那个注视是一个压力?”

  “对,压的我就是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就那种感觉。”

  “你不能忘了他们存在么?”

  她已经在等待甚至盼望失败,“我只想能早点结束,可以溜走。”

  在状态好的时候,她在场上感觉一切不存在,只有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她能感觉到所有的东西,球拍挥出时“连一个观众起身上厕所都看在眼里”。

  她用雪崩形容自己的状态,这个词真准确----雪崩发生,是重力一定要把雪往下拉,但积雪的内聚力希望把雪留在原地,这种张力达到高潮时,哪怕一点点外界的力量,比如动物的奔跑,滴落的石块,刮风,甚至是在山谷中大喊一声,只要压力超过了把雪粒凝结成团的内聚力,就足以引发灾难性雪崩。

  她被咆哮的积雪压埋,连亲近的人也不能靠近。

  姜山是她最亲密的人,安全感的来源,她陪他打麻将,坐在他身后一晚上一句话不说。梦里梦到他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醒来会掐他打他。但失败之后,她一个人坐在地上,拿衣服蒙着头哭泣,从来不在丈夫面前哭。

  即使在最亲密的人面前,她也不说出自己的感受。姜山很长时间是她的教练,在工作中两个人形成一个模式:“每次我说什么他马上给我反驳过来,导致后来我会想到,如果我跟他说这些话,他会怎么反驳,我又说不过他,所以,后来我就干脆不说了。”

  她的反激是在比赛场上,姜山不能说话的时候,她会吼回去。有时候两人之间的较劲会"象螺丝一样一圈圈拧上去"。

  我说:“他可能想用那个方式指导你,那么你的感觉是什么?”

  “就是觉得他好像没有倾听我的感受。”

  “那你的感受跟谁说?”

  “很少,从来没说过。”

  人们都觉得她自信甚至狂傲,说话百无禁忌,她说“我其实是一个很自卑的人,一个很消极的人”

  姜山拿王小波的话宽慰她“愤怒,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3

  2012年中国的除夕,李娜在1/8决赛中对抗克里斯特尔斯。她俩球路很象,“象对着镜子打球”,在领先的情况下,李娜浪费了四个赛末点,以失败告终。

  她说打得不顺时,就像回到少年时代。“其实当自己在场上顺的时候,我也会有一个很消极的想法,不要放松,不要怎么样,可能会翻盘可能会怎么样。”

  “你不太接受自己犯错误,是吗?”我问。

  “不太接受。”

  “这个心态如果在场上的话,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就会一旦自己犯一个错误,就会接二连三犯错误,可能一般的人犯错误以后马上可以回来,我回不来,我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我才可以回来。”

  内心崩溃发生时,与雪崩何其相似“雪堆下面早已缓慢地形成了深部的白霜,它们比上部的积雪要松散得多,在积雪之间形成一个软弱带,当上部积雪开始顺山坡向下滑动,这个软弱带起着润滑的作用,不仅加速雪下滑的速度,而且还会带动周围没有滑动的积雪。”

  这个形容让人听到她在这场崩溃里无声的尖叫。

  我问“你想控制自己?”

  “很想,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不受大脑所控制。”

  她一下场,恨不得用头去撞那个门,或者用衣服把自己包起来痛哭,在更衣室哭得浑身颤抖,无法克制地自我羞辱,“我根本不配打网球”“我生来就是一个失败者”,她在自传中写道:“再犯错误时,我已经不需要别人对我吼叫了,我自己扮演了原来教练的角色,甚至更残酷。”
 回复
作者:求真且务实 时间:2014-02-01 07:06:00
  4

  崩溃是在慕尼黑时停下的,坠落中,突然停了一下。

  那天她训练,训练时状态“特别不好,特别生气”,被人拍到,就回房间了,坐在床上,“非常非常的愤怒,就说自己也这么辛苦的训练,怎么状态就不好呢,为什么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呢?”

  慢慢冷静下来以后,她问自己,“我说李娜,什么是你目标?现在,你想要什么,有了目标以后,这条路你会怎么走?”

  她说这是第一次会跟自己对话,这句话象一块岩石一样挡住了正在她“当自己问完自己,那一刹那,我被自己惊到。”

  “怎么了?”

  “因为我找不到她了,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李娜是中国第一代离开体制单飞的职业网球运动员,亚洲第一位女子网球大满贯选手,一切新时代刚刚开始的人,都带着过去岁月,憋了浑身的劲儿,使不上地方的难受,她辞职离开球队两年,包括后来的单飞,都跟这个叛逆的劲儿有关“因为我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东西。”

  但自由来时,又考验这捆得太久的心能不能承受这自由。这次采访给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她说到后来换过一位温和的外籍教练,却已经不能接受了,因为他“对我太好了”,我不理解,她说,“我已经太习惯被高压和强力推动了”。

  三十年来,让人害怕和叛逃的东西往往渗透在血液里,已成为它的一部分。人的悲哀,在于被自己曾经厌恶的东西捕获。

  她返身回到十五年前,去面对自己一直逃避的东西。回国后专门回了趟武汉,去找小时候的教练。“我怕她给我这种影响力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我怕在以后不经意一瞬间,这种影响力又会出来,我会用这个方式对我的孩子,所以我必须要把它说出去”

  “你谈的最多的是什么?”

  “就说她对我太严厉了,但是她说完以后我会觉得,我可以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对我们”

  “你现在的理解是什么?”

  “还是一个很严谨的教练,但是也是个很不容易的母亲,我们又没有运动成绩,你知道所有的压力都是一级给一级这样,她要承担着上级给她的压力,还要承担着我们可能打不出来的压力,她也是单亲的,她要自己带着小孩,为了我们,只能让她弟弟带着小孩,她为了我们真的是放弃了家庭。”

  “她这些事你以前也都知道吧?”

  “以前知道,但是因为以前我们觉得她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她不会表现出就是她很柔弱的一面,需要帮助的一面,那个时候她不会跟我们聊内心的想法,她对我们太严厉了,我们就不会换位思维,或者换角度去想象她的困难。”

  “你现在能够以一个女人的方式来看待她?”

  她若有所思,“对,不是以队员理解教练,是以女人,女人,对。”

  5

  姜山是最了解妻子的人,知道她情绪的根源,29年来,李娜为了别人打球,她感受不到网球的快乐,荣耀和惨败都来自外界评价,失败是不可被接受的,她不原谅自己,愤怒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她说真正的改变,是要换掉自己的心。“今天比明天永远年轻,不是吗,不要老是拖到明天明天,因为明天还有明天的事要做。”

  “你以前为父亲打球,后来为一个集体打球,现在呢?”?

  “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感受打球……是的,不管是成功,失败,我都能接受,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感受。”

  6

  把崔健这首歌送给你,姑娘。

  胸口还会疼痛,象童年的委屈,你说的那头愤怒的野兽就靠吞吃这个为生,不管是屈从,还是与它作战,都摆脱不了被奴役的状态,只要不再供它驱使,不再喂养它——-它会失去基础,在自身的重力下坍塌粉碎。

  而你,你将自由,会再次感到让人心悸的渴望,十万人的球场将空空荡荡,只有你的脚在硬地上落下和呼吸的声音,那一球击出,拉出整个天空的弧线时,你会如你所愿,忘掉自己。
 回复
作者:求真且务实 时间:2014-02-01 07:06:47
  李娜训练曾遭余丽桥打骂 父亲病重也被恩师隐瞒
  新民网 2014年01月29日
  
  李娜与余丽桥:2013年澳网夺冠后,李娜与少年时期、国家队时期的教练余丽桥合影。
  
  李娜与余丽桥:2011年李娜法网夺冠后,接受湖北省60万表彰,与昔日教练余丽桥合影。
  
  李娜与卡洛斯:澳网夺冠后,李娜(右)与教练卡洛斯(左)(Carlos Rodriguez)、理疗师施托贝尔(Alex Stober)合影。
  
  李娜与莫滕森:11年法网夺冠后,中国驻法国大使孔泉在大使官邸举行庆功会,庆祝李娜夺得法网女单冠军。红圈是当时的李娜教练,莫滕森。
  
  李娜与托马斯:09年法网,李娜与教练托马斯、老公姜山合影。托马斯曾是莎娃的教练,现任沃兹的教练。

  尽管李娜夺得澳网冠军已过去了几天,但娜姐依然被持续关注,当然,这后续的关注相信是娜姐不愿意看到的。就在凯旋归来不久,湖北省政府领导会见了李娜,前来祝贺的还有李娜的恩师余丽桥,不过李娜在面对恩师所表现出来的漠然表情引发热议,尽管李娜为何有那样的表情是未知,但从以往的报道来看,李娜和余丽桥的师徒关系似乎并没有那么情深。 【相关推荐:粤媒:李娜摆臭脸真不叫个性 越成功越应谦卑】

  李娜夺冠回国后受到家乡人的接待,不过在一张发布的现场照片上,李娜面对拥抱自己的恩师余丽桥时,表现出来了冷漠的态度,作为李娜的家乡媒体,《武汉晚报》的体育部主任钱刚在微博上表达了对李娜的不满,认为李娜对人缺乏起码的尊重,甚至发誓不再看李娜的任何比赛。

  其实尊重也好,漠然也罢,抛开李娜为何不笑脸相迎恩师不谈,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对于这位授业恩师,李娜很可能是爱恨交织的感受。

  1993年11月,李娜被父亲送进余丽桥的集训队,余丽桥可以说是李娜的启蒙恩师,从12岁到21岁李娜在湖北时都跟随余丽桥,整整9年,在一些报道中也披露过教练很赏识李娜,不仅很公平选择李娜进省队,还有一次跑到队里帮助她申请了1000美元,让连得到去美国尼克网球学校打球的机会。

  不过性格和方式决定了很多东西,正如余丽桥的另一位弟子、雅典奥运会女双冠军李婷曾说道:“李娜和余教练性格像,非常要强。”作为具有争议性的人物,李娜在之前接受采访时对余丽桥的阴影要超过了对她的恩情。

  “我的教练余丽桥,她不大懂得表扬队员。当时我和李婷在一个队,她总是骂我俩,9年里从没有表扬过我们。一个小孩子练球十年也得不到表扬,是不是长大后容易没有自信。”毫无疑问,这位恩师给李娜带来了心理阴影,对自己太严格,没有一句表扬的话,而余丽桥则觉得,双方的矛盾可能出在当年自己应李娜家人请求,没告知李娜她父亲病重的事,还有就是李娜当年抱怨过教练对自己不够关心。

  尽管事过多年恩恩怨怨已不重要,但李娜的第一次退役与主管教练余丽桥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有记者发现在2002年广州训练期间师徒两人就形同陌路,李娜不是很听教练的话,而余丽桥对李娜的怠慢也是大声责备,还用球拍将网球用力打向李娜,对于两人的关系,余丽桥当时的回应道;“这个你去问李娜。”

  还有媒体报道,从湖北网管中心一位官员处了解到,余丽桥之所以在法网夺冠后不愿再多谈弟子,很重要原因是李娜在法网夺冠后,湖北方面领导曾赴北京参加她的一场庆功会,可是结果整场活动下来李娜都一次都没主动过去招呼,这让余丽桥有些心凉。

  尽管在卡洛斯的建议下,李娜曾回到武汉主动去找教练余丽桥谈话,李娜说:“去的路上自己还是很忐忑,她会不会很暴躁地把我又骂一顿?不过没想到情况很好,我们居然可以坐在一起聊了20多分钟。”卡洛斯逼李娜去勇敢面对,也许这次勇敢面对后能帮助李娜打开心门,但不意味着所有记忆都能抹去,我们没必要过度解读李娜夺冠后面对恩师漠然的表情,也许她是疲惫不堪,就像我们没必要将“恩师”这个词过度的渲染,恩师非恩师,这在体育圈并不少见。
 回复
作者:求真且务实 时间:2014-02-01 07:08:29
  杨华:李娜被逼成国际娜 国内媒体应该先反思
  
  李娜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民族的,我们民族不懂欣赏;世界的,外面世界由衷喝彩。故而,双面李娜呈现眼前——国内媒体愚蠢的问题被她用中文生硬的回绝,国外记者的疑惑则总能得到她英语流畅的解答。

  新闻发布会上截然不同的态度刺痛了部分国人的神经,特别是某官媒耿耿于怀接二连三向李娜发难,比如《小威出局李娜捡漏》、比如《李娜再呛中国记者》。李娜无形之中创建了自己的行为规范、构筑了自己的语言体系,那就是反官僚、反虚伪、反浮夸。诸如“为什么不参加全运会,为什么不参加奥运会,为什么不为家乡不为祖国而战”,这类道貌岸然的提问,笃定会碰李娜的硬钉子。

  娜姐是武汉人,深受楚文化熏陶,与传统中原的“礼数”格格不入,不屑于小鸟依人撒娇装嗲。易中天评价武汉人:“最大的优点是直爽。爱骂人,就是他们直爽的一种表现。给人一种少有教养的感觉。因直而爽,因爽而快。”李娜散发着充满原始蛮力的“楚狂人”气质,但大多数中国人不能接受,不会珍惜,反而把她的直率当做粗野,把她的力量当做嚣张。

  一个非常奇特的文化现象,成功的亚洲或者亚裔网球手,几乎都是倚仗积极的跑动、顽强的意志、打不死的小强精神扬名立万——张德培、伊达公子,包括现在的郑洁都是如此。而李娜系极为罕见的侵略型选手,她挥拍凶狠、遒劲、不管不顾,这与娜姐带刺的个性有关,也与地域风气影响不无关系。

  姜山直言自己的妻子像个刺猬,她扎疼别人,不是为了攻击,而是自我保护。李娜自幼丧父,封闭苦练,饱受中国式教育压榨,她总是极为敏感,总是防卫过度,根据教练卡洛斯的说法,李娜心理是不健康的。所以卡洛斯才会扮演心理医生的角色,帮助李娜舔舐内心血淋淋的伤口。有人讥讽李娜患有“受迫害妄想症”,对于一个的确受到过迫害,陷入深深自卑的选手来说,那并非妄想,而是挥之不去的残酷现实。

  国内部分媒体习惯于用放大镜来审视李娜,尤其是她言辞稍有不慎,就会被添油加醋无限放大,最终导致互相抵触、互不理解的恶性循环。李娜性格中真挚、勇敢的正能量被某些人刻意的过滤掉;非要抓住焦躁、易怒、不近人情的一面。李娜可能是项羽之后,最能阐释楚文化“人杰鬼雄”之人,但其颇具楚风的刚强和执拗,却鲜有人发现和认同。

  讽刺的是,李娜与国内舆论隔膜不断,却与欧美媒体相处融洽,澳网之前还获得了国际网球记者协会评出的“网球大使”奖盘。在指责李娜“两面派”的同时,国内媒体应该先反思自身是否检点,是否做作,是否是在用体制内的机械思维去打量和束缚李娜。就像“运动员必须拿金牌”,“拿了金牌必须先感谢国家”,“一切都要听从上级安排”,李娜就是要打碎这些官僚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糟粕!

  李娜接受CCTV体坛风云人物年度最佳女运动员大奖,动情表示要把教练卡洛斯的名字刻在小金人上,因为他最知心,某种程度上比姜山还知心。李娜是自信和自卑的矛盾结合体,她渴望得到尊重和肯定,但在单飞前从没听到过一句表扬的话,而卡洛斯则很擅于通过鼓励来调动弟子的兴趣和潜能。与之相比,吹毛求疵、见风使舵的某些国内媒体人,是否会有一丝羞愧?

  李娜越是国际娜,就越不是国家娜;越是注重个人的尊严,越是践踏组织的脸面;越是强调真实的表达,越是有违滑稽的表演。李娜口头上不愿意代表国家,实际上却展示了民族的别样之美,只是我们自己反倒无法接纳她。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