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兴宏:关于人类生命科学的思考

10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Message has been deleted

oihzg

unread,
Nov 2, 2008, 10:59:44 AM11/2/08
to 国际中功总会资讯网
关于人类生命科学的思考
作者:姜兴宏

地动山旋,物华变迁,宇宙存在于永恒的运动之中。
物转星移,苍海桑田,人类在不断更迭中生存。

二十世纪正在离去,新的历史记元正在到来,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悄然嬗变。背负青天朝下看,哪一个国家和民族不处在新旧文明的交替之中?哪一门科学不面临
危机,不受到挑战?哪一个学者还固守原来的学术领域?哪一部名著名篇不在新的科学背景下赋予新的涵义?
这一切都在向我们昭示这样一个事实:

一种代表人类当今时代文明的科学正在诞生!
在从世界文明顶峰上衰落下来之后,我唱尽了悲歌,驱走了黑暗,抖掉了重负,重新回到了世界舞台。我是东方文化,我是重新崛起的东方文明。

○ 时代精神的精华 ○

人是万物之灵,但人又是自然界的产物。人有精神,人组成社会,但人的精神和人类社会又以自然为其母体。可见,社会、精神、自然界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只是
人类的语言才将这一整体分解开。

人类社会诞生前,自然界独立存在着,按其固有规律演进。由于物质不灭,运动不灭,自然界处于永恒的运动、处于无限的发展之中。原始星云在吸引排斥这对矛
盾作用下旋转,经过冷却和收缩,其内部质点向中心高度集中,逐渐形成球体,形成恒星。恒星的旋转与收缩,从它的赤道甩出一部份物质,形成围绕恒星旋转的
行星系,太阳和地球也就形成了。地球上的物质,通过漫长的化学途径,从无机物到有机物,从简单有机物到复杂有机物,产生了生命,产生了蛋白质、酶、核酸
等生物大分子,生命的出现是自然界的巨大飞跃。再经过数万年的发展,不定形的蛋白质由于核和膜的形成而产生了第一个细胞,构成了有机形态的基础,产生了
原生生物。通过分化,则出现了动物的植物。在运动的进化中则出现了无数纲、目、科、属、种的分支,最后出现了脊椎动物,在它身上自然界达到了自我意识,
这就是人,就是能够思维的人,这自然界结出的最美的花朵。

人类社会是自然界的产物,人类社会又在创造新的自然界。人类社会的出现是自然界的延伸,同时人类社会又延伸了自然界。自然界与人类社会息息相关,紧紧相
连,二者相互渗透,互相影响,遵循共同规律。

世界的统一性在于它的物质性,自然、社会、思维都是物质世界的不同运动状态;自然辩证法、社会辩证法、思维辩证法都是物质世界的辩证法;自然规律、社会
规律、思维规律都是物质世界的规律,这些规律至多只能在观念上分开。

世界的物质统一性要求再现它的科学要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支离破碎不行,分门别类也不行。任何反映某一独立领域而形成的学科都是对天意的破坏,都是对统
一宇宙的亵渎。

但是,人类还总是要做一些她不该做的事。自从近代以来,科学发展的需要,分工成了必然,由此而形成各种不同领域的知识,而且越分越细,导致文化与其对象
相悖,使人类本身也遭到扭曲。

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位先哲,独具慧眼,以其大智大睿在十九世纪中叶就道破这种分裂的知识体系和文化现象的弊端,他们庄重阐明:历史本身是自然史的一部分,
是自然界生成为人这一过程的一个现实部分。因此,正象关于人的科学将包括自然科学一样,自然科学往后也将包括关于人的科学,这将是一门科学。

他们在自己的学术建树中为建立这种统一的科学体系而努力。恩格斯的主要著作是《自然辩证法》,马克思的主要著作是《资本论》。《自然辩证法》是反映自然
界的规律,《资本论》是反映社会规律。《自然辩证法》阐述了自然界本身发展的过程,描绘了自然发展的辩证图景。从天体起源到生物演化,从无机界到有机
界,从无生物到有生物,从无意识的生物到人,最后阐述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转变中的作用,从自然界的发展写到人的出现,从自然辩证法过渡到社会辩证法,从而
使《自然辩证法》与《资本论》衔接下来。

《资本论》从分析商品开始,商品的主要特征是其社会属性即价值,价值的实质是一般人类劳动的凝结,劳动是商品的价值实体,并由此建立了劳动价值论。可
见,《资本论》开始的地方正是《自然辩证法》的结尾处,《自然辩证法》整个逻辑导致的结果,恰恰成为《资本论》叙述的开始。《自然辩证法》与《资本论》
的相互连结,使物质世界的无限发展过程,犹如一幅完整的画面,跃然纸上,自然界、社会、思维这三大领域里的知识在这两部著作中达到高度的统一;自然规
律、社会规律、思维规律在这两部著作中水乳交融,相得益彰;自然辩证法、社会辩证法、思维辩证法在这两部著作中珠联壁合,构成一个艺术整体。自然规律和
社会规律的统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统一,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都达到炉火纯青、严谨完备的程度。

尽管马克思、恩格斯早就把人类创造的思想文化看成是一个系统,并宣布人类创造的各种知识将是一门科学,然而,真正让这种历史趋势得到社会的承认,并变成
一种现实,历史仍然等待了几百年。直到二十世纪,各门科学的相互统一的趋势才越来越明显,各门科学的高度分化、高度综合的基础上,互相渗透走向整体化,
成为一个统一的知识体系。

在这种背景下,科学的聚光点集中到了人类自身。人类学、心理学、社会生物学、行为科学、思维科学,诸如此类,风起云涌。其中,中国的气功热、特异功能现
象、人体科学出现,更令世人瞩目。科学技术发达的西方国家许多人把目光投向中国,他们怀着极大的兴趣,学习中国文化、了解中国的气功、针灸等传统宝库。
这一切,呼唤着一种科学的出现:人类生命科学。

在这里,生命科学已不是限于生物学的含义,生命的定义已不单是蛋白体的存在方式。生命这一概念具有极深的内涵和极广的外延。生命是世界的存在方式,生命
的涵义就是宇宙的本质,生命概念包括一切物种、动物、植物、星体、物质系统。生命是真善美的和谐,是天地人的统一,是过去现在未来的联系纽带。在人类生
命科学的旗帜下,过去一切存在过的科学门类达到了高度的完善和统一。

在人类二十世纪向二十一世纪过渡的时候,我来了!我来了!
我是中国文化的象征!
我是东方文明的化身!
我叫人类生命科学!

○ 重新崛起的文明 ○

在人类的襁褓时期,地球上首先形成的四个文明中心,这就是埃及、巴比伦、印度和中国。埃及文化因亚历山大的入侵而被希腊文化同化;古罗马文化因日耳曼民
族的占领而中断;古印度文化因雅利安人侵略而被毁灭。唯有中国文化,延续不断,高峰迭起,并形成恢宏的文化大系。

从先秦诸子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到清代朴学,累积出中国文化的精华,创造出我们民族的精神财富。

中国文化和东方文明为欧洲的工业文明奠定了基础,西方的文化巨匠--培根、伏尔泰、歌德、巴尔扎克等都从中国文化中获取了精神力量和智慧源泉。中国文明
堪称世界文明的摇篮和发源地。“中国者,天下之中也”。哪一个炎黄子孙不为此而自豪呢?

然而,我们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后来发生了:近代以来中国的科学技术落后了,中国文化衰退了,中国文明陨落了。这是悲壮的衰落!它的周期竟达500年之久!
哪一个龙的传人不为此而痛心疾首?

当然,按照历史学家的观点,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任何一个国家的文明,都会有从兴盛走向没落的可能。据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的统计,自人类有史以来共存在
过二十一种文明,其中十四种已经绝迹,六种正在衰朽,只有希腊文明变成了工业文明,仍然存在着。

现在的问题是,衰落的文明是否能重新崛起?昔日的中国是否一去不复返?东方文化是否是否能重返世界中心?

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断言,一个民族在世界历史上只能有一次创造新记元。世界历史始于中国,太阳曾在这升起,然后就一去不复返地沉没了。

黑格尔的话讲得傲慢武断,其实更重要的是偏狭自大。他认为人类文明在他自己的日耳曼民族那里达到了最高峰,并从此万古不移,其他民族则永远只能仰视日耳
曼民族而兴叹。

但是历史不受黑格尔的断言束缚。相反,阴极而阳生,否极则泰来。中国古代哲学的这一命题正在以实践的力量和黑格尔争辩。

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辉煌创造,令后人叹服。其中四大发明,更著称于世,这些发明创造当年传到西方社会时,变成了旧社会灭亡的加速剂、新社会诞生的助产
婆。诚如马克思所讲: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技术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说来变成了科学技术复兴的手段。
可是,四大发明在本土却是另一番境遇,火药用来作爆竹,纸张用来敬鬼神,指南针用来看风水,封建制度窒息了科学技术的生产力本质。墙里开花墙外红,这是
一场悲剧。

今日中华民族正在反思这场悲剧,并力图重新振兴自己民族的古代文明成果,不准过去的悲剧再捉弄我们自己。从长征火箭发射人造卫星的隆隆巨响中,我们不是
可以听到中国文明复兴之日正在向我们走来的脚步声吗?

中国的天书《孙子兵法》在被西方称作未来学,其中“不战而屈人之兵”竟成了美国核战略思想的指导原则。布热津斯基在其地缘战略学中指出,美苏竞争是历史
发展的必然。由于核武器的毁灭性,美苏竞争很可能不是通过战争,而是一个不断积累得分逐步压倒对方的过程。孙子的谋略思想构成了美国竞争战略的核心。他
感叹道,中国的战略思想和实践在绚丽多彩的军事艺术史上名列前茅。尼克松曾悟醒到,孙子的“以正和,以奇胜”是美苏竞争的重要方法。直到海湾战争的爆
发,布什的高参建议他在枕边放上一本中国古代的《孙子兵法》,其实,纵观海湾战争的发展过程,不论是盟军还是伊军,他们各自都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
导演了战术上的绝招,哪一家不是在娴熟地运用《孙子兵法》?这正是:一部中国古代奇书,交战双方争相阅读。这种情形在《孙子兵法》的故土上能不引起空谷
回响吗?

《易经》是我国古代系统讲述宇宙演化规律的最早文献,它用阴阳对立面的演变说明世界的组成,它提出的原始物质结构理论正好的现代物质结构理论相吻合。
《易经》用阴阳这两个符号推演出事物纷繁复杂的变化,以二这个数为基点,正和现代计算机程序的二进制相贯通,被称为计算机之父的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在读
到《易经》时赞叹不已,认为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数学二进制的思想。《易经》从阴阳两仪中派生出64卦又正好和现代已破译的全部64种生物遗传密码
的数目一致,令人拍手叫绝。中国古代文明暗含了现代科学成果,现代科学成果验证了中国古代文明的科学成就。这说明在中国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之间存在一条
通道。

当代著名科学家从计算机的二进制追溯到中国古代的“阴阳八卦”,从量子场论追溯到中国古代的“元气说”,从耗散结构理论追溯到《易经》中无往不复的思
想,从生态学追溯到老庄哲学的“法自然”的主张,这一切是否预示着中国古老文化要来一场大复兴?是否预示着东方文明正在重新崛起?

近代以来,世界科学中心首先在意大利形成,然后依次转移到英国、法国、德国、美国。而在这之前,古代的科学技术中心应该说是在中国,那么,到了今天的时
代世界科学技术中心能否再次转移到中国?

不堪回首的那段屈辱的历史逼着我们复兴中国文化,现代西方竟相发掘我国古代文化遗产的事实促使我们走向世界文明之颠。当代中华民族的每一个分子都担负着
复兴中国文化、让东方文明重新崛起的历史重任!

历史不负于我,我不会负于历史!
我来了,我叫人类生命科学!

○ 跨越世纪的科学 ○

人类生命科学是从整个宇宙的规律来研究人类本身,又从人类本身来研究整个宇宙。在这里,生命科学得到了极度的扩展,与整个宇宙学相重合,人类本身也与宇
宙相溶合。

中国传统文化有两大特征:一是以人为研究中心,重视人的地位,高扬人性;二是天人合一,万物一统,从整体上把握对象。

现代科学发展的大趋势也正是以这两大特征为标志。各门科学在其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把人类自身作为本学科的透视中心,人类自身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各门科
学在高度分化的基础相互渗透,综合为一个整体。

人类生命科学以研究人为其出发点,通过研究人类自身,发现人的潜能,增强人的能力,提高人的素质,扩展人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把人类生命科学
称作人的科学。

人类生命科学破除狭隘的人的概念,不只是从传统的生物学的角度来研究人,而是从全方位、多角度来认识人。无论是自然界的生命还是社会界的生命,无论是物
质性的生命还是精神性的生命,都涵盖于这生命科学的范畴之内。

人类生命科学一方面与中国古代文明相通,吸收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另一方面与当代科学的发展趋势相一致,代表了当代科学的本质特征。因此,人类生命科
学是跨世纪的科学。

人类越是文明,就越要认识自己。古希腊认识你自己的伟大神谕已成为千古信条。当代科学的长足发展,使整个宇宙突然变小,地球上的人迫切渴望彼此了解,以
求整合。正是这一挑战,促使人类作出积极选择,把研究人类自身作为最主要的课题,以现代科学来求解古老的司芬克斯之谜。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生命科学
应运而生,东方文明悄然崛起。

人类文明先后衔接,次第演化,序列一致,举世皆然。旧的文明解体,新的文明就在形成。当古老的东方打开了自己的大门,让世界涌进来的时候,古代文明和现
代文明相互撞击,就会有新的文明崛起。而这新的文明又是古老文明的继承与发展。“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这正是现代科学以认识人类自身为中心的别
解;“天人合一”,“万物与我一齐”,这正是当代系统论的注脚。中国古代文明与现代科学底蕴相通。人类生命科学在现代科学背景下使中国古代文化得以复
兴,而她又是在汲取古代文化营养之后才站到了世界当代文明之巅。

旧的文明不会轻易消失,消失的文明不会轻易复现。而消失过的文明一旦复现就会更具有强大无比的生命力,因为她在经历了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后,古老的文明在
新的基础上得到升华。所以,人类生命科学既源于中国古代文明,又高于中国古代文明。她以新的姿态走向世界,跨入新的世纪。

一百年前,英国生物学家赫胥黎以其《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提示了人类与自然界的分界线,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今天,人类生命科学则以弥合了人类与自然界
的分界线而同样载入人类文明史册。对于大彻大悟的人来说,当他的精神把握了宇宙,整个宇宙就成了他的身体,同时他的整个身躯又是整个宇宙精神的体现。人
类生命科学重新规定了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重新发现了人类本身。

马克思在创立他的学说时就指出,人的根本是人本身,人类创造的一切科学只有一门科学即人的科学。在今天,这门科学是人类生命科学。《共产党宣言》中指出
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自由发展的条件”预言,正在人类生命科学的指导下变成现实。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无产阶级指明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人类生命科
学则指明了人类自己优化自己、自己超越自己的途径。人类生命科学之光一旦射入人间,人类就会进一步实现自我解放与自我提高。人类生命科学一旦变成了现实
生活的本质,整个人类就将获得新生,人类的每一分子都将发出全身心的欢笑。让我们张开双臂去迎接人类这一美好的明天吧!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