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少平:人类生命科学宣言

11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oihzg

unread,
Nov 1, 2008, 11:14:00 AM11/1/08
to 国际中功总会资讯网
人类生命科学宣言
作者:杨少平


把人的生命现象,把由此推及的人类普遍生命现象、宇宙间万事万物的生命现象引入当代科学,并把这一"引入"结果处理为人类从洪荒到终极的又一社会文化的
淙淙流潺,处理为有机世界的运动嬗递为无机世界的又一革命性进步,处理为东方文明复兴的一缕思想精神触须,处理为中华民族跨越世纪时富强若宙的一伟科学
脊梁,等等,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生活中的大事件。

形成一个科学的生命比破坏一个历史过程的生命科学远为艰辛;复兴一个文明比毁灭一个文明更为繁难。

而在前此的历史上,许多人们则视生命为生所当然,却对生命本质规律的神奇与博大惶惑不解,甚或俗释无稽,或主观意断的批判,故而天地间多有伤感生命短促
的悲歌,多有忽视生命科学研究的荒原,多有泯灭科学的生命和扼杀生命科学的悲怆。

生命现象在社会历史舞台上的被重视,生命科学在一种悠远文明版图上的兴起,绝不能看成是一般意义上的"主义宣传"或"理想教育",而是一个先进生命群落
的觉醒,一个优秀民族科学水平的重要标志。一个觉醒的生命群落应怀抱着生命科学的博大。博大的生命科学是一个时代里其它优秀文明诞生的助产婆,是源源不
断地产生民族振兴之力,文明复兴之力,观念变革的移位和升华的突变之力,生命发展的再生之力的不竭源泉。

问天问地问世人,当我们历尽艰辛终于托起生命科学的太阳时,是否还要背负科学黑暗时代的黄尘?生命科学的风暴里到底呼啸的是宇宙间的浩然大气还是一派狂
迷的神说?科学攀登的汗水不能化为冷的记忆,不能缄默,也不能哭泣!草木枯荣,岁月明灭,星斗移递,一千年,一万年,万万年过去,在生生灭灭、灭灭生生
的天地间,还有人就此问天问地问世人么?

生命和人类从哪里来,将往何处去?

上帝死了!生命复活了!应该就此立一宣言,把生命之"道"及生命科学之"理"公布于大世。

一、生命的本质和特性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之物;要有雀鸟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飞翔。于是,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的各种有生命的动物,它们各从其类,又造出各种飞
鸟,也都各从其类。神说,"这很好。"于是,"有了晚上,有了早晨........."

柏拉图说,上帝是神灵的创造者,而把凡人的创造托付给了他的后代。于是,他的后代便仿效他,并从他那里接受下灵魂不朽这条原则;围绕着这一原则,他们着
手制作凡人之躯,使这个躯体成为灵魂的载体,并在这个躯体当中构造了一个具有另一种本质性的灵魂,这就是凡人之心。

亚里士多德说,灵魂是生命体的起因或根源。起因和根源这两个词有多种含义。不过,我们只是在等同于我们清楚地认识到的那三种意义上说,灵魂是其载体的起
因。这三种意义就是:(a)运动的根源或起源,(b)目的,(c)全部生命体的本质。他还说:"我们若除去宇宙(诸天)的运动,有生命诸事物就成了其他
一切事物的运动之本原,也就是不由相互碰撞而发起的诸运动之本原。"

但丁说,走兽和植物的生命,是由于神圣的光之发射和移动,从含有潜力的合成物内抽出的;托马斯*布朗爵士说,生命完全就是一种火光,我们就是靠着我们身
体内看不见的太阳而生存着;格勒律治说,生命乃万有之灵魂,所有各从其类的有机之物,由于有能赋予生气的呼吸和传递消息的言词,因而,灵魂为它们所共
有;歌德说,人的生命存在于血液之中.........只有这生命的血液,有新鲜的力,从生命中造出新的生命而已。

克劳德*贝尔纳在《实验医学研究导论》中还说:"生命就是创造。"

黑格尔在《自然哲学》中又说:"第一,生命作为形态,是生命的普遍映象,是地质有机体;第二,作为特殊的、形式的主观性,是植物有机体;第三,作为个别
的、具体的主观性,是动物有机体。"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也说:"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希腊哲学的伟大创立者的观点:整个自然界,从最小的东西到最大的东西,从沙粒到太阳,从原生生物到
人,都处于永恒的产生和消灭中,处于不断的流动中,处于无休止的运动和变化中。"

要拥有太阳必须拥抱太阳,科学只有通过概念自已生命的本质才能获得本质的生命。

千百年来,各种朴朔纷迷的神说,各种臆臆叨叨的玄经,各种庄严深邃的陈述,还有各种被打成幻想或预见的研究,也有被奉若真谛的逻辑和结论,都以不同的音
谐歌咏了这一思想合汇:生命的本质特征在于宇宙间具有本质特征的生命。

古往今来的思想家们,关于生命本质的系列学说,在当今巨型的宇宙观念挑战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在马列主义的彻底的唯物主义,也是革命的、批判的、战斗的
唯物主义面前又显得多么苍白无力。真应该感谢人类优秀的科学,杀死了迷惑生命的神,在唯物主义的坚实土地上,拱起了一座生命方成的科学城堡。

在这里,关于生命起源于上帝的恩惠、梵天的造化的神话可以休矣;古印度人关于生命之源的玄经可以休矣;《周易》中关于"乾坤屯蒙"的超级生命悬念可以休
矣;孔丘大圣人关于生命起源不可知论可以休矣;还有,十九世纪推出的那位哗然一时的法国人柏格森也可以休矣!什么"生命冲动是宇宙万物的本原",如此说
来,"宇宙万物"的生命冲动,又该如何"本原"呢?生命是客观实在的。生命非止精神,死亡不为上帝。这一早就流行于西方各国并在我国当代某些青年中很
是"热点"了一阵子的"柏格森主义"思潮,究竟要把"生命哲学"引到哪里去呢?抖落这许多关于生命起源的历史灰尘,什么"特创论",什么"无生源
说","有生源说"、"宇宙生命"等等,都可以休矣!

生命的本质世界,是一个跨越了众多层面的透明宇宙。

在那远古时代茫茫的黑雾里,驱散混沌之雾的自然箫声响起,宇宙之子破雾而来。芸芸生点、闪闪亮光蠕动、涌动、运动,完成着从简单的无机化合物形成原始的
有机物质--碳氢化合物及其最简单的衍生物,再逐渐发展为复杂的有机化合物--核苷酸、氢基酸和它们的聚合物,以及其他有机物质。随着自然条件的演变,
这些物质进行复杂的相互作用,最后产生出具有新陈代谢特征,能生长、繁殖、遗传和变异的原始的有生命物质。

万物之母的提阿麦特呵,太初伊始的光色万重和迷沌浑然,把神的灵宗和人的寻常划到了同一生命的摇篮地里。不知过去了多少岁月,八风回回,凤凰喈喈,远古
的浓雾复出日月光华,这时,在万象的怀抱里,生命运动的大力才捧出夜昼分明的天宇。

新陈代谢和自我复制是生命最重要的本质特征,也是最基本的生命现象。从最原始的生命形式,到细胞和多细胞有机体的进化过程中,随着生物体的结构和功能的
进步而表现出愈来愈高级和复杂的生命现象,包括生长、繁殖、发育、遗传、运动、刺激感应、传导、神经体液调节,直到高等动物和人的高级神经活动的优秀生
命现象的形成和卓越的生命本质的体现。

运动促进生命的新陈代谢和自我复制,这又是生命本质的一大特征。当宇宙的大夯将运动的旗帜筑在生命科学的堤坝上,奔流不息的运动活水就成了生命的存在的
形式及其固有属性。唯物主义思想家们从来都没有自我标榜过"绝对正确",然而"运动同生命是不可分离的"这一大方之家的正确却带有一色重重的"绝
对"性。生命的运动包括宇宙中所发生的一切变化和过程,从有机界的自然箫声到无机界的思维日课,从简单的位移到复杂的思想活动。生命不能脱离运动而存
在,运动也不能离开生命而存在。没有不运动的生命,也没有不是生命的运动。我们所说的生命虽各从其类,各姿形式,各引一端,或然《庄子*天下云》:"各
引一端,从其所善",然而科学研究的"生命",是广义的生命,是自然的生命,社会的生命;动物的生命,植物的生命;物质的生命,精神的生命。运动和生命
在完成一种过程中,只能由某一形态转化为另一种形态。运动是生命本身固有的,是绝对的,永恒的,静止或安宁是相对的、暂时的和局部的。

静止和安宁是生命本质运动的特殊表现形式。作为木匠儿子的耶稣神秘的宣称:"没有人知道我从哪里来?"其实,他在传道前,先在莽苍旷野里"求安""养
静"多时,这种"安"、"静"实质上是其延伸和发展生命的再度运动的起点,正始狮子在怒啸山林时必须"安静"地睡足懒觉一样。天静,地静,人亦动;天
动,地动,人亦有静;动生道,道归静;动静互可,静动相为。

生命运动的表征形式朗若白昼地被恩格斯关于物质运动的五种形式科学化了;机械的运动、物理的运动、化学的运动、生物的运动和社会的运动。机械的运动有生
命力吗?有的,作为当代机械运动高层形式的机器人,怎么没有生命力呢?机械运动的生命力在于机械运动具有自己完成某一功能的生命。还有分子热、电磁、基
本粒子和原子核、物质的化学反应、社会运动都具有各自的功能目的,其生命力在生生不已的运动中何等地富有!这里需要着重指出的是,天地间怀抱的各种运动
不是孤立的。相辅相成的交汇,各种形式的联系才构成了宇宙生命运动的雄浑交响乐。

我们必须经常和那举拓生命运动的宇宙精神交流;"觉"的大明和"悟"的大慧应重返天地万物的运动中。思想升华的世界在运动的远山,在生命发源的深海,在
理念生生的此岸世界,也在透明万象的彼岸世界。

人,是众生之灵,是世界之长,是高级生命现象,是生命世界的最高本质。人的生命特征,不应是一柱蜡火,而应为满天星斗之光芒。人类产生于生命方成之际的
生命欲、求安欲、名欲、利欲、荣欲、性欲、美欲、乐欲,等等,由这种悬念、运动、奋发、快感珠玉勾连的人生个欲望之河,拓展并幻化着万物之灵的世界,形
成一个丰富多彩、万帆竞舟的生命海洋。在这里,劳动创造了人所怀抱的永恒之光,把自己呼天唤地的伟岸世界镀在奇幻多妙的生命表象世界里,优秀的人脑所产
生的一圈又一圈"理念",经久不衰地教导人们用自己的感官和思维去发现生命、感念生命、爱恋生命、联系生命、升华生命,进而不折不挠地建设高尚的生命世
界。

人类学研究表明:五万年以来的人类在体质上并无显著变化,而人类的意识和表述意识的语言随着社会实践活动的发展却今古大异、变化万般。这种在"无"中
有"变","变"中有"无","有"中"不变","不变"之中仍或"有",法于阴阳,阴阳互根,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生命振动波,以神奇的生命运动的吸
引力和抗拒力,组构了表现生命本质运动的生灭不息、爱恨交汇、祸福互为、得失相关的生命和琴,构成了体现各民族、各地文明与历史、政治与经济、科学与艺
术、宗教与民俗、军事与哲学的人类生命文化大系。

科学批判和建设的结构论是:人是人的最高本质,人的生命的最高本质是社会人的生命;生命世界的最高本质最终表现为人类生命的本质。

天盖着地,地托着天,万象在其间。天地间的千般秘宗和百谱大家在那不畏崎岖山路的登攀者的踬踬足印里五色分明。终于,春秋簿上所希冀的生命科学的新学,
从勇气筑成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二、生命的平衡与斗争

年轮如斯。人类平衡着波澜状阔的历史年轮走自己的路。时而是云,时而是太阳;时而是泪,时而是歌;走在路上,又总是死在路上.........

生命如斯。人类平衡着生命斗争之轮走自己的路,时而雨天一衷,时而风和日丽;时而是鲜花,时而是墓场;生命的无限斗争,在于有限地平衡发展中.........

思想如斯。人类平衡着思想矛盾之轮走自己的路。时而有,有而无;时而大得,时而大失;时而混沌,时而玄牝;不朽的生命宇宙,在于透明的宇宙思想不
朽.........

平衡,平衡,生命要平衡和斗争。

矛盾和斗争的生命世界不折不挠地推动着生命的平衡之轮天地一然、人道一体。

有什么奇怪,神终于在人的斗争中走了,而人的神奇世界却在生命的平衡中来了!

柏拉图被那些混饭吃的假道学家判结为"大不可矣!"而他的全部罪过是在认真平衡了人类千古年轮后宣告了一个衰世的来临。雅典的盛世失去了平衡,因而也失
去了存活的当然意义而泯灭了;马其顿的方阵和罗马军团一轮斗争,一轮平衡,一轮胜利,客客气气地做了一轮文明世界的主人;东方文明固守习常和悠久,在世
界大潮中因失衡而摔了五百年的跟斗后还未完全大彻大慧,近现代的西方文明在工业革命的平衡之中倒成了迭起不衰的文明浪潮的弄潮儿。呜呼!"平衡"不了诸
多"主义",却"平衡"着斗争,"平衡"着矛盾,"平衡"着生命,"平衡"着实在,"平衡"着自然,"平衡"着世界!东方文明的战鼓在"平衡"中擂响,
中华振兴的大家方成终于将"平衡"之轮攫取到了举足轻重的位置,而遂行它时生命科学的文化洞天才令人耳目一新。

生命的平衡和斗争是生命发展的自我调节。《汉书*律历志上》云:"准正,则平衡而均权矣。"古人的这一哲学教导,不仅述说了生命的各部分,在质量或程度
上均等或大致均等方成体系,而为存在,也启示我们重新认识矛盾的斗争仅是手段,斗争后的统一形成相对的"平衡"可否为目的?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有
矛盾就有斗争,有斗争就有统一。统一,就是平衡,没有不能平衡矛盾,没有矛盾不需要平衡,矛盾是必然,平衡亦必然。失衡的生命,是完结了的生命;生命的
平衡和斗争,才保持着生命的自我调节和存在。自然的生命与社会的生命的矛盾,通过平衡和斗争使生命世界永远汹涌澎湃永远宁静神奇地交汇成宇宙大千生命永
恒的歌咏;个体的生命与集合的生命的矛盾,通过平衡斗争使生命的优秀联系和活动成功地叩响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突变的门环;利己的生命与利他生命的矛
盾,通过平衡和斗争不断地完成着人类文明史上美丽动人的故事和辉煌的精神丰碑;苟安的生命与不朽的生命的矛盾,通过平衡和斗争使人类先进的伟力在鲜花与
墓地之间的选择彪炳千秋;单纯性欲的生命与常规情爱的生命的矛盾,通过平衡和斗争,使高尚和卑贱的生命万般同万般的美丽和丑陋的生命生生不已,阴阳天
地,和合宇苍,等等。在生命的动态世界里,生命的斗争的生命的平衡互为因果,合掌支撑着这样一种悠远深长、繁复万千的生命哲学大力;平衡和斗争是生命发
展的巨大杠杆和原动力;生命的斗争无处不有,无时不有;没有不斗争的生命,也没有生命不在斗争;同时,没有不平衡的生命,也没有生命不需要平衡。
大自然里,蚊、蝇等双翅目昆虫,为了存活竟然在后翅上天赐一棒,曰之:"平衡棒",其功能是在飞行时定位和调节,以致这些长着翅的虫子,在"蝇歌蚊
舞"时如此得意非常而不怕飞行失衡摔下来!"平衡囊",也是大自然生命现象的又一奇观;它是水栖无脊椎动物体内专司平衡感觉的囊状物。有开放和封闭的两
种:封闭的,囊中有石细胞分泌的平衡石,囊壁有具纤毛的感觉细胞;开放的,其中沙石是外来的,有钢毛支持。身体活动时,平衡石跟着移动,触碰感觉毛,身
体便感觉到在空间的位置或游泳的方向。腔肠动物如水母,软体动物如蚌、钉螺、乌贼等,节肢动物如虾、糠虾等都有这种构造。还有"平衡觉",也叫"静
觉"。是人体内辨别身体运动速率和方向的感觉。由头部或身体运动加速(或减速)、方向改变或所受震动、颠簸等,作用于同耳中含有林巴液的三个半规管和前
庭器官,产生兴奋,传入大脑皮层,引起平衡觉。它特别是在乘船、乘车、乘飞机、跳伞、跳水的时候,对保持身体平衡有重要作用。生物界如此,管理世界呢,
亦如此。众所周知的社会平衡决策与规划、经济平衡表、物质平衡表、货币平衡表和劳动力平衡表等,规范如网的这些平衡表正是监测和调节一定社会时代生命的
重要工具。社会失衡,统治大厦就倾斜;经济失衡,祸水殃及;生态失衡,人类就要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失衡,伴随着灭亡,平衡,拥举稳定的整体合力。生命的
运动是在平衡中求得存活,在斗争中求得发展的。

生命的平衡和斗争是反压力的举措。生命无时无刻不在遭到压力的袭击:环境的压力,空间的压力,气候和水土的压力,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哲学、宗教、
信念、道德情操的压力;国际、国内和平的或暴力的压力等,生命承受的压力是无限广袤的。如果说它还有什么界限的话,这个界限就是生命自己;如果说压力能
够激发生命活力的话,这个活力就是生命在平衡中的反压力。愈压愈奋,愈压愈生、愈压愈反、愈压愈兴。压力来自内在的和外在的两种。对于任何生命体来说,
都会在平衡两种压力的斗争中,一展生命运动的波澜壮阔或涟漪微漾的盎然景色,从而使自身形成良性循环。生命不对平衡状态,就是生命相对矛盾统一状态。生
命的平衡单靠反内在压力难臻宁谧之境,有时还要借助反外在压力以获平衡。如果离开了对反压力因素的考虑,就艰难对生命的平衡现象作出正确的解释。

生命的平衡和斗争是在大不自由中获得大自由的日课。十九世纪的西方思想家们幻想建立一个绝对自由的生命世界。其实恰恰是大不自由的状态创造了人,即使那
些高喊"绝对自由"的人们,与生俱来并没有绝对自由。例如谁也无法自由地选择父母、家庭、时代、种族等。愈高级层次和结构精密的生命形式,往往出现在愈
深刻、愈严峻的"大不自由"中。结构与功能愈复杂的生命,被限制自由的条件就越多,愈苛刻。于是,平衡和斗争成了争取自由的润滑剂,人类争取自由的平衡
和斗争也就前赴后继。如果没有限制自由的平衡,一些人"斗争"到了自由,一些人必然去自由的平衡。平衡的溅落点永远在自由与不自由的斗争中游动。

生命的平衡和斗争是矛盾对立统一的表现。矛盾就斗争,斗争哲学闪烁的思想火把照亮了统一之路。斗争的不自由较之平衡的自由痛苦千百倍!平衡并非均衡,亦
非调和。孔德、斯宾塞、布哈林之流,不懂平衡的本真意义。他们否认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的存在,认为事物运动发展的原因不是内部矛盾,而是外部因素,否认
矛盾的斗争和转化,把平衡的车轮推进了主观唯心主义哲学的死胡同,使生命科学的研究进入了人类思想史上又一个迷沌昏黑的天地。在这里,毛泽东老人家的话
还是对的:"世界上没有绝对地平衡发展的东西,我们必须反对平衡论,或均衡论。"

巴斯卡说,宇宙可以压碎人类。他全然不知聪明的人类早就支起平衡和斗争的杠杆,不折不挠地抗拒着来自宇宙的任何压抑。平衡与宇宙之光同在。大道自然的箫
声在平衡和斗争的时空廖廓中,早以吹奏着生命世界的万象交响乐。

三、生命的突变和超越

到目前为止的一切文明史都是生命运动形成的历史。

任何社会文明的变革和进步,都是社会和人的生命运动的突变和超越。

在那莽莽苍苍的混沌时代里,衍衍众生从雾中走来,结合着,突变着,产生着它们的历史,产生着它们的时代,产生着它们的生命延续体。系列突变之后,新的生
命群落则诞生,新的生命宇宙、新的生命文明史就此形成。哲学家们面对夕阳嬗变为明月,白云羽化为彩霞,概然长叹:"神奇的突变矣!"生物学家们觊觎着那
繁星闪烁般的染色体要和基因所发生超常规、革命性的组合、变化成果时,惊呼:"突变是生物世界系列革命的大方大成!是推动生命世界进步的具有本原意义的
力臂!"于是,突变就被哲学家和生物学家们死死地镌刻在了生命科学的不朽丰碑上。

突变的大千客体死守着这样一种本真:为新种族新生命形态的诞生提供种子和契机并鸣锣开道。这一本真还如此无私地将由此及彼的新种族新生命看成是本族革命
的辉煌成果,还如此无私地欢呼一切超越本族和现存在生命形态的新生命形态的革命风雷到来,还如此无私地洞开通向生命的众神之门,哪怕是在这洞开的革命中
最终失去自身!突变的事实,是生命的事实;突变的发生,是生命革命的发生。在这生命突变的革命中,它的心脏是规律,它的力量是它存在的自身。突变的头
脑,将生命哲学和社会文化合成为表现生命历程的承前启后的运动曲线。神奇的突变之大力,使生命世界生生不已,使生命现象日新月异,使生命文明史由此而
始。大道自然。我们终于看清了:冥冥之中突变之大道;天地莽苍中,呼啸的突变精神不朽!

弹屑神说的迷尘,拨开偏见的雾障,我们就会发现突变不仅在生物世界里呼天唤地,而且在无机世界的各座殿堂里也神出鬼没。科学研究的日课上,突变耀武扬
威;历史文化长廊上,突变多彩多色;文学艺术舞台上,突变争名夺利;道德情操的规范中,突变争先恐后;社会管理中,突变威力无穷。突变在浩浩茫茫的生命
海洋里,顽强地抗拒着各种压抑,不辞辛劳地超越时空的藩蓠,不管东方西方,不管黑人白人,也不管大国小国,它总是不断地使失去必然性的旧生命、老生命泯
灭,不断地使带有新的必然性的生命、年轻生命诞生。

古波斯人皈依了伊斯兰教,什叶教族突兀而生;基督教的十字架还未等到教堂里升起一轮月亮时,就那么干脆地将古埃及人变成了柯普民族;战争的殊死拼斗以及
气候等诸种突变因素,竟然将如此繁荣了一千多年的玛雅文明击落于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丛林乱石间,而它陨落的本真意义又产生了许许多
多的分支文明新形态。千百万伟人的心理突变,使他们在抗衡各种压抑中,逐步地从人的寻常中升华到人的神伟堂殿里。春秋时著名的琴师俞伯牙,是从孔子赞叹
颜回的一席话而发生心理变化开始练琴的;魏晋名士嵇康把《广陵散》弹成千古绝唱,却是与一位不知名的老人的提示和指导有关;司马迁能写成《史记》,是和
他从小在父亲的严格指教下读经论史,以后又向董仲舒学习公羊派《春秋》,向孔安国学习《尚书》等优秀文化成果而渐成雄略大慧的;唐代佛教理论家法藏修佛
深厚,创立华严宗风,成为一代贤首大师,正是由于他十七岁就入太白山求法,一部《华严经》的典慧使他心理突变,幡然大彻;令世人惊讶了一千三百多年的禅
宗六祖慧能,据传,也是由于他在卖柴了遥遥路途上,闻人吟诵《金刚经》有悟,顿觉大慧,而发心学佛,自成精梁的。我国当代著名气功师张宏宝把气功的红花
绿叶栽植在生命科学的青山绿水中,并构建了一泓新伟的麒麟文化体系。说起来,他也是在"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热潮感召下,而发生了心理突变,实现了文化
追求的心理品格升华而致大方的。

突变是从个体和一星觉悟的亮点开始的。在茫茫一片变化里,沿着个体的走向和扩延这星亮点,更富有新的、合理的、升华后的一派新生命诞生;失去这尊个体,
冷落这星亮点,就没有这丛变革,也不会新现这伟世界和这圈文化。于是,一万多年前冰川消融后那南行的风,卷起的冰碛物中的黄色粉土,就不知纷纷扬扬到了
哪里,宇宙的第一簇生命的鲜绿就不会从迷浑的黑雾里绽放开来。

成功的生命突变,就是生命成功的超越。古典进化论支起的朴素认识杠杆艰难解释生命的突变现象。在当代奇伟而宏富的大宇宙运动观念下,社会达尔文的某些解
释也近似简单。进化,最多只能使生命在完成某一运动过程中发生缓慢的自我完善而已,而突变却概括着生命进化的任何质变,任何速猛革命性变化过程的普遍现
象,它不仅是要完善自己,而是突出地要变革自己,在变革自己中不怕获得新族生命的诞生。由此而来,生生不已,进步不已,升华不已。集合性的人群生命突
变,足以变换成社会文化集合性的超越;一个时代的生命突变,就是一个时代的生命超越。生命运动的宇宙大力在扶起一个获得生命超越的新时代时,总是无情地
把一个老迈的旧时代在生命的突变中埋葬。

突变完全出自生命运动的本能。生命不在突变中超越,就在突变中灭亡。大自然生命的桩桩件件无不如此。庄子如是说:生在高地上的有车前草。车前草变为粪土
以后,又化为乌足草。乌足的根变化为蛴螬,乌足的叶变为蝴蝶。蝴蝶又化为虫子,生在灶下,就象刚刚脱了皮,名字叫鸲掇。鸲掇经过三年变化为鸟,名叫干余
骨。干余骨的唾沫变为斯弥,斯弥变为蠛蠓。颐辂生自蠛蠓,黄轵生自九猷,瞀芮生自萤火虫。羊奚草和不笋子生在一起。文竹生青宁虫,青宁虫生豹子,豹子生
马,马又生人。人又复归自然。万物归根,归根曰静。静则生动,动又产生着新的超越。

人类社会变革和人类社会文明的兴替,也是耐人寻味的。当原始人们由狩猎生活的阳光突变为奴隶社会的黑暗时,这黑暗却获得了生产力进步的超越;封建社会在
对奴隶社会的超越中,生产了一个时代的封建主义文明;封建主义社会突变为资本主义社会时,超越封建社会的大工业文明完成了一个时代的生产力解放;资本主
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与前此历史上几个社会形态更替不同的是,这种社会根本质态不同的突变与超越,使人类生命运动进入了一个崭新的纪元。农业文明
大潮数千年,显示了人类生命世界超越原始狩猎生产方式的巨大优越性;然而当农业文明突变为工业文明时,三百年工业文明的浪潮又使西方人在此次超越中举起
了西方近现代文明的骄傲;第三次浪潮文明给西方人提供了突变的契机,在同一起跑线上,谁又独占超越的鳌头呢?我们不要再去做文章责难天命与历史了,应该
在当今世界新文明浪潮中,抓住突变时机,迎接挑战,从而获得新文明超越的生命和活性。

生命与物质相似。突变与超越结缘。

伟大肃穆的天穹里所推涌的生命和物质运动的时代大潮,使中国思想文化的内驱力在沉睡了五百年后,正在孕育着一场东方文明复兴的突变风暴。在这场突变中,
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文化准则,是生命科学洞开宇宙星河的指路明灯。我们有优秀的突变因子,有卓奇的超越条件,我们能够也一定能够将生命科学及其文化大系推
入一条辉煌的时代新轨。

四、生命科学世纪行

科学源于现象,作用于万象。
科学万能的信念之光,正在本世纪辐射万象。

生命科学是研究生命运动和规律的学问。当我们跨越世纪时,科学研究的触角才在我们的生命现象里、宇宙生命的万象里,迟迟疑疑地写着百般思索和质询的问
号。科学的生命太悲衰了!拉动生命科学的纤号太悲壮了!

西方,并不是生命科学太阳升起的地方。

当中国夏王朝文明旗帜在中原大地迎风飘扬时,欧洲还是一片令人悚惧惊厥的蛮荒。西来的风雪里,卷着腾迭追逐的原始野蛮和对东方先进文明的期待。于是,埃
及、巴比伦文化的火种最早燃烧在希腊的原始部族里,聪明的希腊人接过这些文明成果发扬光大,很快就构建了自己的文明体系,并达到了西方奴隶社会科学技术
的高峰。著名的米诺斯文化形成的强大文明风暴一次次冲涮了多少欧洲莽原上的愚钝,直到公元一世纪,继承了希腊文明的罗马帝国文明才把欧洲的蛮荒时代结
束。然而,华夏从公元前二十六世纪到公元前七世纪已形成两年多年历史,并孕育了"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黄帝战蚩尤"等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出现了"仰韶文化"、"大禹治水"、"宗法制"、"成康之治"、"礼乐周室"、"平王东迁"等一桩桩重大历史事件,产生了炎黄共工、舜尧商汤、文武周
王、姜尚公旦等一位位杰出的历史人物。在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的记忆里,怎么也拿不出比东方人还要早的生命大道之理而载入人类生命研究的遥远史册。

在东方文明的宝库里,尤其是在熟透了的中华民族农耕文明的厚重冥想中,关于生命本源的认识,关于生命本体现象的认识,关于生命世界发展和建设的认识,关
于生命无极的养生和益智的认识,等等,那时在并没有请教洋人的彻悟中就灿若星河了,这也极其自然地构设了一殿殿生命科学的朴素基石。

东方上古时代的思想家们,虽然在冥冥的宇苍中还未彻底拽住生命母亲的衣襟,但是他们已鼓起勇气断言:时空亦非万象之根,仅此衍生;无极,即浑沌,亦为天
地本源、万物之母。因此,宇宙是时空总和,宇为空间,宙为时间;太极天两仪,空间为实存在,时间为虚存在;体为实存在,用为虚存在;物为实存在,质为虚
存在;质为实存在,功能为虚存在。在这些生命思想的灵光感应下,伏羲部落的一群慧脑视绳结而大觉,冥想非非,终于画八卦,研养生,推演天地之易理;黄帝
与岐伯欣论祝由之术,顿悟养生蕴涵;老子坐骑青牛,八卦妙然于襟,而掷下道冲"似万物之宗"的真谛,面对莽莽天宇放声歌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他还从气功古道上以大觉大慧,构建了"道法自然"的生命建设学说:"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
出"。他认为,天地之间亦如风箱,动则生风,气功亦然,一呼一吸,恰似拉风箱,只要"绵绵若存",则"用之不勤",体道之实,知道之微,用道之妙,即可
延年益寿,生命不衰。老子还悟出修身大要:有道而不自满,持真而无骄心;入静之后任其自然,在冥忘中不知其有。老子的养生益智思想成为古代生命科学思想
的一柱天缘,不仅是对前此历史上《易》和黄帝内养思想的一次科学大汇,而且以养身之道言天下之道和治国之道,形成了黄老学说大系。

无论是魏时曹操的"交赤松,及羡门,受要秘道爱精神"、"景未移,行数千,寿为南山不忘愆"的馨馨冥思,还是同时代郭璞"呼吸玉滋液,妙气盈胸怀"的切
切感受;无论是唐代李白"清风生虚空,明月见谈笑"的生生追抚,还是同时代白居易"行禅与坐忘,同归无异路"的诺诺道白;无论是宋代张无梦"但知宋一含
元气,莫向沧溟儿度秋"的由衷感叹,还是同时代薛通光的"以精化气气养神,炼作黄芽和白雪"的真实体味;无论是元代李道纯的"透得里头消息子,三关九窍
一齐开"的成功炼说,还是金代清净散人的"性须澄似水,心欲静如山"的传世秘诀,都是中华民族渊源流长的生命原说及其养生科学如是,形成了独具本原大色
的古代朴素的生命科学意识。

然而,当我们把思索的触点放在追踪科学留给近代历史的匆匆足痕时,子子孙孙们也要为之遗憾五百年!十六世纪后的中国文明史,包括朴素生命科学在内的民族
科学颇失大节地接受了黑暗的事实:

--我们辽阔的疆域和丰富的资源以及知书达理、仁和圆通的优秀生命群落,却成了列强欺攘、为所欲为的东方"怡乐园";

--我们修筑了万里长城,开凿了大运河,也有在哥伦布诞生之前的郑和西洋远航,然而却并没有抵御住黑色十字架对我亿万同胞的凌辱和压迫,也没有抗击住舶
来文化泯灭华夏文明时的残酷和野蛮。

--我们曾经有过历史悠久的农业技术,影响深远的水利工程,后来居上的冶金技术,举世文明的瓷技;也曾有过丰富的医学宝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天象观测
和历法;还曾有过东汉时张衡的天文理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刘微和祖冲之的数学,北宋时沈括的"隙积术"和"会圆术",元朝郭守敬的简仪,元朝王祯的《王
祯农书》和明朝徐光启的《农政全书》,朝李时针的《本草纲目》,明朝宋应星的《天工开物》等等,然而这些创造人类文明奇迹的能工大匠,这些灿若星河的世
界科技文明成果,在中国近代史上却沉默寡守五百年,黯然失色五百年!

--尤其是举世闻名的四大发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恩格斯站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里,还忘不了给这遥远东方文明古国的四大奇迹以欧洲文明式的最高
奖赏: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可孕育它们黄河古道和故
乡的温文礼仪却无情地冷落了它们。随着中国科技文明走下坡路,火药在故乡父老乡亲的手里成了红白喜事和喜庆驱邪的"响响",而在西方不仅被一些先进的人
们变成摧毁封建城堡的武器,而且也成了一些野蛮残暴的西方人侵略火药的故乡、欺凌父老乡亲的工具!明朝茅元仪在《武备志》中就记载了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早
利用火药向太空发射"火箭"的人,然而最早利用火箭飞向太空的却是苏联人。纸和印刷术传入欧洲几百年就使西方文明天地一新,"青出于蓝胜于蓝",反过来
洋人又骄横地向我们输入第二代印刷术--铅印。指南针在它的故乡里大多成了风水先生混饭吃的工具,而在西方列强那里却成了构建舶来文化的眼睛。

翻开这段苦难而受辱的百年史,伤心而遗憾的五百年史,怎不令人泣说心酸,拍案奋起呢?在追溯中国科技文明波澜壮阔的曲折历史时,我们不能不看到当代生命
科学世纪行的步履维艰和负荷深重。
生命科学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并驾齐驱的同时,又受宠若惊地为我们激越人心的时代,为在某些方面令人心悸的人情、国情,为黄河古道喜忧合和,为新中国科
技发展春风得意,奏响了不绝如缕的旋律与和声,诉说了世纪行的惶惑,也倾吐着世纪行的向往。

中国生命科学的繁荣世纪并不短缺智慧和天才。

1979年3月,四川唐雨耳朵认字引来科技界第一场旷达八年的争吵。直到1987年5月3日,国家科技技术委员会批准正式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人们似
乎才明白过来,那小唐雨的耳朵竟然拉开了当代中国生命科学构建的序幕。"耳朵"引来一场争吵,引来一个民族的冲动和思考,引来一圈新文化,引来一个时代
的注意和振作,引来一门新科学问世。

尤其是近几年来,普天欣荣,万民重生,养生益智成为中国社会生活、经济生活的一大冲击波。中医、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合汇的生命科学研究大潮从山林田园中
而来,进入千家万户的安康喜乐,进入城市文化的各色舞台,进入当代新兴科学研究的深层领地。气功热!特异功能热!天眼功,慧眼功!功法百家,人才辈出。
仅纷涌即至国际气功服务有限公司习练张宏宝宗师创建的"中华养生益智功"就达八百万人次;在全国参加气功习练者六千万人次。这些天文数字为当代生命科学
的诞生提供了深厚的群众基础。

争吵,是一种思想繁荣;流言,会给科学留下伤痕。至于主观臆断,形而绝对上,形而绝对下,形而极端左,形而极端右,硬要把气功、特异功能等生命科学现象
处理为"唯心主义"的佐证,殊不知自己已滑入了主观唯心主义的泥坑。当然,也应看到在这支还带有点雅气的队伍中,有些不囿于规范的"顽皮孩子",还有些
偷鸡摸狗的"坏孩子",也有些装神弄鬼的"歪孩子"。生命科学的眼睛应区别对待这些生命中的非科学,甚至是伪科学的现象。决不能因为生命科学初始的枝叶
上存在的某些非科学和伪科学,就把生命科学的本根也一同拔掉;也绝不能因为生命科学具有跨世纪的意义,就把已经发现了的混入这门科学的非科学、伪科学带
入下一世纪。用形而上学打不倒形而上学的!从一个极端起走向另一个极端,都是生命科学跨越世纪时的悲哀。

东方的生命科学蓬勃兴起,世界也没有熟睡。

西方的许多有识之士早就一遍又一遍地呼唤人们做好跨越世纪时的准备。他们认为,二十一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二十一世纪生命科学的太阳不应在西方的文明
中变成冷气啾啾的月亮。

早在一百多年前,英国人就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团体,这个团体如今会员总计9000多人,一百年的科研历程,一百多年卷计45000页的
科研记录。1957年,美国也成立了人体特异功能的专业组织--美国特异心理学联合会。到1969年,该学会正式成为美国科学促进会的附属学会。苏联有
20多个人体特异功能研究机构,如今异常活跃在最容易使人把土豆和牛奶同他们的生命现象联系起来考察的俄罗斯土地上。更应该令我们出一身冷汗的是,英国
人采用实验心灵感应和定量实验的方法把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岛搅得一片狂热;在欧洲,"梅斯梅尔术与桌子歪邪"现象在第二次大战的硝烟刚刚消退时,就在大
陆各国拱起了一丛丛生命特异现象研究的科学城堡;尤其是美苏竞相把人体特异功能用于当代军事行动,"意念力"型的千里眼不乏其人,"无形杀手"应运而
生,"心灵感应"式通讯联络鲜为人知。好象这些洋人又比我们的胆子壮了许多。是不是他们在跨越世纪后又用生命科学的威力重新漂洋过海欺负人?人无远虑,
必有近忧。冷汗冒后,警觉起来总没错。大科学家钱学森早就提醒我们,一个人体科学的幽灵正在我们当中徘徊。搞下去一定会导致一次科学革命,就是人类认识
客观世界的一次飞跃。如果搞得好,这场革命可能在二十一世纪就会到来。

生命科学,这是一个跨世纪时各阶层、各民族、各文化圈都为之一振的时髦名词。它已悄然地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同其它新兴学科形成跨越世纪的天然联盟,并以
万能的信念构画着未来世纪强弱各族,风骚各异的生命广原。

生命科学世纪行--

社会人格化。生命科学的太阳在二十一世纪升起时,她将公然宣告自己的服务对象和切割活动的对象是人类,是人格集合的人类。生命科学的社会人格化,将洗雪
我们中华民族在近现代蒙受过的种种羞辱,她的力量不是靠师承,而靠对社会政治的稳定、经济的繁荣、人格上的优化所起的作用宣布自己是一种先进生产力的代
表。在那个光辉的时代里,生命科学的实践活动愈是在一个社会或民族里开展得广泛而深刻,对一个民族或一个社会的普遍人格化影响得细致而彻底,这个民族或
这个社会就拥有更大明彻的天地,并在这个天地里最终赢得这个时代。

生命科学世纪行--

科学技术集约化。二十一世纪的生命科学将以激励人心的社会实践成果,动员一个时代逐步形成自己的科研和管理体系。那时的人们对生命科学的重视和运用,亦
如今天时代里人们对电子技术、对电的技术的重视和运用一样,将成为社会时代必备的科技武装,此时的科盲的概念就与是否懂得生命科学永结缘好。由此而来,
生命科学的日常研究成为社会成员的普遍议事日程,研究机构集约化;由此而来,生命科学的运用技术不仅合抱着国家、民族的社会繁荣之树,而且也走入千家万
户,伴随着千家万户的脚步而体现自己高科技、大众科技的极端力量,因此传播和管理机构集约化;由此而来,生命科学还可能与社会人文科学,政治学、经济
学、军事学、心理学、教育学、高等数学、物理学、化学学等多种学科渗透融汇,成为多种学科的交叉链,因此学科专业组织乃至由此而产生的民间科研团体星罗
棋布,高度集约化。当一种科学在一个时代里形成一种集约化技术时,无疑这门科学就成为这个时代的技术革命和技术进步的主轴。

生命科学世纪行--

日常生活服务化。二十一世纪的生命科学带有明显的日常生活色彩而成为生活在那个那个时代的人们的普遍宠儿。益智养生之道,修心养性之诀,调养和祛痛之
说,遥测和预见之功,在那个时代里,已完全摒弃迷信色彩,成为一种理直气壮的科学技术体系服务于人们,造福于人类。那里,"神童"多起来,"天才"多起
来,"长寿星"、"长寿村"多起来。宇宙的真气贯融人们有秩序的日常生活,特异功能、气功学说和养生益智的津梁要道不断地向人们构画着这个幸福时代里的
人们幸福生活的彩虹。

生命科学世纪行--

不可抗拒的军事化。二十一世纪生命科学为这个世纪各国的军事科学披上了神秘的袈裟。先进军事技术将不可抗拒地与生命科学合汇。不管那些虔诚斯文的气功百
家的大师们是否愿意,他们含辛茹苦开启的"天眼功"、"慧眼功"、"追眼功"以及其它特异功能都将不容置疑地广泛运用于各国军事抗争。那时,军事学家们
可能就会大声疾呼:" 唐雨耳朵太少了!"生命科学家们是否也要发出无可奈何的遗憾:"惜乎!唐雨耳朵矣!"学科之间的冲突是一回事,当一门新生科学技
术一旦成为社会事实时,就可能"服役"于捍卫本土利益的军事领域又是另一回事。可以预见,在这个激战和冷战混合相加的年代里的军事需要,将会把生命科学
推向人类文明史的广阔活动舞台。

生命科学世纪行--

造福于人类社会海洋化。二十一世纪的生命科学,将成为这个时代人们开发太平洋的科学武装。当我们欢呼生命科学诞生的庄严时刻,拍击着洋洋海岸的太平洋波
涛也向我们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二十一世纪经济的中心溅落点正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生活在这个辽阔水域圈的二十亿人口,正在构建着未来世纪太平洋经济
圈的灿烂蓝图。海洋这一大自然之母,所蕴含的无穷无尽的资源和丰富多彩的宝藏,本身就是生命科学的研究和实践对象。当我们进入陆地资源有限的时代时,生
命科学就会随着人类思维触点的转移,而在广阔的海洋里寻找实验、解剖、切割、建设对象。海生物的养殖、海矿源的开采和利用,海水的再生,等等。都会成为
未来世纪生命科学大显身手的场所。富国可以运用生命科学技术在海洋里巩固富有,穷国同样可以运用生命科学技术扬起太平洋思想的时代波涛,洗涮自己贫弱历
史的羞辱。生命科学之大力,所赋予的海洋跨世纪的崭新意义,无疑是给人类带来了最美妙的福音。

有人把人类第一次浪潮文明喻成是"轻拢慢捺抹复挑"的慢频率琴曲,悠远清长,历时数千年之久;第二次浪潮文明从英国人发明蒸汽机开始,犹如一首"小弦切
切如私语"的中频率琴曲,从容常速,联网推进,历时几百年;以电子技术为先导的第三次浪潮文明"大弦嘈嘈如急雨",迅猛异常,几十年就涮新一个工业世
界。如果跨越世纪后的生命科学也将成为人类一次文明浪潮的话,那么又将弹奏什么样的时间竖琴呢?"恨不得挂长绳于青天,系此西飞之白日"罢。

我们民经屈辱过一百年,遗憾过五百年,我们实在没有理由背负历史的沉疴,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跨越世纪后再去接受屈辱和苦难的历史。

一个民族若不奋然站起,别人是不会代替我们站起来的。

我们如果不在大道自然的箫声中快快振作起来,二十一世纪生命科学的繁荣早晨就不属于我们。

生命科学跨越世纪时,将属于全人类,造福于全人类,毫不奇怪,它也将是全人类一个没有句号的共同事业。

把生命科学的旗帜竖起来!在这个跨世纪的人类共同行动中,我们失去的将是历史的落后和锁链,获得的将是人类生命科学光耀全球全球的新纪元。

(1991年3月写于北京)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