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球员姓氏背后的语言知识

102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Calon

unread,
Jun 15, 2018, 4:20:57 AM6/15/18
to Mindex
4年一届的世界杯汇聚了32个国家,736名球员。在场上他们用共同的语言足球进行对抗,在场下他们却用不同的语言交流。每种语言也是文化的传承。翻开球队大名单,你会发现这些球员的形形色色的姓氏反映了一个当今世界的大趋势:人口流动。无论是为了逃避灾荒,或是寻求更好的机会;或是被迫背井离乡,或是因为金钱诱惑而改旗易帜;或是因为自己技高一筹加入新军带领弱鸡队友,或是因为自己在人才济济的家乡不肯当凤尾而另寻良机。总之,世界杯的舞台就是世界的舞台。

从这32只球队的球员姓氏中,我们可以学习到历史事件和当今经济对于民族的迁徙或是个人的流动的影响,我们也可以学习到不同语言中姓氏的起源、姓名的含义、命名方法。姓氏不仅是血缘的传承,家族的传承,也是文化和语言的传承。
了解姓氏,有助于我们对于语言和文化更深入的了解

接下来,我就从A组开始,翻开4只球队的大名单,看一看其中的语言乐趣。


A组
俄罗斯: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Russia
俄罗斯虽然是个多民族国家,但是主体民族俄罗斯人占据了80%以上,其他境内的少数民族也绝大多数采用了斯拉夫命名方法,从名字上看真正的“外族人”还是很少的。
本届的23人大名单中只有2号马里奥费尔南德斯(Mário Figueira Fernandes)和14号弗拉基米尔格拉纳特(Vladimir Vasilyevich Granat)的姓氏不太“斯拉夫”。
2号的名字很明显是罗曼语族语言的名字,不是西班牙语就是葡萄牙语。当然熟悉其中任何一种语言的人可以轻松分辨出来,figueira是葡萄牙语无花果树(英语中fig)的意思。而历史上西班牙语从通俗拉丁语中演变过冲中,诸多的音变之一就是拉丁语中的f变成了h,西班牙语对应的无花果一词则是higuera。(如著名球星耶罗Hierro一词本意为铁,来源于拉丁语Ferrum。其他很多日常词如hijo, hacienda, hacer, hablar也都是来源于f开头的词源filium, faciendam, factum, fabulari)。根据他的背景介绍,他确实出生于巴西,并代表过巴西在2014年的友谊赛中出战,后来才归化成俄罗斯国籍。另外他的姓氏Fernandes是典型的葡语拼写方法,而Fernandez是对应的西语拼法,意思都为Fernando之子。而名字带有重音符号的Mário也是典型的葡语拼写方法,西语则为无重音符号的Mario。
按照巴西葡萄牙语发音,尤其是他出生地的方言圣保罗地区的方言,他的名字的发音最接近“马里奥.费盖拉.费尔囊吉斯” (国际音标/ ‘mariɔ fiˈɡejɾɐ feɾˈnɐ̃dʒis/)。不过同样的名字放到里约地区结尾s变成sh的读音,而齿龈闪音也会变成清悬雍垂擦音或是清声门擦音, 听起来基本就是费赫囊吉什 (国际音标/ feχnɐ̃dʒiʃ /)

而14号格拉纳特的名字也不是传统斯拉夫语族名字。他出生于贝加尔湖南,乌第河注入色楞格河的乌兰乌德(蒙古语的意思为红色乌第河的意思,乌兰即为红色)。他爷爷来自乌克兰,是犹太人后裔。俄罗斯帝国对于犹太人的歧视、强迫移民、迫害历史已久。而早在俄国抢夺我国东北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并将其一部分改成犹太人自治州之前,有不少犹太人移居到了贝加尔湖南北。
所以格拉纳特的爷爷的祖先很有可能就是早早定居于此的。不过时过境迁,格拉纳特留下的祖先的记忆只是一个常见的犹太人名字而已。Granat在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常用的语言中意第绪语意思为石榴,来源于拉丁语granatum。

剩下的球员的名字就是以“懦夫”、“围棋”、“司机”为结尾的典型斯拉夫语族名字了。

传统的斯拉夫语族语言作为姓氏后缀常见的在10几个左右。我接下来就逐一分析。
1,-ov/ev(诺夫/耶夫)与其阴性形式-ova/-eva是最常见的,主要出现在斯拉夫语族东支俄语,南支保加利亚语、马其顿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中,在西支捷克语和斯洛伐克语中主要以阴性形式出现。此外在前苏联的五个加盟国中亚的五个“斯坦”和俄罗斯联邦的加盟共和国中,其他民族也沿用了这种命名方法。-ov本意为从属格后缀,和英语的’s相同,现在语言中也有某某之子的意思。而-ev则是-ov的变体,当前面的音是颚化辅音或是嘶音时,-ov就变成-ev。
比如6号丹尼斯.迪米特里耶维奇.切里谢夫(Денис Дмитриевич Черышев),前面的ш的音是嘶音中的清颚龈擦音/ʃ/,因此-ov就变成了-ev。再比如自1号,04年就进入国家队的老门将阿金费耶夫(Игорь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Акинфеев)因为前面的f也有轻度的颚化,连同后面的e就把最后的-ov也同化了。另外-ov转入法语之后转写成-off。
2, -sky/-ski/-skiy(斯基)与其阴性形式-ska/-skaya(斯卡/斯卡娅)遍布波兰语、乌克兰语、俄语、捷克语、斯洛伐克语(更多采用-ský/-ská的拼写)、保加利亚语、马其顿语、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这个词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ьskъ,作为形容词结尾有具有什么特性的意思,跟英语的-ic和-ish很相似。另外这个结尾也常常和前面的-ov组合成复合后缀,比如-ovsky/-owski/-ovskiy(奥夫斯基)及其阴性形式 -ovska/-owska/-ovskaya(奥夫斯卡/奥夫斯卡娅)。
3,伊奇/维奇/奥维奇/耶维奇:-ić -vić -ović -ič -vič -ovič -ich, -vich, -vych, -ovich, -owicz/-ewicz。这个后缀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词缀*-iťь,可以当小称词缀(小XX) ,也可以和地名组合构成地域名形容词。这个名字结尾主要出现在斯拉夫语族南支地区的塞尔维亚、克罗地亚、黑山、波黑、斯洛文尼亚,其次也在东支白罗斯、乌克兰、俄罗斯地区,西支波兰、斯洛伐克地区出现。在马其顿和保加利亚则比较罕见。
4,-in 及阴性-ina(宁/尼娜)后缀常出现在俄罗斯、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地区。这个后缀的意思在现代俄语中就是从属格后缀,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词缀*-inъ比如球队里的11号罗曼佐布宁Роман Сергеевич Зобнин、17号亚历山大戈洛文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Головин和21号亚历山德叶罗辛Александр Юрьевич Ерохин的姓氏后缀都是如此。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的笔名“列宁”(Ле́нин)也采用了这种构词法,取大河勒拿河之名,加上从属结尾,得到了(Лена + -ин)列宁。这一想法估计也受到他的老师,取伏尔加河之名加上后缀之后形成“沃尔金”的普列汉诺夫的影响。
5,-ko(科)这个后缀也是小称后缀,既可以修饰名词也可以修饰副词,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词缀*-ьko。此词主要出现于斯拉夫语族东西两支包括乌克兰语、波兰语、捷克语、斯洛伐克语、白罗斯语和俄语。
6,-nko, -enko(恩科)及其衍生词-enkov (恩科)主要出现于斯拉夫语族东支的乌克兰语,白罗斯语也在俄语和保加利亚语中出现。核弹头舍甫琴科及乌克兰文学奠基人谢甫琴科的姓氏Шевченко来自于швець(鞋匠) + -enko (表示后裔)组成。不考虑后缀的话,舍甫/谢甫这一部分跟车王舒马赫(德语鞋匠Schumacher),西班牙前首相萨帕特罗(西班牙语鞋匠Zapatero)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另一个-enko诞生出的著名姓氏恐怕就是二战苏军统帅铁木辛哥(Семе́н Костянти́нович Тимоше́нко)和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Ю́лія Володи́мирівна Тимоше́нко)了。
7,-ak/-ek/-ik/(艾克)及其阴性 -akova/-ekova/-ikova(艾科娃),这个后缀和另外一系列变体-ac/-ec(艾茨)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词根*-ьcь,也是一个小称后缀。此后缀在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白罗斯、乌克兰、斯洛文尼亚、塞尔维亚、克罗地亚等地比较常见。比如捷克白银一代的中场核心,加入过大连万达的内梅切克Václav Němeček,姓氏就以-ek结尾。
8,-uk/-yuk/-chuk (乌克/尤克/丘克)这个结尾主要出现在乌克兰语中,白罗斯语中也有。这个词在波兰语中对应的是-czyk。比如本届俄罗斯大名单中的中场双胞胎阿莱克谢米兰丘克Алексей Андреевич Миранчук和安东米兰丘克Антон Андреевич Миранчук的姓氏就是很好的例子。更出名的一个例子是21世纪初乌克兰核弹头之外的第二大球星,三获乌克兰足球先生,07年俄超最佳球员的季莫什丘克Анатолій О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Тимощук。

大名单扫到最后,还剩下一个不太常见的姓氏就是22号前锋久巴Артём Сергеевич Дзюба了。他的名字дзю́ба在白罗斯语中的含义是鸟喙的意思,参考他的背景资料父亲是乌克兰人,母亲是俄罗斯人,所以这名球员很有可能祖先有一些乌克兰或者是白罗斯血统。(现代俄语中的同源词是клюв,核心音节元音变化较大,发音接近ju而非o,而且第一个辅音从z变成kl;乌克兰语是дзьоб,波兰语是dziób,捷克语和斯洛伐克语是zobák,这些词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词根zǫbъ,意即牙齿)

整体看下来,俄罗斯大名单中除了一个明显的规划球员之外,其余球员从名字上都采用了斯拉夫姓氏的命名方法,某种程度上也接受了所谓的俄罗斯主流文化。即使格拉纳特和久巴的姓氏某种程度上还保留了一些不同民族的特色,但是从父名上看,格拉纳特是瓦西里耶维奇(Васильевич),而久巴是塞尔盖耶维奇(Сергеевич),也有着斯拉夫人的名字传承。

更新补充:

看完第一场比赛后,发现还是眼见为实。名字看得再多,对不上脸也是纸上谈兵。所以接下来补充一些额外的发现。场上19号中场塞梅多夫长着一副中亚人的面孔。他的游牧民族血统隐藏在他的姓氏中。他的父亲是阿塞拜疆人,因此他的姓Самедов是由阿塞拜疆语Səməd+斯拉夫语姓氏后缀组成。而阿塞拜疆语此词来源于阿拉伯语名字صمد‎, 是古兰经中对于真主的99种称呼之一,意即永恒。

另外在开幕赛大放异彩的戈洛文(Головин)的姓氏也很有意思。此姓氏来源于俄语的“头”(голова)。这个姓氏历史上著名人物莫过于《鹿鼎记》中描写的,签订尼布楚条约的费奥多尔.戈洛文(Фёдор Алексе́евич Голови́н,鹿鼎记中称他为费要多罗果洛文,清史稿里管他叫费岳多)

乌拉圭: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Uruguay
乌拉圭民族和很多南美国家一样,有着一定数量早期西班牙殖民者和当地土著形成的混合民族。不一样的是,乌拉圭所谓的白人人口或是欧洲人口比例很高,大概占90%。其中西班牙裔占据55%左右,意大利裔占40%左右。从这一点上看,乌拉圭和阿根廷有很多相像的地方。
如同阿根廷球队中有着不少意大利裔的球星(从萨内蒂到梅西),乌拉圭球队中也有一些意大利裔球星。历史上的如球员转功勋教练福萨蒂(Jorge Daniel Fossati Lurachi),尤文后防铁闸蒙特罗(Rónald Paolo Montero Iglesias),尤文国米都漂泊过的门将卡里尼(Héctor Fabián Carini Hernández),去年刚刚退役的卢加诺(Diego Alfredo Lugano Morena),这些球星的父姓或是母姓中都保留了意大利语的痕迹。
第一个就是7号前锋克里斯蒂安.加布里埃尔.罗德里格斯.巴洛蒂(Cristian Gabriel Rodríguez Barotti)。他的母姓是Barotti。
第二个是10号前锋肖尔杉.丹尼尔.德.阿拉斯卡埃塔.贝内德蒂(Giorgian Daniel De Arrascaeta Benedetti)其中名字Giorgian是典型的意大利语“乔治”(George)的拼写方法。西语对应的是“豪尔赫”(Jorge)。其母姓Benedetti在意大利语中是benedetto的复数,benedetto是benedire(和英语benedict同源)的过去分词形式,也可以当做形容词,意思为被赐福的,神圣的。
第三个是11号前锋克里斯蒂安.里卡多.斯图瓦尼.库尔贝洛(Cristhian Ricardo Stuani Curbelo),其父亲一支祖先应来自于意大利。
第四个,也是最著名的,莫过于乌拉圭当家球星卡瓦尼(Edinson Roberto Cavani Gómez)。卡瓦尼的家族可以追溯到热那亚,这个姓氏也有很多其他拼写方法包括Cavanna, Caivano, Cavanno, Cavanni, Cavani, Caivani。足球界外最有名的卡瓦尼莫过于意大利导演,在70年代和贝托鲁奇、贝洛奇奥、帕索里尼齐名的莉莉安娜.卡瓦尼。除了意大利电影《柏林情事》、《善恶彼岸》、《午夜守门人》之外,她最令人熟知的作品莫过于好莱坞经典《天才雷普利》的续集《魔鬼雷普利/雷普利的游戏》。

除了西班牙和意大利裔之外,法裔乌拉圭人也有一定数量。但因为地理因素和语言因素(整个南美只有东北一角的法属圭亚那说法语),他们已经和法语文化割离开了。
第一个从姓氏上能看见遥远的法语痕迹的就是本届乌拉圭队队长铁卫戈丁(Diego Roberto Godín Leal)。戈丁是一个比较古老的法国姓氏,历史上相对著名的人有13世纪法国道明会(Dominican)主教、神学家纪尧姆.皮埃尔.戈丁(Guillaume Pierre Godin),18世纪法国天文学家路易戈丁(Louis Godin)(月球上还有纪念他而命名的“戈丁陨石坑”),19世纪受到空想社会主义学家夏尔傅里叶影响而在吉斯建造的社会宫殿(Familistère de Guise)的让.巴普蒂斯特.安德烈.戈丁(Jean-Baptiste André Godin)。
第二个是6号罗德里格.本坦库尔(Rodrigo Bentancur Colmán)。他的姓氏本坦库尔是法语Béthencourt的变体。这个姓氏来源于上法兰西大区的贝当库尔。在10世纪这个镇的名字是Bethencorth。此词由Béthen+court组成,意即Bethan居民区(法语court既有宫廷的意思也有XX族居住的区域)。而Bethan来源于Bethany(圣经中的伯大尼),来源于古希腊语Βηθανία ,来源于阿拉姆语בית‎ עניא‎ ,意即受苦之家。在圣经中,此地是耶稣前往耶路撒冷之前的休息地,也是拉扎鲁斯、玛丽、玛莎居住的村庄。而这个名字是怎么从法语世界传到西班牙语世界的呢?
历史上有此姓氏最著名的人物就是法国诺曼探险家让·德贝当古(Jean de Béthencourt),他为卡斯蒂亚王国发现了加纳利群岛,教皇甚至册封他为加纳利国王,但他还是认同卡斯蒂亚王国对于该岛的统治权。后来许多加纳利群岛出生的西班牙后裔纪念他以其姓氏作为自己的姓氏。前哥伦比亚总统贝利萨里奥·贝坦库尔·夸尔塔斯、前委内瑞拉总统罗慕洛·贝坦科尔特、天主教会的圣徒彼得·圣约瑟夫·贝坦库尔、哥伦比亚棒球运动员拉斐尔·贝坦柯特、葡萄牙出生的美国音乐家努诺·贝登科特、哥伦比亚籍法国裔政治家英格丽德·贝当古、法国政治家安德列·贝当古等等的姓氏都可以追述到他身上,而罗德里格本坦库尔也不例外。

说到贝当古家族,就不得不提另一个同样来自法国诺曼底地区,最终在加纳利建立家族的佩尔多莫家族。14世纪Jean de Arriete随着贝当古前往加纳利群岛,后来被贝当古四世册封为兰萨罗特总督(兰萨罗特为加纳利群岛中第四大岛,最北端)。他的名字也被西班牙语化为胡安.阿里艾特.佩尔多莫Juan Arriete Perdomo。其中Perdomo为西语化的法语词Prud‘’homme,prud(勇猛,勇敢)+homme(人),意即勇士,骑士。
而14号后卫加斯顿.阿莱克西斯.席尔瓦.佩尔多莫(Gastón Alexis Silva Perdomo)的名母姓中带着Perdomo,很有可能他也是住在加纳利岛的法国诺曼裔的探险家的后裔。

从伊比利亚半岛引入南北的不仅仅是卡斯蒂亚王国的语言西班牙语(Castellano),其他王国如加泰罗尼亚、加利西亚也有着自己民族的独立语言。和周围最格格不入的莫过于巴斯克人。巴斯克语和周边的印欧语系语言完全没有联系。但巴斯克语还是向西班牙语输入了不少常见姓氏如埃切贝里亚(Etxeberria,意即新房,由etxe 房子 + berri 新组成,参考当年毕尔巴鄂边锋若塞巴埃切贝里亚),伊巴拉(Ibarra,山谷,摩纳哥的阿根廷右后卫乌戈伊巴拉),门多萨(Mendoza,意即冷山,由mendi山 + hotza 冷组成,参考加入过鲁能的智利球星门多萨伊巴拉),门迭塔(Mendieta,意即多山,由mendi山 + -eta 多组成,参考盖斯卡门迭塔)等等。
在诸多的乌拉圭球员中,有着显眼的巴斯克姓氏的莫过于20号约纳坦乌雷塔比斯卡亚(Jonathan Matías Urretaviscaya da Luz)。他的姓氏是由Urreta+viscaya组成。第一部分来源于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区吉普斯夸省(Gipuzkoa)戈耶里区(Goierri)的一个小镇(Urreta),后面则是西班牙语对于比斯开地区的叫法的变体(西语为Vizcaya,而巴斯克语里则是Bizkaia)。所以我估计这个姓氏很有可能来源于西班牙语对于Urreta的称呼,称其为巴斯克的乌雷塔,而区分其他地区的乌雷塔。有意思的是,巴斯克地区又一个小有名气的巴斯克式壁球选手叫贝涅特乌雷塔比斯卡亚,他姓氏也是如此,只不过采用的是完全巴斯克式拼法Beñat Urretabizkaia(参考:https://es.wikipedia.org/wiki/Be%C3%B1at_Urretabizkaia),他
也是出生于基普斯夸省,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这个独特的姓氏确实有很大可能来源于这个巴斯克的小镇。

最后,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姓氏,就是19号后卫塞巴斯蒂安.科阿特斯(Sebastián Coates Nion)。其父姓属于英格兰和苏格兰的贵族姓氏Coates,但他整个家族也不会说流利的英语,应该是长期割离的结果了。

总之,乌拉圭球员里不乏一些能从名字里看出属于意大利、法国、巴斯克民族语言特性的名字,这也体现了乌拉圭的殖民史和移民史。

埃及: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Egypt
埃及的球员从姓名上看基本都是中规中矩,传统阿拉伯语名字和姓氏,当然也有一个例外。他就是山姆莫西(Samy Sayed Morsy)。他的姓氏不太容易分辨是英语名字还是阿拉伯语名字,但他的中间名赛义德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名字,这个名字来源于对穆罕穆德女儿法蒂玛的儿子哈桑和胡赛因后裔的称呼。莫西的父亲是埃及人,母亲是英国人,他在成年后选择加入埃及队。
剩下的有着比较奇怪的名字的球员基本就是外号了。
比如11号前锋卡拉巴(كهرباء),他的全名是马赫穆德.阿布戴尔-莫内姆 Abdel-Moneim (Arabic: محمود عبد المنعم‎)。他的名字是阿拉伯语“电”的意思,这个词来源于波斯语کهربا‎ (kahrobâ, 琥珀), 来源于中古波斯语 khlpʾd (由kh,草、颖壳+ lpʾd- 抢夺组成)。很多文化最早发现的电来源于对琥珀的摩擦产生的静电,所以语言中用琥珀作为词根描述电也不足为奇了。
有意思的是现代汉语的琥珀一词也是来源于印欧语系伊朗语族一支。在《前汉书.西域传》里有这样的记载:
罽宾地平,温和,有目宿,杂草奇木,檀、櫰、梓、竹、漆。种五谷、蒲陶诸果,粪治园田。地下湿,生稻,冬食生菜。其民巧,雕文刻镂,治宫室,织罽,刺文绣,好治食。有金银铜锡,以为器。市列。以金银为钱,文为骑马,幕为人面。出封牛、水牛、象、大狗、沐猴、孔爵、珠玑、珊瑚、虎魄、壁流高。它畜与诸国同。
虽说罽宾国的具体方位史学家尚无定论,但大概是在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地带,这个地区历史上正是伊朗语族语言地区。现代汉语琥珀hu po来源于中古汉语huoX pʰɣæk 来源于上古汉语*qʰˁraʔ pʰˁrak 。这一例子也可以在周边的日语、韩语和越南语的汉语借词中找见。日语琥珀的读音是(こはく,kohaku),韩语是(호박,hobak),越南语是hổ phách。

回到埃及球员的绰号上,下一个有着很有意思的绰号的是马赫穆德哈姆迪(محمود حمدي),他的绰号是“绞盘”(الونش,转写拉丁字母就是El Wensh,就是英语的the winch),估计是称赞他出色的防守能力的。

下一个21号中场的绰号估计要比本名更有名,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特雷泽盖(Trézéguet),他的本名是马赫穆德.易卜拉欣.哈桑(محمود حسن‎),得到如此绰号全因长得像当年的法国锋霸特雷泽盖。

最后一个球员的名字完全是自己起的,就是什卡巴拉(شيكابالا),他的本名是马赫穆德.阿布戴尔.拉泽克.法德拉拉赫(محمود عبد الرازق)。他的绰号是为了纪念90年代赞比亚球星韦伯斯特奇卡巴拉(Webster Chikalaba),他和赞比亚传奇球星卡卢沙布瓦尔亚带领赞比亚90,92两进非洲杯,88年奥运会小组赛2胜1平,包括了4:0狂虐有着塔索蒂、费拉拉、帕柳卡的意大利队。他后来在90年代初短期加入了葡萄牙球队马里蒂莫。而法德拉拉赫生涯中也加入过葡萄牙球队里斯本竞技。奇卡巴拉因为艾滋病33岁就英年早逝。至于什卡巴拉什么时候用上这个绰号就无人知晓了。

沙特阿拉伯: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audi_Arabia
沙特的球员都有着最寻常的阿拉伯名字和姓氏,没有一个拥有绰号或是阿拉伯语之外的词汇部分的名字。这也基本反映了阿拉伯相对封闭,没有那么世俗化的社会。相比较它其他几个富有的海湾国家邻居如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巴林沙特在规划足球运动员上似乎没有那么大的热情,估计最主要的因素还是人口。沙特人口大约在3300万,而阿联酋900万、科威特400万,卡塔尔250万,巴林150万。当周边国家主体民族、经济结构都一样的情况下,人口大国自然有着精英数量的优势了,而小国为了抗衡就只能引入人才。

补充更新:

第一场比赛看下来,发现沙特场上的黑皮肤球员真不少。其中一部分是南亚人种,而有一些则是典型的非洲黑人。

2号阿尔哈比(Mansoor Ateeg Al-Harbi),4号阿里.阿尔.布拉伊希( Ali Al-Bulaihi),19号法哈德.阿尔穆瓦拉德(Fahad Mosaed Al-Muwallad alhrbi);3号奥萨玛.哈乌萨维(Osama Abdulrzag Hawsawi),5号奥马尔.哈乌萨维(Omar Ibrahim Omar Othman Hawsawi),23号莫塔兹.哈乌萨维(Motaz Ali Hassan Hawsawi);11号阿卜杜拉马利克.阿尔哈伊布里(Abdulmalek Abdullah Al-Khaibri),15号阿卜杜拉. 阿尔哈伊巴里(Abdullah Mohammed Al-Khaibari)。

这些球员从姓氏上看几乎看不出任何其他民族的名字,但是从肤色上来看,他们不是当地的民族。沙特人口90%是阿拉伯人,而10%则是亚非人群。因为富裕的经济,沙特吸引了大量南亚和非洲的劳工。其中外籍居民中南亚的泰米尔人有将近250万,巴基斯坦有150万,孟加拉有130万,菲律宾有150万。

而入籍的外国人之后都要取阿拉伯语名字,这样一来,他们的背景从名字上就看不出来了。

不过这些人当中,三个拥有者相同姓氏但又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容易引起注意。

Hawsawi(هوساوي)并不是传统阿拉伯语姓氏,反倒像是对于其他语言词汇的转写。这个词很有可能来源于阿拉伯语称呼豪萨人的名字(هوساوة)。豪萨民族在非洲之外最大的聚集地就是沙特阿拉伯,大约有100万人。所以沙特很有可能专门为这些豪萨族的移民创造出了这样一个姓氏。

B组
西班牙: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pain
说起西班牙,熟悉西班牙历史的朋友就会知道当代西班牙王国的形成可是经历了数百年的征战合并而成。关注时事的朋友在过去十几年也应该对分裂组织艾塔的屡屡袭击,今年的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有所耳闻。喜欢西班牙电影的朋友可能对14年和15年上映的两部电影西班牙情事1、2中南方人对于巴斯克地区和加泰地区的偏见有点印象(直译分别是Ocho apellidos vascos,八个巴斯克家族和Ocho apellidos catalanes,八个加泰罗尼亚姓氏)。回到足球本身,长期观看西甲的朋友对各个地区球队的恩怨也了如指掌。总而言之,西班牙的文化语言并非铁板一块。

从语言上粗分,西班牙东北角巴斯克地区说的是巴斯克语,一门孤立的语言,没有和任何已知语言建立可信服的亲缘性的语言。巴斯克地区也和西班牙其他讲印欧语系罗曼语族/拉丁语族语言的地区大相径庭。接下来两个不太一样的地区一个是西部接近葡萄牙地区的加利西亚,一个是东部沿海的加泰罗尼亚地区(还包括马洛卡岛)。加利西亚语和葡萄牙语非常接近,而加泰罗尼亚语和法国南部的奥克语非常接近,和卡斯蒂亚地区的西班牙语/卡斯蒂亚语有着显著的区别。这两门语言基本毫无争议地划分为独立语言。接下来两门语言则有些争议,它们和卡斯蒂亚语之间差异不是很大,有人认为是方言,有人则认为是独立语言。一支是夹在加利西亚地区和中部地区之间阿斯图里亚和莱昂地区的阿斯图里亚语-莱昂语,另一支是夹在巴斯克地区和加泰罗尼亚地区之间的阿拉贡地区的阿拉贡语。

这些地区也都有自己的足联,参加一些非国家之间的比赛,尤其是加泰罗尼亚队有着欧洲一流实力。

言归正传,西班牙历史上归化球员很少,上古时期有皇马五连冠期间巨星阿根廷人迪斯蒂法诺和匈牙利人普斯卡什(末期加入西班牙),20世纪初期有国家队只出场3场,但是在马拉加和塞尔塔俱乐部表现出色的巴西前锋卡塔尼亚(Catanha,原名为恩里克.盖德斯.达.席尔瓦Henrique Guedes da Silva)以及06年开始崭露头角的巴西后腰塞纳(Senna,原名马库斯.安东尼奥.塞纳.达.席尔瓦Marcos Antônio Senna da Silva)。但最近几年,西班牙引以为傲的中前场却引入了不少巴西球员。这些球员的背景也不尽相同。

先从名气最大的迭戈科斯塔(Diego Costa)说起。他是几名归化球员中进入欧洲以及西班牙最晚的。他出生于巴西东北小州塞尔吉皮州(Sergipe)的拉加尔图(Largato)城,全城只有一只球队。这种足球氛围自然无法跟里约、圣保罗等大城市相比。科斯塔15岁搬到圣保罗,16岁进入附近小镇伊比乌纳的一只叫做巴塞罗那的球队踢了两年(Barcelona Esportiva Capela),他直到18岁才进入葡超布拉加踢球。大半生在西班牙外度过的他对于西班牙的归属感并不很强,而且之前还代表了巴西出战一场。13年闹得沸沸扬扬改国籍事件最终被斯科拉里定性为还是为了钱。
科斯塔的名字应该按照巴西葡萄牙语翻译,最适合他的身份。他的姓氏葡语发音和西语发音差异不大,主要差异在名字上。葡语中他的全名发音接近杰古.达.西乌瓦.科斯塔(国际音标:/ˈdʒjeɡu dɐ ˈsiwvɐ ˈkɔstɐ/)。


第二个巴西裔球员就是中场蒂亚戈(Thiago Alcántara do Nascimento)。他的父亲是94年世界杯冠军成员马季尼奥(Mazinho,00年前的主流媒体翻译基本把所有葡语里nh发ni的音发成h,所以老球迷更多熟悉“马津霍”这个名字。他的全名是Iomar Do Nascimento,Mazinho是对他名字中Mar的爱称,可以理解成“小马哥”)。蒂亚戈的父母都是巴西人,出生在意大利(当时马季尼奥在莱切队效力)。4岁他就回到巴西弗拉门戈梯队踢了一年,5岁那年之后在说着接近葡萄牙语的加利西亚语的加利西亚大区蓬特韦德拉省(Pontevedra)的小城尼格朗(Nigrán)球队乌雷查(Urecha)踢了4年。短暂一年效力于埃尔切的凯尔梅队之后,他又回到弗拉门戈梯队踢了4年。等到再回到西班牙加入巴塞罗那梯队的时候,他已经14岁了。之后他在巴萨提到13年直到之后转会拜仁。而他自从来到巴萨之后,也于07年被招入西班牙U16国家队。总的来看,蒂亚戈最终选择了西班牙,他的名字可以用西语发音翻译也可以用葡语发音翻译。姓氏上发音差异不多,名字上葡语发音接近奇亚古(国际音标:/tʃiˈaɡu/)而西语发音接近蒂亚戈(国际音标:/ˈtjaɣo/)
他的父姓是个很普通的葡萄牙语单词,nascimento意思就是出生。这个姓氏在巴西及其普遍,有很多球星都以此为姓:球王贝利(Edson Arantes do Nascimento)、4、50年代世界最佳门将之一职业生涯长达22年的莫阿西尔(Moacir Barbosa Nascimento)、罗马老后卫阿尔代尔(Aldair Nascimento dos Santos)、在勒沃库森罗马和拜仁留下足迹的保罗塞尔吉奥(Paulo Sérgio Silvestre do Nascimento)、多特蒙德中场廷加(Paulo César Fonseca do Nascimento)、现役的切尔西左翼肯尼迪(Robert Kenedy Nunes Nascimento)、石家庄永昌的马修斯(发音更接近马特乌斯,Matheus Leite Nascimento)、江苏舜天的拉米雷斯(Ramires Santos do Nascimento)等等。因为巴西人口太多,重名率很高,所以绰号横行,这些人的真名或是全名反倒不容易记住了。
他的母姓是Alcántara,是个传统的阿拉伯语词源的西班牙地名姓氏。这个姓来源于埃斯特雷马杜拉大区(Extremadura)的卡塞雷斯省(Careces)的阿尔坎塔拉,此词来源于阿拉伯语القنطرة,意即"桥梁"。
另外有意思的是,他的弟弟,效力于巴萨现下出租到国米的拉菲尼亚(Rafinha,是他名字拉斐尔Rafael的爱称),出生于圣保罗,13岁起才加入巴萨梯队踢球,09年就被西班牙U16选召。但4年后2013年却加入了巴西的U20,并为之效力。他选择巴西效力一方面可能有满足父亲心愿(一边一个)的因素,也有可能因为攻击型中场在西班牙竞争压力比巴西更大的原因。

第三个巴西裔的球员是罗德里戈(Rodrigo Moreno Machado)。他的父亲阿达贝尔图(Adalberto)是巴西足坛的一棵常青树,从81年进入弗拉门戈青年队,83年进入一线队之后一直踢到了2018年,参加了389场比赛,打入107球。阿达贝尔多的妻子和马季尼奥的妻子是表姐妹,这样一来罗德里戈和提亚哥、拉菲尼亚也成了二代表兄弟。罗德里戈几乎踏着同样的脚印走入欧洲。
11岁加入弗拉门戈梯队,12岁远渡重洋来到了蒂亚戈效力过的乌雷查踢了2年,之后又在维戈塞尔塔踢了4年,最后一年却进入了皇马梯队。在皇马C队和B队立足未稳,两年后就去了本菲卡,5年间有一年租借到了博尔顿、最后一年租借到了巴伦西亚。而最后总算在巴伦西亚扎了根。09年被西班牙U19选入之后,他也就一路踢了下来,不过14年正式入选国家队至今,他国家队出场不过5次。
和他的表兄弟一样,他不算是西班牙人,他的名字葡语和西语发音有一些区别。在葡语中发音接近霍德里古.莫雷努.马沙杜(国际音标:/ʁoˈdɾiɡu moˈɾenu maˈʃadu/),在西语中发音接近罗德里戈.莫雷诺.马查佐(国际音标:/roˈðɾiɣo moˈɾeno maˈtʃaðo/)
他的父姓Machado在葡语里的意思是斧子。

说外了西班牙的几个外籍军团,接下来就分析分析剩下球员的地区归属及其背后的文化。先看看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球员吧。

杰拉德皮克(Gerard Piqué Bernabéu),按照加泰罗尼亚语发音,他的名字最接近的对应汉字是 热拉尔.皮凯.伯尔纳贝乌(国际音标为/ ʒəˈɾar piˈke βərnəˈβeu/)。皮克这个父姓,在加泰罗尼亚语里指的是一种起源于18世纪的针织方法,可能这也是这个姓氏为什么在其他语言中也有出现,比如荷兰有一名叫做洛伦佐皮克(Lorenzo Piqué)的后卫,一名苏里南裔荷兰籍的左后卫米切尔皮克(Mitchel Piqué),还有一名苏里南裔荷兰籍拳击手马克皮克(Marco Piqué)。
不过说起皮克的母姓,那就是地道的加泰罗尼亚姓氏了。这个姓氏,通常翻译为伯纳乌,说起伯纳乌,大家自然会联想到皇马的球场和当年皇马传奇圣地亚哥伯纳乌。他出生在阿尔巴塞特省(Albacete)的最东角(Almansa)地区,而这个地区恰好位于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交界地区。这个姓氏在西班牙语书写的方式是Bernabé,和英语的Barnabas等同,追踪溯源可以追溯到阿拉姆语 בַּר נְבִיָּא‎ (bar nəḇiyyā)意即先知之子(bar在希伯来语和阿拉姆语中为儿子的意思,常见的英语单词如犹太成人礼Bar Mitzvah一词中的bar就是这个意思)。伯纳乌很小就随家人搬到了马德里,之后内战中也加入了长枪党,最终和长枪党所代表的的弗朗哥的政府以及皇家马德里,站在了加泰罗尼亚和巴塞罗那的对立面。而皮克的姓氏中的这一部分,则保留住了加泰罗尼亚的文化。

塞尔吉奥.布斯克茨(Sergio Busquets Burgos)的父姓布斯克茨是传统的加泰罗尼亚姓氏,同姓的除了他老爹,90年作为门将效力巴萨的卡雷斯布斯克茨之外,还有现在同在巴萨的队友,昵称小布斯克茨的奥利奥尔布斯克茨。他的母姓Burgos则来源于卡斯蒂亚大区的布尔霍斯,此城建于西哥特人之手,名字也来源于哥特语baurgs,意即城池,城堡。此词来源于原始日耳曼语*burgz,与现代英语表达城市区域borough和现代德语城堡Burg是同源词。

伊涅斯塔(Andrés Iniesta Luján)出生在阿尔巴塞特省的东部富恩特阿尔比亚(Fuentealbilla)地区,也在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交界地区。他虽然名字跟加泰罗尼亚语关系不大,但最终选择了巴萨也选择代表加泰罗尼亚队出战,身份上还是认同加泰文化。这样就看看他的名字吧。
他的父姓Iniesta来源于卡斯蒂亚区昆卡省的小城伊涅斯塔Iniesta。同姓的著名体育界人士不多。而他的母姓卢汉(Luján)是一个分部很广的古老姓氏,最早来源于阿拉贡地区的阿卢汗,此词来源于拉丁语luxare,意即优雅、光辉(英语luxury来源于此)。
拥有这个姓氏的另外一个著名球员就是当年国米和阿根廷的后防中坚,“岩石”萨穆埃尔。他的全名是Walter Adrián Luján Samuel,小时候被母亲养大,母亲姓氏Adrián 反而在前,而生父姓氏卢汉Luján在后,直到成年才加上养父父姓萨穆埃尔。

第四个加泰罗尼亚球员就是左后卫约尔迪阿尔巴(Jordi Alba Ramos),加泰罗尼亚语发音更接近若尔希(国际音标:/ˈʒɔrði ˈaɫβə ˈramos/)。他的名字是典型的加泰罗尼亚化名字,Jordi对应的西语名字就是豪尔赫(Jorge),也就是英语世界的乔治(George)。有这个名字的球员有不少,比如西班牙人青训出品混迹英格兰的阿玛特(Jordi Amat Maas),前皇马替补门将科迪纳(Jordi Codina Rodríguez),
西班牙人和巴萨青年队辗转后四处流浪的戈麦斯(Jordi Gómez García-Penche),前巴萨替补门将马西普(Jordi Masip),甚至久居巴萨的克鲁伊夫给自己儿子起的名字中也带上了这个加泰罗尼亚名字,约翰.约尔迪.克鲁伊夫(Johan Jordi Cruijff)。阿尔巴的父姓和母姓没有特别地方风味,算是伊比利亚半岛跨语言的普通姓氏。

盘点完了加泰罗尼亚人,接下来就看看大名单中有哪些巴斯克球员。

首先是阿尔瓦罗奥德里奥索拉(Álvaro Odriozola Arzallus),他出生于圣塞巴斯蒂安,传统的巴斯克地区。他的父姓比较罕见,母姓在巴斯克语中有攀爬、依靠的意思,很有可能来自于巴斯克地区吉普斯夸省的小镇Artzallus。

第二个是克帕阿里萨瓦拉加(Kepa Arrizabalaga Revuelta),他出生于巴斯克区比斯开省的翁达罗阿(Ondarroa),这个地方在巴斯克语里的意思就是沙嘴(由hondar沙+aroa口部)组成。阿里萨瓦拉加的姓氏跟许多巴斯克姓氏一样,来自于地名。巴斯克地区有两个Arrizabalaga,意思为石头平原之地(arri石头+zabal宽广,平原+-aga之地的后缀)

第三个来自巴斯克的是塞萨尔阿斯皮利奎塔(César Azpilicueta Tanco)他的父姓Azpilicueta的意思是隐藏,低调。历史上最著名的阿斯皮利奎塔莫过于耶稣会创始人之一圣方济·沙勿略(Francisco de Jasso y Azpilicueta),而他本人和当时著名的神学家、哲学家马丁阿斯皮利奎塔(Martín de Azpilcueta)也是亲戚。当代Azpilkueta镇坐落于纳瓦拉的巴斯坦(Baztan)地区。

整体上巴斯克姓氏看似复杂,但很多是以地名命名,而地名拆开也很简单。比如老门将苏比萨雷塔的姓氏(Zubizarreta)的意思就是老桥(zubi桥+-zahar老+eta多的后缀 )。皇家社会功勋左后卫阿兰萨巴尔(Aranzábal)的意思就是宽谷(haran山谷+zabal宽)。短暂入选过04年欧洲杯的毕尔巴鄂门将阿兰苏比亚(Aranzubia)的姓氏意思就是山谷的桥(haran山谷+zubi桥)

除了加泰罗尼亚和巴斯克地区,最后指的一看的就是来自加利西亚地区的伊阿戈阿斯帕斯(Iago Aspas Juncal)。不过他的姓氏没有什么特别的加利西亚特色,都是普通的名词。父姓aspas是斜十字的复数意思,母姓juncal是芦苇原的意思,另外作为形容词也有英俊的意思。

除了三名巴西裔球员之外,20名西班牙本土球员中有4名加泰球员,3名巴斯克球员和1名加利西亚球员,这种组成还是挺能反映出西班牙地区文化的多样性的。

葡萄牙: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Portugal
葡萄牙直接归化球员的历史不长,最著名的莫过于04的德科。葡萄牙的前殖民地国家面积数一数二:南美有巴西,非洲有安哥拉、莫桑比克、佛得角、几内亚比绍、赤道几内亚等等,亚洲还有东帝汶。如同老牌前殖民宗主国家如英国、法国一样,葡萄牙靠二代移民就可以轻松地增加人口。

今年世界杯大名单中唯一的归化过的巴西球员就是“南佩佩”,佩佩。佩佩全名是开普勒.拉韦朗.德.利马.费雷拉(Kepler Laveran de Lima Ferreira)。和许多巴西人一样,佩佩是他名字开普勒衍生出的绰号,可以当做“小普普”。他的父姓母姓都是常见的葡语姓氏。葡语的Ferreira是Ferreiro的阴性,意即铁匠。铁匠作为一种普遍的职业,在许多语言中都成为了姓氏。比如西语的埃雷罗/埃雷拉(Herrero/Herrera),英语的史密斯(Smith),德语的施密特(Schmidt),斯拉夫语族语言中的科瓦茨(Kovac)或者考瓦(Koval,其衍生词考瓦斯基更常见Kowalski)。其母姓lima跟讲西班牙语的秘鲁首都利马Lima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来自于前罗马时期伊比利亚半岛的一个区域Limia,而秘鲁首都利马最早来源于当地克丘亚语(Quechua)中对于利马山谷的一个预言:外人会到达这里,Limaq在克丘亚语中指的是说话者。

现役的巴西裔葡萄牙籍著名球员还有前波尔图曼城后腰费尔南多(Fernando Francisco Reges Mouta)和摩纳哥前腰罗尼洛佩斯(Marcos Paulo Mesquita "Rony" Lopes)不过他们都没有入选大名单。
另外还有几名球员虽然出生于海外,但都是早早搬到了葡萄牙。

拉斐尔格雷罗(Raphaël Adelino José Guerreiro,发音更接近吉雷鲁,国际音标:ɡɨʁɐjɾu),他出生于巴黎郊区,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是法国人。他从小在法国长大,在克莱方丹训练营训练,加入卡昂和洛里昂法国球队。14年被葡萄牙U21选召的时候几乎不怎么会说葡萄牙语。从这点上看他的名字用法语发音也没有太大问题,那听起来就接近盖黑侯了。

安东尼洛佩斯(Anthony Lopes)虽然出生于一个葡萄牙家庭,但名字并没有采用传统的葡萄牙命名法(名+母姓+父姓,正好跟西班牙语命名法姓氏反过来,西班牙是名+父姓+母姓)。他出生在里昂都市区的小城吉沃(Givors),也一直跟里昂梯队训练,为里昂效力至今。但国家队上他对葡萄牙的归属感更强,让他爸很早就联系葡萄牙足协,07年就进入葡萄牙U17国家队。

阿德里安席尔瓦(Adrien Sébastien Perruchet da Silva)跟格雷罗的情况类似,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是法国人,出生于夏朗德省首府安古兰(Angoulême)。10岁时虽然加入波尔多梯队,但是1年后随着父亲搬家回葡萄牙,他也在当地小镇踢了2年直到后面加入里斯本竞技青年队,一直效力10年。

历史上葡萄牙向法国移民主要开始于60、70年代,为了逃避葡萄牙版的弗朗哥,安东尼奥·德·奥利维拉·萨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的独裁统治。(哈利波特的作者罗琳早年在葡萄牙教书。哈利波特中四大学院中斯莱特林的创始人Salazar Slytherin的名字就是来源于此,几乎成为了恐怖的代名词)有不少移民就长期居住在法国。比如法国著名边前卫皮雷(葡语读法是皮雷斯)就是典型的例子,他的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是西班牙人,而他最终选择代表法国出战。另外喜欢看电影的朋友如果对英国经典浪漫爱情喜剧《真爱至上》有印象的话,其中科林费斯扮演的被弟弟戴绿帽而孤身前往法国静心写作的作家最终爱上了葡萄牙女服务员,圣诞夜当晚一路追到了法国的葡萄牙人居民区用葡萄牙语获得了对方的芳心。这个故事其实也非常准确地反映了葡萄牙移民在法国的生活,他们依旧过着半独立半封闭的本土文化生活。

其余还有两名球员出生于海外。
盖尔森马丁斯(Gelson Dany Batalha Martins)出生于葡语国家佛得角,10几岁搬到葡萄牙开始踢球。从小说葡语的他自然文化上融入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佛得角葡萄牙语与大陆葡萄牙语很接近,甚至某种程度上发音比C罗出生的马德拉岛(Madeira)的葡语方言还要好理解。

塞德里克苏亚雷斯(Cédric Ricardo Alves Soares,姓氏发音更接近苏阿利什,国际音标为/suˈaɾɨʃ/)出生于德国的巴登符腾堡州的辛根(Singen)的葡萄牙家庭,2岁就回国了,所以基本上可以算是纯种葡萄牙人了。他的父姓对应的西语拼写是Suarez,意思都是苏埃罗/索罗(Suero/Soeiro)之子的意思。而这个名字最早来源于占据西班牙一个地区的贵族家庭。

总之,如前文所说,葡萄牙本身因为面积小,而且语言文化相对独立于周边的西班牙,不像西班牙一样有着明显的内部地区斗争。另外作为前殖民宗主国家,葡萄牙也不抗拒对于其他葡语国家人才的吸收。不过葡萄牙和巴西同时作为世界一流球队,除非球员实力达到极高水平而其中一方经历人才短缺,才偶尔会发生这种后期规划的行为。
摩洛哥: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Morocco
翻开23人大名单,只有6名球员出生于摩洛哥,其余大部分出生在法国、西班牙、荷兰,甚至是加拿大、比利时。除了好莱坞银幕上《卡萨布兰卡》中描绘的形象之外,摩洛哥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吸引这么多国家的球员呢?

西北非洲,尤其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这三个国家,被称作马格里布(al-Maġrib)地区,在阿拉伯语里意思为日落之地,西部(المغرب)。历史上作为地中海文明和阿拉伯文明的交汇处,它们和地中海北岸的邻国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交流密切。工业革命后,法国、西班牙、意大利也殖民了马格里布大部分地区。法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尤为突出,一度法语因为政治原因压过了当地的阿拉伯语和柏柏尔语成为了唯一的官方语言。随着60年代民族主义觉醒,反帝反封建浪潮席卷非洲,北非三国也迅速独立。而这些国家因为历史上与法国的渊源,也给法国带来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移民。
摩洛哥的情况更加特殊,它的南部西撒哈拉曾经被西班牙殖民,而北岸两个重要的港口一个梅利利亚(Melilla)一个直布罗陀海峡南岸的休达(Ceuta)至今仍被西班牙占据(有意思的是海峡北岸的直布罗陀却被英国占领着)。因此摩洛哥除了对法国之外,对西班牙也有一定移民输出。在法国的摩洛哥人接近150万,在西班牙也有将近75万。这些移民及其后裔对于法国或是西班牙足球上的贡献或许有限,但反之对于其祖国的贡献就很明显了。
这些球员大部分都是依靠海外的青训体系培养出来,因此某种程度上摩洛哥的海外军团政策更像是借鸡生蛋。

接下来,我们就简单看看这些海外球员的背景。
来自法国:
4号曼努埃尔达科斯塔(Manuel Marouane da Costa Trindade Senoussi),他的背景很有意思。从名字上看,父姓da Costa是葡萄牙姓,母姓Trindade Senoussi则是由葡语(Trindade,葡语的三位一体,跟英语trinity同源)和阿拉伯语组成(Senoussi来源于阿尔及利亚人在殖民时期的利比亚和苏丹建立的苏菲派分支,阿拉伯语为السنوسية)。他出生于南锡,是南锡的青训成果。

5号队长迈赫迪·贝纳蒂亚(المهدي بنعطية‎‎),出生于巴黎南郊,父亲是摩洛哥人,母亲是阿尔及利亚人。先后在克莱方丹国家训练营,甘冈队受训,最终由马赛出品。在马赛时期颠沛流离四处被出租,没想到结束法国生活就一飞冲天了,从乌迪内到罗马到拜仁到尤文一路飞升。

6号罗曼萨伊斯(Romain Ghanem Paul Saïss),出生于德龙省的布尔德佩阿日,在德龙省当地的瓦朗斯(Valence)崭露头角。他的姓氏萨伊斯(Saïss)来源于摩洛哥传统地名,指的是里夫山脉和中阿特拉斯山脉之间的萨伊斯平原。

10号尤内斯贝尔汉达(Younès Belhanda)出生于阿维尼翁(Avignon),不过在附近的阿拉蒙(Aramon)长大,短暂接受当地球队青训一年后,回到了阿维尼翁,之后在蒙彼利埃创出了自己的天空。

11号法芝尔.法伊赫(فيصل فجر‎),出生于诺曼底大区首府鲁昂(Rouen),在鲁昂和附近的勒阿弗尔脱颖而出。他的姓氏法伊赫(فجر)在阿拉伯语意思本意是动词打破,引申为名词有着清晨、破晓的意思。姓氏听起来颇有诗意。

13号哈立德.布塔伊卜(خالد بوطيب‎)出生于加尔省的塞兹河畔巴尔尼奥尔(Bagnols-sur-Cèze),父母都是摩洛哥人。他是当地小球队的青训成果。他的姓氏来源于摩洛哥本地的一个历史悠久的城镇本塔伊布(柏柏尔语:ⴱⴻⵏ ⵜⴰⵢⴻⴱ;阿拉伯语:بن الطيب,拉丁化就是Ben Taieb)

15号尤素福.阿伊特.贝纳赛尔(Youssef Aït Bennasser)出生于图勒(Toule),在南锡崛起。他的姓氏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复合姓,由Ben+Nasser组成。Ben在阿拉伯语中为XX之子的意思,Nasser(ناصر)则是胜利的意思。历史上最有名的纳赛尔莫过于历史上埃及最著名的领导人贾迈勒·阿卜杜-纳赛尔了。

17号阿米内.哈里特(أمين حاريث‎)出生于蓬图瓦兹,主要在南特青年队发迹,随后升入南特一线队。他的名字是常见阿拉伯语名字阿明(أمين)的变体,意即可靠的,忠诚的。


来自西班牙:
2号阿赫拉夫哈基米(أشرف حكيمي),出生于马德里,父母是摩洛哥裔,是马德里的赫塔菲和皇马青年队的产品。另外他的名字也采用了西班牙语命名法,父姓Hakimi(حکیمی)是个典型伊朗姓氏,网上能搜到同姓的有十几个(https://fa.wikipedia.org/wiki/%D8%AD%DA%A9%DB%8C%D9%85%DB%8C)最著名的就是二战后三任伊朗总理的易卜拉欣哈基米(ابراهیم حکیمی)。

12号穆尼尔.莫罕德.穆罕穆迪(Munir Mohand Mohamedi)出生于摩洛哥本土上属于西班牙的飞地梅利利亚(Melilia)。他从小在当地球队受训,没想到第二支青年队却辗转到了摩洛哥本土第二块属于西班牙的飞地休达(Cueta),之后到了阿尔梅里亚他才总算踏上了西班牙本土。没想到在阿尔梅里亚B队踢了4场,他又打道回府到了梅利利亚B队。从梅利利亚出人头地之后,他最终到了努曼西亚。

来自荷兰:
历史上荷兰和摩洛哥交集不多,摩洛哥也没有加入40年代和60年代的荷兰殖民地移民大潮。反倒是到了60年代末,70年代初,随着荷兰和摩洛哥签订了双边合作协定,摩洛哥和土耳其作为两大劳工输出国,先后输出了10万和17万劳工,自然这些劳工大部分没有回国,就在荷兰安家了。这个协定也为本届摩洛哥国家队输送了多名核心。根据09年的荷兰人口调查,差不多有35万一代二代摩洛哥移民,11年的调查结果是25岁以下青年百分之16是摩洛哥裔。

7号哈基姆兹耶赫(Hakim Ziyech),出生于德龙滕,从海伦芬发迹。他之前代表过荷兰U19出战,不过最终在15年为摩洛哥出战。

8号卡里姆.艾尔.阿赫马迪.阿鲁西 (كريم الأحمدي),出生于恩斯赫德,父母都是摩洛哥人。他经过当地球队恩斯赫德和特温特培养,08年就加入了摩洛哥国家队。

14号穆巴拉克.布素法(مُبارك بوصوفا‎)出生于大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从小经历了阿贾克斯和切尔西的青训,职业生涯却到了比利时的根特和安德莱赫特起步。他从小可以选择加入荷兰或是摩洛哥,他06年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摩洛哥。

16号诺丁.阿姆拉巴特(نورالدين أمرابط‎;)出生于荷兰北部纳尔登(Naarden),在阿姆斯特丹都市区的小城阿勒梅勒创出了一番名堂。他的名字(نور الدين)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名字,意思是宗教之光芒。
他的弟弟21号索夫延(سفيان أمرابط).阿姆拉巴特也入选了国家队。和他哥哥不一样,他在乌得勒支青年队踢了七年,之后直接步入豪门费耶诺德。他还代表荷兰U15参加了比赛,不过之后也随着哥哥的脚步选择了摩洛哥。

来自加拿大:
1号亚辛·布努(ياسين بونو),出生于法语区魁北克的蒙特利尔,8岁回国,加入的是卡萨布兰卡当地球队,算半个本土精英。

来自比利时:
23号梅赫迪.富朗索瓦.卡塞拉-冈萨雷斯(Mehdi François Carcela-González)出生于列日,从94年5岁开始加入标准列日梯队,一直提到08年进入成年队,之后又踢了3年。毫无疑问,他对比利时有着极强的认同感,从U16一路踢到了国家队,还代表比利时出战2场。不过从11年他选择了摩洛哥。

来自本土:
本土球员大多来自本国最大城市卡萨布兰卡,这个城市因好莱坞同名电影而名闻天下。历史上它也几经磨难。这个城市最早在当地的柏柏尔语中称作Anfa,意即山丘。15世纪葡萄牙人将老城夷为平地,用葡语命名为Casa Branca,意即白房子。而这个名字随着16世纪伊比利亚联盟的诞生,传入了西班牙语,西班牙人就用西语拼写命名,称其为Casa Blanca。1755年一场地震摧毁了城市,苏丹在当地重建,阿拉伯语也采用了意译,称其为阿达达尔.阿尔巴依达(الدار البيضاء‎),其中达尔(دار)为房屋,巴依达(أبيض)为白色。后来法国人开始殖民,就把Casa Blanca合在一起,得到了现在的名字。

3号哈姆扎门迪尔(حمزة منديل),出生于卡萨布兰卡。他的姓(منديل)很有意思,在阿拉伯语里的意思是纸巾、组织的意思。

9号阿尤布.艾尔.卡比((Arabic: أيوب الكعبي‎)),出生于卡萨布兰卡。

17号纳比尔.迪拉尔(نبيل ضرار‎),出生于卡萨布兰卡。

19号尤素福.恩.内斯里(يوسف النصيري)出生于摩洛哥第二大城菲斯

20号阿齐兹.布哈杜兹(عزيز بوهدوز)出生于拜尔坎。

22号艾哈迈德.雷达.塔格纳乌蒂(حمد رضى التكناوتي)出生于卡萨布兰卡。

这么看下来,摩洛哥这种广撒网的政策对于足球的人才收割确实有效。召回发达国家的成系统青训体系培养出来的二代、三代移民球员,确实能让实力迅速提升。回想上一次摩洛哥打进世界杯还是98年(我对当年小组赛逼平挪威,3:0大胜苏格兰的摩洛哥还颇有印象,尤其是中场哈吉的远射),而当时的球队22人大名单中只有1名荷兰出生球员和1名法国出生球员。之后20年依靠五大联赛球员的新军如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加纳纷纷崛起,摩洛哥机会越来越少,甚至本土的非洲杯除了04年勇夺亚军之外(此时队中已有5名出生在法国的球员)一直停留在小组赛阶段。痛定思痛的摩洛哥打开了人才回收的大门,这一举措总算在这两年收到了成效,17年非洲杯也冲出小组,打入八强。


伊朗: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Iran
伊朗和之前提到的沙特一样,作为西亚传统人口大国、面积大国和足球大国,它们的球员全都是来自于本土。不过这里可以简单聊一聊大名单中几个有意思的姓氏。

4号鲁兹贝赫.切斯米(روزبه چشمی)的姓氏来源于波斯语眼睛(چشم)一词的标记不定形式,引申的含义还有偷窥孔的意思。

15号佩曼.蒙塔扎里(پژمان منتظری)的姓氏是动词等待的意思。

18号阿里雷扎.雅汉巴赫什(علیرضا جهانبخش)的姓氏可以拆分成雅汉(جهان,一个小村)+ 区(بخش‎)。他的姓氏就是一个典型的地名姓氏。

另外波斯语中还有几个常见的后缀。

最常见的波斯语后缀的拉丁转写-i,就是波斯语中构建形容词的方式,从雷扎伊,从卡尔扎伊到卡里米,这些名字其实都是一些地名或是具象名词的形容词形式。(98年让我们中国球迷咬牙切齿的伊朗传奇阿里代伊不算,他的姓氏是阿塞拜疆语姓氏)

内贾德(نژاد)是XX后裔的意思。球队16号雷扎.古昌内贾德(رضا قوچان‌نژاد‎)他的姓氏可以理解为“古昌的后裔”,而古昌(قوچان)是伊朗礼萨呼罗珊省的一个区。现在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محمود احمدی‌نژاد‎)的姓氏就可以理解为是艾哈迈德的后裔。

扎达(زاده)也是XX后裔的意思,但又隐含一些贵族血统。比如13号穆罕穆德.雷扎.汗扎德赫(محمدرضا خان‌زاده),姓氏的隐含意思就是贵族、大汗的后裔(خان‌)。历史上伊朗经历过伊尔汗国的统治,所以有些当地人继承了蒙古高原游牧民族中贵族的血统也并不奇怪。

22号阿米尔.阿贝德扎德赫(امیر عابدزاده‎)的姓氏就可以理解成为仆人或是信徒的(عبد)的后代。波斯语这个词也是借自阿拉伯语词根ع ب د‎,阿拉伯语世界常见姓氏阿卜杜拉就是安拉的仆人/信徒的意思。

C组
法国: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France
4年一度的世界杯和欧洲杯少不了熟悉外语的球迷对球员名翻译的吐槽。这么多年下来,即便是对法语一窍不通的法国球迷甚至是其他球迷也会对法语一些发音规律有一定了解:不发音的h(昂立Henry、图拉姆Thuram、巴特兹Barthez…),绝大多数情况下结尾不发音的辅音(佩蒂Petit、布朗Blanc…), gn发类似于
意大利语gn/西语ñ/葡语nh组合产生的发音/ ɲ/ (萨尼奥尔Sagnol), 法语的悬雍垂颤音或是擦音r更接近汉语的h而非r。这些法语规律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不过法国球员的名字的趣味不只是在和主流英语发音的差异上,也在其对于其他语言姓氏的发音上。在法国文化和语言强大的同化力下(当年跟着塞内加尔/加纳老师学法语的时候,少不了听她说小时候接受的教育就是自己是高卢人后裔),绝大部分外来语言的姓氏也入乡随俗,采用了法语的读法。

但一切皆有例外。
法国并不是全境都说法语。西北角的布列塔尼半岛遗留着古凯尔特文明的痕迹,当地说的是凯尔特语族大陆语支之一的布列塔尼语(另外两个是威尔士语和灭绝了的康沃尔语)。西南角和西班牙巴斯克地区接壤的自然说巴斯克语。整个东南部说的是罗曼语族的另一种语言,奥克语。而正东边阿尔萨斯(最后一课中提到的地区,其实历史上从属日耳曼文化长于法兰西文化)则说的是德语的一种方言阿尔萨斯语。

来源于这些地区或是其他国家移民的球员姓氏发音就要遵循名从主人的规则了。 老帅温格的姓氏翻译经历了从英语发音温格到法语发音旺热最终回归到阿尔萨斯德语发音温格的过程。皮雷斯的姓氏也经历了英语发音皮雷斯到法语皮雷到其葡萄牙语发音皮雷斯的改变。对于其他的法国球员,这也是个为他们“正名”的好机会。

接下来,我就从法国球员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另类”入手,看看没能被法语同化掉的姓氏。

雨果洛里斯(Hugo Lloris),其姓氏从拼写组成上看一看就不是法语组合,加上最后s读出来,他的姓氏肯定不是法语姓氏。法语字母虽然允许ll出现,但几乎很少允许ll开头。而ll开头恰好是周边西班牙语、加泰罗尼亚语和奥克语允许的音节结构。洛里斯出生于尼斯,是奥克语地区。因此可以大胆假设他的姓氏来源很有可能来源于奥克语。不过根据报道(https://www.lesechos.fr/22/06/2012/LesEchos/21211-189-ECH_hugo-lloris.htm#E2fQr9Q2iKVmFcm5.99http://www.ogcnice.info/inf32609.htm),他的父亲的家族来自加泰罗尼亚地区。

安托万格列兹曼(Antoine Griezmann)的姓氏是典型的日耳曼语姓氏。他的父亲的祖先是从德国黑塞地区的芒斯特(Münster)移居到法国的马孔(Mâcon)。他的外祖父是60年代移民到法国的葡萄牙人。混合的文化背景家庭会削弱单独一支的影响,格列兹曼父母都算是地地道道出生在法国的法国人了。最终他的名字也应该按照法语发音而非德语发音。虽说两者发音差异不大,但最重要的z的音应该是法语的/z/而非德语中z发的/ts/。

卢卡斯.埃尔南德斯(Lucas François Bernard Hernández)的姓氏是典型的西班牙姓氏,他的父亲让弗朗索瓦(Jean-François Hernández)是西班牙裔法国人。他父亲应该是二代移民之后,采用的命名法也非传统的西语命名。当卢卡斯父亲在马赛效力的时候他出生于马赛,但11岁之后就加入了马竞青训营,一路踢到了一线队。他在采访中也成自己在西班牙长大,自己认为自己是西班牙人,自承西语说得比法语流利,还放出话(https://www.ladepeche.fr/article/2018/03/21/2764068-lucas-hernandez-l-espagnol-a-l-accent-francais.html)他被选召入法国队也正好是机缘巧合。当时的西班牙后防线人才济济,而法国左后卫门迪受伤,正好空出了一个位子,他也就被德尚选入了蓝军。不过加入法国队之后,他也获得了法语发音版的绰号“吕卡”(/lykɑ/)。有意思的是他的弟弟蒂奥(Theo Bernard François Hernández)的中间名和他的正好顺序颠倒了过来。根据他自己的意愿,他的全名最好还是采用西语音译,而使用他外号的时候,可以用法语音译。


丹麦: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Denmark
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历史上因为其寒冷的天气,向来就不是理想的移民终点站。历史上丹麦-挪威占据的殖民地也仅限于北半球高纬度地区如格陵兰、冰岛、法罗群岛、设得兰群岛等地,虽然在非洲和印度海岸有几处港口,但和真正的海洋殖民帝国无法抗衡。它的邻居瑞典历史上的帝国时期也只是向波罗的海东岸扩张了一点,占据了芬兰和部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不过随着近代挪威海岸石油的发掘,地广人稀的北欧靠着资源登上了跻身发达国家的末班车。21世纪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高福利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难民。

丹麦23人大名单中唯一一名出生在非洲的球员就是皮奥尼.西斯托(Pione Sisto Ifolo Emirmija)。他出生于乌干达的苏丹裔家庭,2个月大就移民到了丹麦。

另外一个有着一半非洲血统的是尤素福.鲍尔森(Yussuf Yurary Poulsen),他的父亲是坦桑尼亚人,母亲是丹麦人。他的父亲是穆斯林,因此他的名字也留下了阿拉伯语的印记。

不过更有意思的姓氏不是这些移民后裔,而是丹麦本土球员姓氏中隐藏的其他大语种痕迹。

8号托马斯德莱尼(Thomas Delaney)从名字上看是个典型的英语名字和姓氏。他的祖父是美国人,而父亲出生在丹麦。但这个英语姓氏也流传了下来。这个英语姓氏其实最早来源于爱尔兰盖尔语Ó Dubhsláine, 其中Dubh 是黑色,Slaine 则是爱尔兰东南的一条小河,其河名的意思是“健康”。

11号前锋马丁.布雷斯威特(Martin Braithwaite Christensen)的姓氏也是传统英语姓氏。这个姓氏在英格兰的康伯利亚和约克郡比较流行。和很多英语地名一样,这个词追根溯源是北欧语源,来自古诺斯语breiðr ‘宽’ + þveit ‘一片树林’。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姓氏是因为其父亲是圭亚那人,而圭亚那被英国殖民很久。

21号安德烈斯.科内柳斯(Andreas Cornelius)虽然是地地道道的丹麦人,但是姓氏却是一个经典的拉丁姓氏。Cornelius很有可能来源于拉丁语“角”(cornu)。这个词无论是作为名还是姓氏,都在很多个国家语言中使用。对于虚构的角色,用上这个名字一下子就听起来很古典,很权威(比如X战警系列中X计划的Abraham Cornelius,哈利波特中前魔法部长Cornelius Fudge,纳尼亚传奇中凯斯宾王子的半矮人半人导师Cornelius博士,甚至人猿星球中的黑猩猩科学家也取名Cornelius)。


澳大利亚: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Australia
澳大利亚自从被欧洲人发现就成了一个移民目的地,无论是作为早期流放犯人的“超级大监狱”,还是19世纪作为淘金热的“大金矿”,澳大利亚除了原住民之外所有的人都称得上是移民。

除了传统的英联邦移民以及亚太地区移民之外,关注澳大利亚的球迷会注意到澳大利亚有着数量不小的巴尔干地区斯拉夫移民。无论是篮球界的05状元博古特(姓氏看起来不太斯拉夫,不过还是克罗地亚姓氏),还是98-06澳大利亚黄金一代的卡拉奇(Kalac)、博斯尼奇(Bosnic)、尤里奇(Juric)、波波维奇(Popovic)、伊万诺维奇(Ivanovic)、泽利奇(Zelic)、斯科科(Skoko)、兹德里奇(Zdrilic)、斯特约夫斯基(Sterjovski)、维德马儿兄弟(Vidmar,斯洛文尼亚姓)维杜卡(Viduka,又一个不太斯拉夫但还是克罗地亚姓氏),澳大利亚体育界充斥着巴尔干半岛后裔的精英。

这些来自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等等各国的移民究竟是什么时候大规模移居到澳大利亚呢?这就要研究一下澳洲移民史了。澳洲历史移民分几个阶段。
第一波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英国殖民移民潮,主要移民正如历史所言,大部分是流放的囚犯或是伦敦底层人士(这也是澳洲口音受到伦敦土音/考克尼方言影响严重)。
第二波是19世纪中期的淘金潮,大批欧洲大陆移民,华人,甚至一些美国人(美国旧金山淘金潮始于1848,澳大利亚班赫斯特掀起的全国淘金潮始于1851,因此有一些美国淘金失败的异乡客顺便就去澳大利亚碰碰运气了)。短短10年,澳大利亚人口从50万不到飞增到110万。
第三波就是20世纪初臭名昭著的“白色澳大利亚政策”移民,澳大利亚开始排挤华人和喀里多尼亚地区劳工。澳大利亚政府从欧洲各地用优惠措施吸引移民。如著名的10磅游(Ten Pounds Poms),就是把移民远洋独轮费降到10磅,儿童免费。这期间正值欧洲战乱,尤其是一战前巴尔干被誉为欧洲火药桶。不少斯拉夫人畏惧奥匈帝国的统治借机逃离。
第四波就是二战后。一来二战对于巴尔干半岛摧残眼中,二来希腊内战对周边的马其顿产生了影响,三来南斯拉夫祖国军失败,铁托当权,一些保皇党和其他不满铁托民族政策的少数民族也开始大规模向澳大利亚移民。最大的巴尔干地区移民潮是60-70年代。
之后零零散散的战乱如越战、东帝汶陷落、黎巴嫩内战、印尼屠华都给澳大利亚增添了一波波人口,90年代的科索沃内战也带来最后一大波巴尔干难民。

这届澳大利亚国家队中就有6名巴尔干半岛斯拉夫后裔球员。
2号米洛什.德根内克(Milos Degenek)是塞尔维亚后裔,他自己也会说塞尔维亚语。他的姓氏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中的意思是棍子,来源于奥斯曼时期土耳其语دكنك‎ (değnek).
5号马修尤尔曼(Matthew Jurman)是克罗地亚裔
9号汤米尤里奇(Tomi Juric)很有可能是克罗地亚或是波黑裔,Jurić来源于Jure,也就是英文乔治(George)的转写。
15号队长米勒.耶迪纳克(Mile Jedinak)是克罗地亚裔,他的姓氏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的意思是“独生子”。
18号丹尼.武科维奇(Danny Vukovic)是塞尔维亚裔。武科维奇这个姓氏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黑山都很常见,在克罗地亚甚至是第九常见的姓氏。
23号托马斯.罗基奇(Tomas Petar Rogic)是塞尔维亚裔。

除了前南后裔,本届澳大利亚也有几个其他族裔的球员。
阿济兹.贝伊奇(Aziz Behich)是塞浦路斯的土耳其裔。
丹尼尔.阿尔扎尼(دنیل ارزانی)出生于伊朗的霍拉马巴德。
迪米特里.佩特拉托斯(Dimitri Petratos)是希腊裔。他的姓氏(πέτρᾰτος)在希腊语中是第四的意思。他的名字Dimitri在东欧和南欧很流行,追根溯源来自希腊农神得墨忒耳(Δημήτηρ),她对应的罗马神是克瑞斯(Ceres,太阳系的谷神星就是以此命名)


秘鲁: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Peru
整个南美西面和中部的国家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巴拉圭和智利相对保守,作为加勒比和太平洋沿岸国家,和欧洲交流不如东面的国家频繁。东北的三个圭亚那被英国、法国、荷兰殖了民。世界面积第5大的巴西和第8大的阿根廷吸收了不少移民,南边的乌拉圭也沾了点光。
翻开球队大名单,秘鲁球员都是本土人,几乎使用的全是传统西语姓氏,偶尔夹杂着几个当地克丘亚语的名字。

当然有着最突兀的名字的莫过于当家球星法尔范(Jefferson Agustín Farfán Guadalupe)。他的名字是典型的英语名,这个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中也不罕见。(哥伦比亚的当家球星哈梅斯罗德里格斯的名字James也是典型的英语名)。不过最有意思的还是他的姓氏。

拥有法尔范(Farfan)这个姓氏的人有美国人,有墨西哥人,有秘鲁人(秘鲁还有一个胡安.巴勃罗.法尔范Juan Pablo Farfán)。但这个词最早起源于英国诺桑伯利亚地区,来源于古英语foegr + feax, 意即fair hair,拥有一头秀发的人。英语历史上用相貌特征称呼人并衍生成姓氏相当常见,从long到short,从strong到small,从brown到black(既可以指肤色也可以指发色)等等不胜枚举。这个词经过历史演变,有很多种拼法,除了Farfan之外,最常见的就是费尔法克斯Fairfax。

历史记载19世纪有不少法尔范家族的人登录美洲:
弗朗西斯科(Francisco)法尔范1810年到达美国,胡安(Juan)法尔范1812年到达美国,耶罗尼莫(Jeronimo)法尔范1834年到达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巴托洛梅(Bartolome)法尔范1834年到达秘鲁,迭戈(Diego)法尔范1838年到达多美尼加。而秘鲁的法尔范家族很有可能的先祖就是这位巴托洛梅。

D组
阿根廷: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Argentina
19世纪中叶开始,意大利因为贫穷和战乱发生了三次大规模海外移民潮。第一波始于1860年,第二波始于20世纪初到一战开始,第三波始于二战后。而阿根廷就是这些意大利移民的最大接收者。殖民地时期之后来到移民当中,意大利人数量甚至超过了西班牙人。根据一份2011年的统计,拥有意大利血统的阿根廷人接近2500万,占据了阿根廷总人口4000万的62.5%(http://argentinainvestiga.edu.ar/noticia.php?titulo=historias_de_inmigrantes_italianos_en_argentina&id=1432#.U2cKkYHa70s

意大利裔在当今的阿根廷基本算是主流民族,各行各业里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政治上有庇隆将军、80年代铁腕总统加尔铁里、现任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现任教皇圣方济各、荷兰王后马克西马;文学上有恩斯特萨巴多;足球之外的体育界有打网球的纳尔班迪安(同时拥有意大利和亚美尼亚血统),04阿根廷篮球黄金一代的吉诺比利、斯科拉、奥博托、诺奇奥尼、普里吉奥尼。而足球的球星简直数不胜数从迪斯蒂法诺到马拉多纳,从巴蒂斯图塔、卡尼吉亚到贝隆、萨内蒂,从坎比亚索、达利桑德罗到到马斯切拉诺、梅西。

这些意大利裔从名字上看有些明显保留了意大利语姓氏的痕迹(如常见的i结尾,西班牙语单词和姓氏很少以i结尾、zz组合,gl、gn组合),有一些消失在了西语命名方式中的母姓中。

接下来,我们就从这阿根廷最大民族入手,看看这届阿根廷国家队中有其他族裔血统的球员。
3号尼古拉斯.塔利亚菲科(Nicolás Alejandro Tagliafico)的姓氏是意大利语taglia(形状大小或者是切割)+fico(无花果或者是利俚语中帅哥)组成的。前半部分来自于拉丁语taliāre是taliō切割一词的现代时主动不定式,法语的tailler, 葡萄牙语的 talhar, 西班牙语的 tajar都来源于此。而后半部分fico无花果历史上源于中亚和地中海地区,这种植物也就渗透到地中海沿岸的语言和文化中了。意大利语fico来源于拉丁语ficus,对应的法语词是figue,葡萄牙语是figo(对,就是菲戈的姓氏),西班牙语则是higo(又一个典型西班牙语从拉丁语f变h的例子)。

4号克里斯蒂安.安萨尔迪(Cristian Daniel Ansaldi)的姓氏是Ansaldo的变体。而意大利语姓氏来源于日耳曼姓氏Ansovald,由ans (神) + wald (权利)组成。这个姓氏也在意大利成为了一个命名日,对应的是11月1号。

5号卢卡斯比格利亚(Lucas Rodrigo Biglia,其实按照西语发音接近比赫利亚,国际音标为/ˈβiɣlja/。而按照意大利语发音则为比利亚)的姓氏在意大利语里是弹珠或是桌球的意思。
另外在这里说一下意大利语中常见的字母组合gl。拉丁语的不同后代记录/ʎ/这个发音组合不一样,法语是ll,西班牙语也是ll,葡萄牙语是lh,而意大利语是gl。而现代西班牙语中ll的发音还有诸多变化,因此有时候也会出现j的拼法。比如“更好”一词,法语是meilleur,西语是mejor,葡语是melhor,意大利语则是migliore。类似的记录/ɲ/这个音,法语和意大利语是gn组合,葡萄牙语是nh,而西班牙语是ñ。比如“先生”一词,法语是seigneur,意大利语是signore,葡语是senhor,西语是señor。
6号弗雷德里克法西奥(Federico Fazio,西语发音接近法西奥,意大利语发音接近法齐奥)的姓氏是意大利姓氏Bonifacio的昵称。Bonifacio来源于拉丁语Bonifatius(好运),由bonus (好,英语的bonus来源于此) + fatum (命运,英语的fate来源于此)组成。

梅球王(Lionel Andrés Messi Cuccittini)的父姓和母姓都带着意大利语的痕迹。他父亲有着意大利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血统。梅西的曾祖父安赫洛在1883年从意大利的雷卡纳蒂(Recanati)地区移居到阿根廷。Messi在意大利语中既可以是“信使”(messo)的复数形式,也可以是“丰收、庄稼”(messe)的复数形式,还可以是万用动词“放、切、赌、给、存钱、收费”mettere的过去分词形式的阳性形式。他的母姓Cuccittini也是典型的意大利语姓氏。梅西的外祖母西莉亚.奥利维拉.德.库奇蒂尼(Celia Olivera de Cuccittini)也是足球运动员。梅西的两个堂兄弟马克西.比安努奇(Maximiliano Daniel Biancucchi Cuccittini)和埃曼努埃尔.比安努奇(Emanuel Biancucchi Cuccittini)的父姓、母姓就更意大利化了。

迪马利亚(Ángel Fabián Di María)从姓氏上留下的唯一意大利语痕迹就是di这个介词。在意大利语中di表示从属关系,跟法语、西语、葡语中的de是同源词。这个介词在姓氏中经常和地名结合在一起,形成复合姓氏。日耳曼语族中的表示来自于…这一介词如荷兰语van和德语von也是经典的例子。

跟12号门将弗兰科阿玛尼(Franco Armani)有着相同姓氏的人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服装业巨头乔治阿玛尼。这个意大利语姓氏来源于日耳曼姓氏赫尔曼(Hermann) ,是由harja(军队) 和 mann (人,男人,man)组成的。

马斯切拉诺(Javier Alejandro Mascherano)的姓氏很有意思,来源于意大利语掩盖、掩饰一词 mascherare,是其第三人称复数现在时陈述态的变位。这个词的名词形式maschera就是面具的意思,而其祖先拉丁语masca的本意本身是鬼魂、鬼魅。英语的面具一词mask也是来源于此。

15号马努埃尔.兰西尼(Manuel Lanzini)的姓氏是个典型的意大利语姓氏,有可能来源于Lanzi,而这个姓氏则是意大利语中对于16世纪神罗帝国中德意志军团雇佣兵(Landsknecht)的称呼Lanzichenecchi的缩写,佛罗伦萨的著名佣兵凉廊,名字采用的就是其缩略形式(Loggia dei Lanzi)

20号吉奥瓦尼洛塞尔索(Giovani Lo Celso)的姓氏和名字都很意大利化。名字Giovanni是约翰John在意大利语的转写。约翰在同为罗曼语族语言的法语中是“让”(Jean),在西班牙语中是“胡安”(Juan),在葡萄牙语中是“若望”(João),罗马尼亚语中是伊奥昂(Ioan)。特尔索.德.莫里纳和拜伦笔下的经典角色大情圣唐璜(Don Juan)也被称作唐.吉奥瓦尼(Don Giovanni)。他的姓氏Celso来源于拉丁姓氏Celsus,历史上最著名的莫过于医学先驱,罗马提比略时期的百科学家凯尔苏斯(Aulus Cornelius Celsus)。

除了意大利血统之外,阿根廷也有一些来自于西班牙非卡斯蒂亚地区的移民、法国移民等等。我们看看还有哪些球员的姓氏和名字中带着一些“异域色彩”。

门将纳乌埃尔.古兹曼(Nahuel Ignacio Guzmán)的姓很寻常,是个典型的西班牙地名衍生姓氏,来自于11世纪卡斯蒂亚王国首都布尔戈斯(Burgos)地区的地名Guzman。最早记载的名人是11世纪的贵族罗德里戈.穆尼奥兹.德.古兹曼(Rodrigo Muñoz de Guzmán)。不过有意思的是他的名字。他的名字Nahuel来自于智利当地的原住民语言马普切语(Mapuche),意即美洲豹。从肤色上看,他也似乎带着不少当地原住民血统。

伊瓜因(Gonzalo Gerardo Higuaín)的姓氏是个巴斯克姓氏,有时也拼作Iguaín。伊瓜因的父亲持有阿根廷和法国双护照,所以很有可能他的父亲的家族来自法国的巴斯克语地区。法国巴斯克地区出产的最有名的球星莫过于利扎拉祖。

另一个有着巴斯克姓氏的球员是尼古拉斯奥塔门迪(Nicolás Hernán Gonzalo Otamendi)。在之前巴斯克姓氏中提到过,mendi的意思是山谷,经常与其他词结合在一起,形成地名,可以作为前缀如门迭塔(Mendieta,多山),门多萨(Mendoza,冷山),也可以做后缀如阿里兹门迪(Arizmendi,橡木山)

保罗迪巴拉(Paulo Bruno Exequiel Dybala)的姓氏来源于波兰姓氏(Dybała),他的祖父二战时从波兰跑到阿根廷避难。另外他他也有意大利血统,他的祖母的姓氏是德.梅萨(De Messa),是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移民到阿根廷的。


尼日利亚: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Nigeria
在语言的多样性上,尼日利亚仿佛就是非洲的缩影。在这个9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的1.8亿人口说着521种语言。非洲六大语系其三在这里汇集:亚非语系(豪萨语Hausa)、尼罗-撒哈拉语系(卡努里语Kanuri)和尼日尔-刚果语系(约鲁巴语Yoruba, 伊博语Igbo,富拉语Fula)。此外尼日利亚还有一些尚未发现和周边语言有亲缘性的语言。

想要了解尼日利亚人每一个姓氏的含义,在没有对这三大语系几大语言有一些基础了解的情况下几乎很难。所以接下来,我就挑着一些容易找到源头的姓氏来说一说其背后的含义。

1号门将伊克楚克乌.艾森瓦(Ikechukwu Ezenwa)的姓氏来源于伊博语。名字Ikechukwu的意思是神的力量。Ike为力量,而chukwu为伊博宗教中至高神灵。(伊博语中还有很多其他名字带有chukwu这个词根)。其姓氏Ezenwa是好孩子的意思。

2号布莱恩伊多乌(Brian Oladapo Idowu)出生在俄罗斯的尼日利亚家庭,常年生活在俄罗斯。他的名字布莱恩是典型的英语名字,而Oladapo则是约鲁巴语姓氏,意即“聚集在一起的财富”,词根ladipo的意思就是财富。另外一个衍生出的词Oladipo对于篮球迷应该相当熟悉,13年榜眼,17年从雷霆来到步行者并带领球队跟骑士大战七场,有望获得最快进步奖的“苦练兄弟”之一奥拉迪波的姓氏就是这个词。他的姓氏Idowu在约鲁巴语里的意思是双胞胎之后的孩子。

4号昂连耶‧韦费特‧恩迪迪 (Onyinye Wilfred Ndidi)的名字Onyinye来源于伊博语,意即礼物。姓氏Ndidi在伊博语中的意思为耐心。

5号威廉.特罗斯特.艾孔(William Troost-Ekong)出生于荷兰,父亲是尼日利亚人,母亲是荷兰人。父亲的姓氏Ekong在伊比比奥语(Ibibio)中的意思是战争,而母亲的姓氏troost在荷兰语中是安慰。

6号莱昂巴罗根(Leon-Aderemi Balogun)出生在德国,父亲是尼日利亚人,母亲是德国人。父亲的姓氏在约鲁巴语里的意思是军阀。约鲁巴宗教中,战神/钢铁之神就是Ogun。它衍生出的gun一词就是战争。他的名字中的aderemi在约鲁巴语中意思为“皇冠/皇位/国王来到我身边。” Ade在约鲁巴语中的意思是皇冠/国王,比如著名约鲁巴族的多哥球星阿德巴约(Adebayor,在尼日利亚一般拼作Adebayo)的意思就是国王与喜悦相聚。

8号奥根尼卡洛.艾特博(Oghenekaro Etebo)的姓名来源于乌尔霍博-伊索克(Urhobo-Isoko)语,Oghene的意思为神。

9号奥迪昂.伊格哈洛(Odion Ighalo)的名字Odion是尼日利亚的少数民族贝宁族的名字,意思是双胞胎中的年长的那个。

在切尔西征战多年,现效力于天津泰达的米克尔全名是(John Michael Nchekwube Obinna)。他的姓氏在伊博语中是“父亲之心”的意思。他的姓氏中chekwu是之前提到的“神”chukwu的变形。

12号谢胡.阿卜杜拉西(Shehu Abdullahi)的名字颇有历史色彩。他的名字Shehu是自9世纪一直延续到20世纪,地跨乍得和尼日利亚卡奈姆-博尔努帝国(Kanem-Bornu Empire)的统治者头衔。这个帝国也在11世纪中叶选择了伊斯兰教作为国教。而阿拉伯语的影响在谢胡的姓氏上反映了出来。

13号西米恩恩万科(Simeon Tochukwu Nwankwo)的姓氏来源于伊博语,意即出生在恩科沃(Nkwo)市集日那天的孩子。以此姓氏作为名字的人也不少,90年代尼日利亚的当家球星卡努(Nwankwo Kanu),前国米和帕尔马球星奥比奥拉(Nwankwo Obiora)都是绿茵场上的例子。

14号凯勒奇.伊赫安纳乔(Kelechi Promise Iheanacho)的姓名是伊博语和英语结合。名字Kelechi的意思是神之荣耀,XXXXX

15号乔尔.奥比(Joel Chukwuma Obi)的姓氏Obi在伊博语中的意思是“从心”。他英文名字之外的另一部分也带有chukwu这个词根,chukwuma的意识是“神知道”。

16号丹尼尔.阿克佩耶(Daniel Akpeyi)的姓氏Akpeyi来源于埃维语(Ewe),词根为Akpe,感谢之意。

19号乌戈楚库乌.奥古(Ugochukwu John Ogu)的名字是由伊博语老鹰(Ugo)+神(chukwu)组成,意思就是神之鹰。

20号奇多兹埃.阿瓦兹埃姆(Chidozie Collins Awaziem)的名字是伊博语,意即神灵会修复。在伊博语中chi代表个人灵魂,而神chukwu一词也是由chi(灵魂)+ukwu(最大的)组成。

21号泰隆.埃布埃希(Tyronne Efe Ebuehi)的名字一部分Efe在贝宁族中的意思是美丽,姓氏Ebuehi则是“命运之财富”的意思。

23号弗朗西斯.乌佐赫(Francis Odinaka Uzoho)的名字一部分Odinaka在伊博语中是“在手中”的意思。其姓氏Uzoho来源于词根Uzo,意即时间。

从上述诸多的伊博、约鲁巴语言姓氏中可以看出尼日利亚本土宗教信仰对于语言命名的影响。但除了本土宗教之外,尼日利亚还有英国殖民者引入的基督教,北方从北非引入的伊斯兰教。还有几名球员的姓名中反映了伊斯兰教的影响。
比如7号阿赫梅德穆萨(Ahmed Musa),名字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名字أَحْمَد‎, 意即感谢、赞美。而穆萨Musa这个名字则是伊斯兰教对亚伯拉罕宗教中重要人物摩西(מֹשֶׁה)的阿拉伯语转写(موسى)。

类似的11号维克托莫西斯(Victor Moses)的姓氏就是英语对于先知摩西的称呼了。他的父亲就是一位基督教牧师。


克罗地亚: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Croatia
每当足球或是篮球世界大赛来临,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人才济济的名单总是能引起球迷的无限遐想:如果南斯拉夫没有分裂,组成一支球队实力会有多强大。不过真要把这些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球员强行捏合在一起,还让他们有着极强的凝聚力,对于任何教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形容前南斯拉夫民族、宗教、语言、文化复杂程度,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七条国界、六个共和国、五个民族、四种语言、三种宗教、二种文字、一个国家”,这句话也经常归于铁托。铁托虽然没有说过这句话,但在1948年卢布尔雅那的演讲《对于民族国家问题和社会爱国主义的考量》中道出了南斯拉夫缺乏主体民族因而导致的各种问题。

对于克罗地亚而言,几乎就是塞尔维亚的对立面。语言上两国都说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克罗地亚使用拉丁字母,而塞尔维亚主要使用西里尔字母。民族上克罗地亚是克族人,而塞维利亚是塞族人。宗教上克罗地亚主要信奉罗马天主教,而塞尔维亚则是东正教。从姓氏上看,克罗地亚相比较塞尔维亚有着更多非传统斯拉夫语父系后缀的名字。

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克罗地亚23人大名单中不是以传统的“维奇”或是“奇”结尾的姓氏。

2号西梅.福尔萨列克(Šime Vrsaljko)的姓氏是由Vrsar+-jko组成的。Vrsar是克罗地亚西北港口小镇,位于历史悠久的伊斯特拉半岛(Istra),经历过罗马、拜占庭、伦巴底、威尼斯的统治。意大利人,斯洛文尼亚人和克罗地亚人在当地混居。这个地方在威尼斯语中拼作Orsera,最早的拼写则是Ursaria。后来此词进入克罗地亚语,u转写成了v,而后缀ia消失,就成了现在的Vrsar。有语言学家推测这个词来源于前罗马时期伊利安语的词根Ur,泉水。

5号维德兰.乔尔卢卡(Vedran Ćorluka)的名字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中是清晰、欢乐的意思。其姓氏是一个古老的克族姓氏,可以追溯到17世纪。随着奥托曼帝国入侵巴尔干半岛,这个家族也向北逃到波斯尼亚去了。而二战中乌斯塔斯(Ustaše,和前文提到过的塞尔维亚的切特尼克有些类似,都是为了民族独立而对其他民族进行*河蟹*或是屠杀)又让这个家族四处流亡。

6号德扬.洛夫伦(Dejan Lovren)的姓氏可能来源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对于罗马名字Laurentius(劳伦斯,英语中对应的Lawrence/Laurence)的转写Lovrenc。他的名字则是南部斯拉夫民族中流行的名字,来源于古教会斯拉夫语dejati,意即行动。当年拉齐奥和国米的中场灵魂德扬斯坦科维奇,效力国安两个赛季的德扬达米亚诺维奇都有着相同的名字。

13号丁.耶德瓦伊(Tin Jedvaj)的姓氏可能来源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词根jedva,意即“仅仅、只有”。此词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j)edъva

15号杜耶·查莱塔-查尔(Duje Ćaleta-Car)的姓氏中的Car这一部分很有意思。在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中,C发的是英语中ch的发音。这个词在西里尔字母中一般写作цар,更常见的拉丁语转写则是Tsar或是Csar,就是斯拉夫族建立的帝国的统领,沙皇的统称。历史上的保加利亚第一、第二、第三帝国,沙皇俄国、塞尔维亚帝国的元首都是Csar。其国名(Српско царство)中的帝国(царство)词根也是цар。这个词本身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cěsarь或是 *cьsarь, 来源于哥特语 𐌺𐌰𐌹𐍃𐌰𐍂 (kaisar), 最终来源于拉丁语的凯撒大帝 Caesar。

22号多马戈伊.维达(Domagoj Vida)的名字是一个常见的斯拉夫名,是由dom (家) + goj (增长,繁衍)组成。他的姓氏则是来源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视觉、眼界、类别”(Вида)。此词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vidъ, 来源于原始印欧语词根 *weyd- (看,知道)。梵文的वेद (veda, 吠陀), 拉丁语的video (看见), 英语的wit(智慧,看见,了解,衍生出的witness)


冰岛: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Iceland
北欧日耳曼语族国家地区(冰岛、丹麦、挪威、瑞典、法罗群岛)的姓氏特点很有规律,绝大部分都来自于古诺斯语和古北欧文化中的父系传承。北欧传统的父名和母名直接在名字后面加上后缀。比如某某之子就是加-son(丹麦语当代拼写是-søn和-sen),而某某之女就是加-dóttir (冰岛语和法罗语是 -dóttir, 瑞典语和挪威语是 -dotter, 丹麦语和挪威语的另一种写法是 -datter) 。熟悉北欧神话或是漫威中北欧神话神灵的朋友,对漫威编造出的索尔、洛基、安吉拉的名字就能看出北欧命名的传统。奥丁之子索尔是Thor Odinson,冰霜巨人劳菲之子洛基是Loki Laufeyson,奥丁之女阿德里芙是Aldrif Odinsdottir 。
随着时间推移,绝大部分北欧国家跟国际接轨,把父名变成了固定的姓氏,换言之名字的那个部分不一定就是父亲的名字+儿子或是女儿的后缀,而可能是某个祖先的父亲的名字。挪威议会在1923年定下了姓氏法律,要求百姓使用固定姓氏而避免隔代就要换姓。丹麦政府在1856年就下了金陵,在1904年还控制了姓氏数量。瑞典在19世纪末期采用了女子出嫁从夫姓的规定,1966年正式取缔父名规则,不过在1982年恢复部分父名使用,2017年则又取消了禁令。
漫威影视宇宙中的一个笑话就是索尔见到神盾局资深探员菲利普库尔森(Phillip Coulson)的时候,管他叫库尔之子,Son of Coul,反映的就是古北欧人无法理解现代北欧人或是其他日耳曼民族后裔中的父系姓氏的含义。
不过在冰岛,政府一直要求使用父名和母名。这可能也跟相对封闭的冰岛一直以保留古北欧文化和古诺斯语(现代冰岛语和古诺斯语非常接近,冰岛人可以较轻松地阅读诺斯语经典大小艾达)为豪有关。

所以翻开冰岛23人大名单,所有的球员一水都是-son或是-sson结尾,只有一个例外。他就是替补门将弗雷德里克.施拉姆(Frederik Schram)。他出生于丹麦,父亲是丹麦人,母亲是冰岛人。不过他父亲的姓氏也不是丹麦姓氏,而是德语姓氏,有时候也拼写成Schramm。这个姓氏可以追溯到13世纪,中古德语Schramme的意思是磨、擦,引申出疤痕。可能最开始这个姓形容脸上长疤的人。


E组
巴西: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Brazil
巴西在民族构成上很有意思。它不像北美的美国那么兼收并蓄,但相比周边的南美国家,吸收的移民数量和原籍国家数量就要大很多了。作为葡萄牙的殖民地,葡萄牙人从殖民时期就开始不断向巴西移民。从巴西1820建国开始,第一波移民潮中葡萄牙之外的一大移民输入国就是德国。
虽说那时候现代德国还没有成型,诸多南部小国在拿破仑战争之后损失惨重,大量贫农背井离乡寻求生计,巴西就成为主要目的地之一。之后1848年三月革命失败之后,有一大波德国人移民巴西。早期的德国人也聚集在南方的圣利奥波尔杜(São Leopoldo),其名字就凸显着日耳曼的特色。从1877年开始的第二波移民潮种,葡萄牙和德国之外的意大利人大量涌入。1904年开始的第三波移民潮带来了大量的西班牙人,随后不少东欧的波兰人、俄罗斯人、罗马尼亚人为了躲避政治*河蟹*也迁到了巴西。同时,亚洲的日本也开始有规模地向巴西移民。30年巴西发生内部革命之后,移民数量开始下降,民族主义兴起,巴西也试图“白化”种族,在第四波移民潮中,葡萄牙人占据了主要数量。
从殖民时期开始,白人、当地土著、引进黑奴和后期日本为主的亚洲人相互通婚,形成了肤色混合但又有一些区别的民族。对于巴西人,他们发明了不同的词汇区分。比如Pardo泛指四种民族混血,Mulatto特指黑白混血,Cafuzo特指黑人土著人混血,Caboclo或是Mamluk特指白人土著人混血,Juçara特指黑白土著三民族混血,Ainoco(来源于日语合の子)特指白人与日本人混血。

当代的巴西是不同民族高度混合的结果,纯种民族比例很低。研究每个球员的种族构成不太现实。所以对于这些球员,看看葡萄牙裔的绰号还是很有意思的。之外,也有几个球员名字中带着一些非南欧起源的名字。

巴西球员爱起外号,一大原因就是2亿人口的巴西人使用的名字重名率很高。从贝利、加林查、迪迪、瓦瓦到卡福、邓佳、贝贝托、迪达再到卡卡、浩克、格拉菲特、佩佩,这些名字既有昵称,有简称,也有以性格起的绰号。
除此之外,葡萄牙名字经常使用两个后缀,小称后缀-nho和大称后缀- ão,同名的时候加上这两个后缀,就能区分了。
比如“小”罗纳尔多(Ronaldo)就是罗纳尔迪尼奥(Ronaldinho)。“小”儒尼奥尔(Junior)就是儒尼尼奥(Juninho),“小”科斯塔(Costa)就是科斯蒂尼亚(Costinha)。反之“大”路易斯(Luiz)就是路易扎奥(Luizão), “大”罗纳尔多(Ronaldo)就是罗纳尔当(Ronaldão,当年94年又一个罗纳尔多,而外星人罗纳尔多在当时绰号还是小罗Ronaldinho,而外星人迅速成名之后,之前的罗纳尔多就成了大罗纳尔多了)

聊完了有着不同绰号的葡萄牙裔球员,接下来看看几个名字中隐藏得比较深的其他族裔球员。
门将阿里松(Alisson Ramses Becker)的姓氏是典型的德语姓氏,跟英语的baker一词同源。他出生于巴西的“新汉堡”(Novo Hamburgo),因此很有可能是德裔。

5号后卫卡兹米卢(Carlos Henrique Casimiro)的姓氏可以追根溯源到拉丁化的波兰姓氏Kazimierz,意即“战争中击敌人的人”。这个词是由kaziti "摧毁" + měr "荣誉"组成。

6号费里皮.路易斯(Filipe Luís Kasmirski)的姓氏Kasmirski跟上面一样,不过加上了斯拉夫姓氏后缀-ski。这两位追根溯源都有一些波兰血统。

13号马金尼奥斯(Marquinhos)的全名是马库斯.艾奥阿斯.科雷亚(Marcos Aoás Corrêa)。他的名字就是从Marcos衍生出的爱称,“小马库斯”。

15号前恒大中场“暴力鸟”保利尼奥(Paulinho)的名字也是从他的名字(José Paulo Bezerra Maciel Júnior)中的一部分Paulo衍生出的爱称,“小保罗”。

17号费尔南迪尼奥(Fernandinho)的大名是费尔南多(Fernando Luiz Roza),这个词是费尔南多的爱称,“小费尔南多”。最近这几年巴西足坛比较有名的“大”费尔南多,费尔南当(Fernando Lúcio da Costa)曾于01-04在马赛效力,14年不幸去世。

18号和19号弗雷德(Frederico Rodrigues de Paula Santos)和威廉(Willian Borges da Silva)的名字都是典型的英语名字。随着英语在世界上影响力的扩散,越来越多的巴西人也取了英语的名字或者绰号。不过这些名字进入巴西之后,就应当入乡随俗,发音产生一些变化。

比如弗雷德在英语里的发音是/fɹɛd/,而在巴西葡萄牙语发音为/ˈfɾɛd(ʒ)i/,接近弗莱迪或是弗莱基。巴西葡萄牙语和欧洲葡萄牙语在语法上、词汇上、发音上都有一些差异。其中发音上的显著差异有几点:
1, 巴葡的/t/,/d/会颚化,变成/tʃ/和/dʒ/。比如最普通的问候语,bom dia日安/早上好,欧葡是/ bõ ˈdiɐ/,而巴葡是/bõ ˈd͡ʒiɐ/。所以想弗莱德的音就会变成弗莱基。
2, 巴葡/t/,/d/结尾有时候会加个音/i/。比如这里的弗莱基就是先颚化,再加音。
3, 欧葡s结尾习惯发成英语里sh对应的/ ʃ/音,而巴西绝大部分地方(除了里约地区)之外都是/s/。
4, 欧葡和元音构成音节的l发的是/l/,而巴葡一般发成/u/。就拿巴西的国名,欧葡发音是/bɾɐ.ˈziɫ/,接近布拉基尔,而巴葡发是/bɾa.ˈziw/,接近布拉基乌。另外著名球星浩克(真名Givanildo Vieira de Sousa)的巴葡发音是/ huwki/,接近胡乌基,而非英语的浩克。

另一个球星Willian在巴葡中最后一个元音需要鼻音话,发音是/ ˈwiliã/,接近“魏里昂”。

瑞士: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witzerland
瑞士的四大官方语言充分地反映了瑞士的历史。现偏居欧洲一隅的凯尔特人当年就是从欧洲中部,瑞士地区扩散到了整个欧洲。法国人自诩的祖先高卢人就是凯尔特人。之后北欧日耳曼人四处扩张,南下的他们抵达了瑞士,不过在罗马人的帮助下,凯尔特人短暂抵抗住了日耳曼人,但瑞士很快也并入了罗马。之后罗马衰落,日耳曼人再度占领瑞士。西部的勃艮第部落接受凯尔特-拉丁文化,奠定了瑞士法语区的基础。而东部和北部则被阿勒曼尼人占据,他们则接受日耳曼文化,奠定了瑞士德语区的基础。而当今南部瑞士受意大利影响颇深,从通俗拉丁语演化出的罗曼什语(Romansch,有时候)则占据东南一隅。

瑞士国家队中也常年聚集着法语区、德语区和意大利语区出生的球员。此外经济发达的瑞士也吸引了世界其他各地国家的移民,这届国家队中非洲裔、斯拉夫裔、阿尔巴尼亚裔就占据了大多数席位。

先看看传统地区的球员,本届本土球员全都是来源于德语区。
1号门将杨.索梅尔(Yann Sommer)出生于法语区的摩尔日(Morge),但他的名字是布列塔尼语对于法语名字“让”(Jean)的转写,算是个法语名。他的姓氏是个传统德语名,意即夏天(summer)。

2号斯蒂芬·利希施泰納(Stephan Lichtsteiner)的姓氏是典型德语姓氏,由licht(光明,对应英语light)+ stein(石头,对应英语stone)组成。

6号麦克.郎(Michael Lang)出生于德语区的埃格纳赫(Egnach),Lang是个典型德语姓氏,在英语和苏格兰英语中还有其他的拼写变体如Lange, Laing, Long。

8号雷默.弗罗伊勒(Remo Freuler)出生于德语区的恩聂达(Enneda)。他的姓氏看起来很像德语,其实来源于诺曼法语动词“打”(freuler)

14号史蒂文祖贝尔(Steven Zuber)出生于德语区的苏黎世,他的姓氏Zuber在德语中是“水池,水缸”的意思。

21号罗曼布尔吉(Roman Bürki)出生于德语区的明辛根。他的姓氏来源不详。

22号法比恩夏尔(Fabian Schär)出生于德语区威尔,他的姓氏在德语里很有可能是Schar的变体,Schar在德语中是军团的意思。


本土之外,非洲裔球员最多。其中一些来自于与法国有一些渊源的前法国殖民地国家,有一些则是来自于前英国殖民地国家。

3号雅克.弗朗索瓦.穆班杰(Jacques François Moubandje)出生于喀麦隆第一大城市杜阿拉。
5号曼努埃尔.阿坎杰(Manuel Obafemi Akanji)来自尼日利亚,父亲是尼日利亚人,母亲是瑞士人。他的名字中obafemi在约鲁巴语中的意思是“国王爱我”,Oba为国王。
7号布里尔.恩波洛(Breel Donald Embolo)出生于喀麦隆首都雅温得。
12号伊翁.姆沃格(Yvon Mvogo)出生于喀麦隆雅温得。
16号盖尔森.费尔南德斯(Gelson da Conceição Tavares Fernandes)有着典型的葡萄牙语姓名,他也出生于非洲的葡语国家佛得角。
17号丹尼斯.扎卡里亚(Denis Lemi Zakaria Lako Lado)出生在苏黎世,父母是南苏丹和扎伊尔人。
20号在阿森纳征战多年的约翰.朱鲁(Danon Issouf Johannes Djourou Gbadjere)出生于科特迪瓦的经济首都阿比让。

自从60年代瑞士引进移民劳工,不少斯拉夫人和阿尔巴尼亚人就移民瑞士。尤其是在90年代初南斯拉夫内战导致的连年内乱,更是让不少流离失所的百姓去周边国家谋求生计。
非洲之外,瑞士的第二大外籍军团来自于遍布在巴尔干半岛各个地区的阿尔巴尼亚民族,共4名球员:
中场核心瓦隆.贝赫拉米(Valon Behrami)出生于科索沃的米特罗维察,父母都是阿尔巴尼亚人。他的名字Valon在阿尔巴尼亚语来源于波浪一词(Valë)。
格兰尼特.扎卡(Granit Xhaka)出生于巴塞尔,父母是来自塞尔维亚库尔舒姆利亚的阿尔巴尼亚人。他的名字Granit是花岗岩的意思。有意思的是他的哥哥塔乌兰特(Taulant)最终选择为阿尔巴尼亚国家队效力。他哥哥的名字则来源于地中海边前罗马时期的当地伊利安部落陶兰蒂(Taulantii)。
后场大将布莱里姆·哲马伊利(Blerim Džemaili,阿尔巴尼亚语拼写是Blerim Xhemaili)出生于马其顿泰托沃的阿尔巴尼亚家庭。他的名字blerim在阿尔巴尼亚语中是绿色的意思。他的姓氏来源于Xhemal,归根溯源来源于阿拉伯语جَمَال‎ ,意即美丽(其英文转写jamal也进入了英语世界,成为常用名)。
最后一个是杰尔丹·沙奇里(Xherdan Shaqiri),他出生于科索沃格兰尼内的阿尔巴尼亚家庭。

说句题外话,16年欧洲杯中阿尔巴尼亚队中反倒有6名球员出生于瑞士(https://en.wikipedia.org/wiki/UEFA_Euro_2016_squads#Albania),而小组对手瑞士中也有6名阿尔巴尼亚裔球员。

说完阿尔巴尼亚,巴尔干半岛的斯拉夫裔,瑞士有三名球员:
9号哈里斯.塞费罗维奇(Haris Seferović),父母是波斯尼亚人,80年代搬到瑞士。
18号马里奥.加夫兰诺维奇(Mario Gavranović),父母是波斯尼亚的克族人,88年搬到瑞士。
19号约西普.迪尔米奇(Josip Drmić)的父母是克罗地亚人。

最后瑞士外籍军团中还有一个非典型案例,出生在苏黎世的西班牙语家庭的里卡多.罗德里格斯(Ricardo Iván Rodríguez Araya),父亲是西班牙人,母亲是智利人。


哥斯达黎加: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Costa_Rica
哥斯达黎加和不少中北美国家一样,主体民族是早期殖民时期的白人和当地土著民族长期混血的结果。此外还有一些加勒比海地区的黑奴在中北美定居。按照哥斯达黎加官方分类,差不多83%的人属于白人土著人混血和纯种白人(mestizos),7%的人是黑白混血(mulatto)。

翻开哥斯达黎加大名单,大部分球员都有着传统的西班牙语姓名,但也不乏一些英语姓名的球员,这些球员基本上都是早期英属加勒比海殖民地的白人或是黑人移居到中美的后裔。
比如伊安史密斯(Ian Smith),乔尔坎贝尔(Joel Campbell),罗德尼华莱士(Rodney Wallace),帕特里克彭博顿(Patrick Pemberton)和肯达尔沃斯顿(Kendall Waston)。

沃斯顿的姓氏稍微有一点特别,和常见翻译成沃森、华生、屈臣氏的Watson并不是同源姓氏。这个姓氏据说最早出现于康沃尔郡,可追溯到公元1000年左右,有Wasso, Wasce, Wazo, Gazo, Gasche等拼法。随着诺曼入侵,英国人口大普查的《末日之书》(Domesday Book)中记载了当地一个叫做Robertus filius Wazonis的人,Wazonis就可能是这个姓氏最早的拼写方法了。

除了这些球员之外,还有一个有着比较特殊名字的球员是耶尔辛.特赫达(Yeltsin Tejeda)。他的名字和当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Е́льцин)的拉丁转写一样。不过这个名字来源于土耳其语elçi,本意为“信使”。


塞尔维亚: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erbia
塞尔维亚队比之前提到的克罗地亚队,姓氏上更加单一。所有球员除了一个之外全部采用的是传统斯拉夫姓氏构词法,结尾基本都是-vic或是-ic结尾,有一个-ov。

那接下来就看一看那个例外。
长期在德国和西班牙征战的安东尼奥.卢卡维纳(Antonio Rukavina)的姓氏来源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单词“袖子”(rukav),其衍生词“手套”(rukàvica)跟这个姓氏的拼写也很相近。有着相同姓氏的足球运动员还不少,有效力于萨格勒布迪纳摩的克罗地亚球员安蒂.卢卡维纳(Ante Rukavina),曾效力过萨格勒布迪纳摩和维琴察的克罗地亚球员托米斯拉夫.卢卡维纳(Tomislav Rukavina)。足球之外还有18世纪哈布斯堡王朝中与普鲁士王国、奥斯曼帝国、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打过仗,出生于克罗地亚利卡地区(Lika)的马泰亚斯.卢卡维纳(Mathias Rukavina);也是出生于利卡地区,二战中南斯拉夫游击队将军,获得南斯拉夫人民英雄勋章,战后担任萨格勒布军区指挥的伊万.卢卡维纳(Ivan Rukavina)。


F组:
德国: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Germany
德国在大众的印象中并不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但有时候,事实会和直觉相反。德国在近几十年中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上第二大移民国家。德意志联邦成立到二战结束前,德国确实不太吸引移民。不过二战之后,东西德为了补充劳动力都开始了各自的吸引移民计划。
西德的目标主要放在了东欧、南欧和北非。它在5、60年代先后于1955年跟意大利、60年跟希腊、61年跟土耳其、63年跟摩洛哥、64年跟葡萄牙、65年跟突尼斯、68年跟南斯拉夫签订了双边合作条约,大量吸收客居劳工(Gastarbeiter),甚至允许劳工后代享有居住权。
而与此同时东德则以学习交流为名号,吸引了不少社会主义国家如朝鲜、北越南、莫桑比克、安哥拉、古巴等国家的技术工人。
80年代的第二波移民潮主要源自德国移民法,其中规定前德国国籍人士可以申请德国国籍,这样一来,大量二战期间逃亡东欧的德国人回归西德。每年数以万计甚至数十万的德国侨民回归。同时,德国也肩负起了吸收难民的职责,80年代的黎巴嫩内战也让不少黎巴嫩难民涌入德国。
从南斯拉夫内战至今的第三波移民大潮一直没有停歇,哪里有战乱,哪里有难民,哪里就有前往德国的身影。
如今的德国有移民背景的外籍或是外国裔人士差不多有1600万,占了德国8000万人口五分之一。德国本土的生育率停滞不前,也一直保持了德国吸收外国移民的动力。

今年的国家队中,德国的外国后裔球员数量也差不多占据了全队的五分之一。

前皇马现尤文后卫赫迪拉(Sami Khedira)出生于斯图加特,父亲是突尼斯人,母亲是德国人。他的名字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上升(الرفعة) 或者升华 (السُّمُوّ)。他的姓氏有可能来源于阿拉伯语词根خ ض ر‎(k-d-r),与“绿色”相关。

厄齐尔(Mesut Özil)是二代土耳其移民。祖父母来自土耳其。他的姓名也都是土耳其语。Mesut来源于阿拉伯语مَسْعُود‎ ,意即“高兴的人”。他的姓在土耳其语中的意思是“真正的国家/国土”。

另一个二代土耳其移民后裔球员是京多安(İlkay Gündoğan)。他的名字是由"İlk"(第一,首要的)+"ay"(月亮)构成的,换言之这个词就是新月的意思。土耳其语月亮一词可以再许多其他突厥语族语言中找到同源词,比如在维吾尔语中是ئاي(ay的发音),乌兹别克语是oy,哈萨克语、柯尔克孜语、鞑靼语是ай,土库曼语是aý,阿塞拜疆语是ay。他的姓氏则是由gün(白天,日子)+ doğan (雄鹰)组成。白天一词在维吾尔语是كۈن‎‎ (kün的发音),乌兹别克语是kun,哈萨克语和柯尔克孜语是күн,土库曼语和阿塞拜疆语是gün,鞑靼语是көн,。
雄鹰一词也常常和其他词组合成别的姓氏。比如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姓氏Erdoğan中的er是勇敢,勇士的意思。他的姓氏也就是勇敢的鹰。
下一个是哲罗姆.博阿滕(Jérôme Agyenim Boateng),他和同父异母的哥哥凯文-普林斯都出生于西柏林,不过他最终选择了德国,而哥哥选择了加纳。博阿滕这个姓氏来源于加纳主要民族,说阿坎语(Akan)的阿散蒂人(Ashanti),足球界有27个之多(https://en.wikipedia.org/wiki/Boateng)。他的名字另一部分agyenim在阿坎语中意思是“来自神的伟人”。

最有一个是前锋马里奥戈麦斯(Mario Gómez García)。他出生于德国,父亲何塞.戈麦斯.加西亚来自西班牙的格兰纳达,母亲是德国人。马里奥的名字并没有采用西语命名法,父亲的父姓母姓他的名字中就一股脑接收了。

除了这些名字中带有比较明显外语色彩之外的球员,德国还有不少已经同化很久的外语名字,乍一看外语味道就没有那么浓。
莱昂.格雷茨卡(Leon Goretzka)和前辈克洛泽还有波多尔斯基的祖先都是波兰人,不过后两者都出生于波兰,而格雷茨卡的家族都不知道在德国定居了多少年了。他的姓氏来自波兰语经典姓氏格雷茨基(Górecki),由Górka(来源于词根góra,山) +‎ -cki (后缀结尾)组成。波兰著名作曲家亨里克格雷茨基(Henryk Mikołaj Górecki)也有着相同的姓氏。


瑞典: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weden
自卡尔马联盟之后,北欧三国中丹麦和瑞典都辉煌一时。丹麦的扩张基本向西,而瑞典则是向东。瑞典帝国全盛时期占据了芬兰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因此也吸收了一些说印欧语系波罗的语族语言和芬兰乌拉尔语系芬兰语族语言的民族。瑞典对于北欧传统父名改革也最早,因此瑞典的大名单相比丹麦,不是以传统的-son结尾的名字有很多。

接下来,我们就看看这些来自于普通词汇的瑞典语姓氏。

2号米卡尔.卢斯蒂格(Mikael Lustig)的姓氏在瑞典语中是有意思,好玩的意思。德语中也有拼写和意思完全一样的词lustig。这个词可以追溯到原始日耳曼语词根*lustuz,意即欲望、渴望。

3号维克托.林德洛夫(Victor Lindelöf)的姓氏可以拆成Linde(椴树)+ löf(是löv的古代拼法,意即叶子,和英语leaf同源)。同姓的名人有19世纪芬兰著名数学家,恩斯特.林德洛夫(Ernst Leonard Lindelöf)。他在数论、复分析、拓扑学上都有不小的贡献。林德洛夫猜想、林德洛夫定理和引理、林德洛夫空间、菲拉格曼-林德洛夫定理、皮卡-林德洛夫定理(又叫柯西-利普希茨定理)都是以他命名。

4号安德雷亚斯.格兰科维斯特(Andreas Granqvist)的姓氏可以拆成gran(云杉,来源于古诺斯语grǫn) + qvist(枝条,当代拼写方法是kvist,来源于古诺斯语kvistr)。丹麦7号球员威廉科维斯特(William Kvist)的姓氏在丹麦语中也是

8号阿尔宾.艾克达(Albin Ekdal)的姓氏是由ek(橡树,来源于古诺斯语eik, 来源于原始日耳曼语 *aiks,与英语oak,德语Eiche同源)+dal(山谷,来源于古诺斯语dalr,来源于原始日耳曼语*dala-,与英语dale,德语Tal同源)。

9号马库斯贝尔里(Marcus Berg)和10号埃米尔.弗斯贝尔里(Emil Forsberg)的姓氏都有着Berg这个词。Berg在几乎所有当代日耳曼语族语言中(除了丹麦语,丹麦语的拼写是bjerg)都是山的意思。这个词来源于原始日耳曼语*bergaz。另外这个词作为姓氏和地名中文翻译成博格,但同时另一个常见地名后缀burg中文音译一样。Burg则是来源于另一个原始日耳曼语词根*burgz,意即城堡、堡垒。
另外瑞典球迷对于著名球星永贝里应该不陌生,他的名字的音译最接近瑞典语发音。Berg在瑞典语中发音为/bɛrj/。瑞典近代文学第一人“斯特林堡”的姓氏发音也类似地接近“斯特林贝里”。
这个词在不同的日耳曼语族语言里发音也不太一样。在德语中发音为/bɛɐ̯k/,接近贝阿克。荷兰语中发音为/bɛrx/,接近贝尔赫,冰王子博格坎普(Bergkamp)的姓氏按照发音翻译更接近“贝尔赫坎普”。在冰岛语中发音为/pɛrk/,接近佩尔克。在丹麦语发音为/bjɛrv/,接近贝耶尔夫。
回到弗斯贝尔里,他的姓氏另一部分Fors在瑞典语里是激流、瀑布的意思。

14号菲利普赫兰德尔(Filip Helander)的姓氏来源与动词hela(治愈)的现在分词形式(helande)。瑞典语hel可以追溯到古诺斯语heila,源自原始日耳曼语*hailijaną,和英语的heal,德语的heilen同源。

15号奥斯卡.希耶马克(Oscar Hiljemark)的姓氏比较特殊。姓氏后半部分mark是个普通的瑞典语单词,意即土地。前半部分则很有可能来源于芬兰语hijla,意即安静。他的复合姓氏有可能是由瑞典姓氏和芬兰姓氏组合而成。

16号埃米尔.克拉夫特(Emil Krafth)的姓氏也有点不同寻常,-th结尾的后缀在英语之外的日耳曼语族中都很罕见。这里只能做出一个推测,他的名字来源于普通的瑞典词汇kraft,意即力量,能力,和英语的craft,德语的Kraft同源。
19号马库斯罗赫丁(Marcus Rohdén)的姓氏可能来源于德语姓氏Roden,此外还有Rohde,Roden的拼法。本意是“红色山谷”。另外瑞典东南部斯韦阿兰(Svealand)的沿海区域历史上也叫Roden,芬兰语、爱沙尼亚语、萨米语对瑞典的称呼Ruotsi/Rootsi/Ruoŧŧa来源于此。这个地区也是现代瑞典国名的起源地,当时的原住民被称为“斯韦阿人”(Svear)。瑞典的国名Sverige的意思就是斯韦阿人的王国(Svea Rike)。

20 号克里斯托弗.诺德菲尔特(Kristoffer Nordfeldt)的姓氏比较直接,是由Nord(北)+ Felt(原野)组成。不过后半部分很有可能是从其他日耳曼语族语言引入瑞典语的,现代瑞典语的对应的拼写是fält。有意思的是瑞典语管中国历史事件“国民革命军北伐”叫做Nordfälttåget,直译就是北土之征程(tåg,旅程,行程,征程)。

22号伊萨克.特林(Isaac Kiese Thelin)的姓氏在瑞典不算罕见,不过其语源不详。

除了以上一些非父名形成的瑞典姓氏之外,本届大名单中也有一些其他民族的姓氏。
11号古伊德蒂(John Alberto Guidetti)的姓氏很意大利化。应该是Guido(居多,常见意大利语名字,来源于动词guidare,指引,指导)+-etti(后缀)组成。

20号奥拉.托沃宁(Ola Toivonen)的姓氏来自芬兰语。-nen这个后缀在芬兰语中是小称后缀。芬兰体育界不少名人的姓氏都由此后缀组成,比如芬兰传奇前锋利特马宁(Jari Litmanen)、当年阿贾克斯后方大将帕萨宁(Petri Pasanen),F1的哈基宁(Mika Häkkinen)和莱科宁(Kimi-Matias Räikkönen)。托沃宁的姓氏前半部分来源于toivo(希望)。

21号吉米.杜尔马兹(Jakup Jimmy Durmaz)是叙利亚移民的儿子。自60年代起,就有一些黎巴嫩和叙利亚的亚述人移民瑞典,7、80年代的黎巴嫩内战更是掀起了移民高峰。杜尔马兹的父母是叙利亚东方正统教的信徒,因此他的名字Jakup也是经典宗教名字雅各布(Jacob)的变体。这支流派在451年第四次大公会议中分裂出去。(这支也常常和第三次大公会议,431年以弗所公会议分裂出去的东方亚述教会混淆)这个姓氏来自于土耳其语动词durmak,意即停止,站立。


韩国: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outh_Korea
朝鲜族五大姓氏金、李、朴、崔、郑差不多占了所有朝鲜族人口的一半多。这届世界杯23人大名单中,这5大姓的球员有11名。剩余的球员中的姓氏赵、张、高、洪、尹、吴、朱、文、黄也算是小姓氏中的“大姓”。剩下相对罕见的姓氏当属寄诚庸的“寄”姓和具滋哲的“具”姓。

朝鲜族的姓氏主要来源于汉语,不过数量上则要少很多。历史上为了避免近亲结婚,朝鲜的各个姓氏在编写族谱中还分本贯。比如大姓金姓就有数十个本贯(https://ko.wikipedia.org/wiki/%EA%B9%80_(%EC%84%B1%EC%94%A8))。

对于大姓,除非掌握每个家族的族谱,很难推断其本贯。不过对于小姓,推算本贯就会容易一些。不过随着现代社会人口流动比以前频繁很多,很多人的出生地离本贯地理上可能相隔很远。

接下来,我们就看看韩国大名单中的比较特殊的姓氏。
寄诚庸(기성용)的寄姓本贯来自幸州,这一姓氏人口大约2万7千多人。这个姓氏可以追溯到箕子朝鲜最后一位王箕准的三子友诚,他是箕子49代孙。历史上的名人有元顺宗的第三任皇后奇皇后,奇洛。她的儿子爱猷识理达腊当了北元的第二任君主,他的两任皇后都是高丽人,第一任姓权,第二任姓金。

具滋哲(구자철)的具姓本贯来自绫城,这一姓氏人口大约17万。其祖先具存裕跟随其岳父朱潜(朱熹的曾孙)于1224年举家迁到朝鲜。具存裕就成了绫城具氏的先祖,而朱潜则成为了新安朱氏的先祖。

除了这两个大牌之外,还有一个球员的名字值得一提。效力于FC首尔的高约翰(고요한)的名字并没有对应的汉字。他父母起名的时候就是以使徒约翰这个宗教名字为根源。

墨西哥: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Mexico
墨西哥本届球员绝大部分来自本土,姓名也都是普通的西班牙姓名。唯一的例外来自于曾在巴萨、热刺、马洛卡、比利亚雷亚尔漂泊的热奥瓦尼(Giovani "Gio" dos Santos Ramírez)。他的名字是意大利语名字,不过他的祖籍却在巴西。
他的父亲是巴西球员绰号“济济尼奥”(Zizinho)的热拉尔多.多斯桑托斯(Geraldo Francisco dos Santos)。他常年在墨西哥球队如美洲队、莱昂队、内卡哈队、蒙特雷队效力。


G组:
比利时: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Belgium
随着荷兰队的出局,每届世界大赛名字最难发音球队的重任就落在了比利时身上。比利时球员的名字难发的第一个元音就是需要区分球员的名字是荷兰语还是法语。比利时作为现代国家的历史不过200年,之前的历史则是跟周边的法国、德国和荷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利时本土人士60%的人口是弗莱芒人,40%的人口是瓦隆人。弗莱芒人的主要语言就是荷兰语,而瓦隆人则是法语(极少部分说瓦隆语,算是罗曼语族下的一小门语言),此外东南角还有极少数人说德语。
法语虽然复杂,但是经过长期的传播,大部分球迷对其发音规律还是有一些感性上的认识的,而荷兰语在世界范围本身就分布不广,而且国内翻译往往也没有统一标准,因此就造成了读音困难。
荷兰语的元音众多,有16个元音(还有11个二合元音),数量直追北欧的丹麦语(16个元音)、挪威语(17个元音)、瑞典语(17个元音)。荷兰语的元音长短还会影响不同词汇的语义。
此外荷兰语还有很多英语中不太常见的发音,如tj组合发的清硬腭塞音/c/,g在一些情况下发的清软腭擦音/ ɣ /,w发的唇齿近音/ ʋ /(跟汉语北方官话中北京方言中w在a,e之前的发音,eu组合发的法语中常见的半开前圆唇元音/ œ /和半闭前圆唇元音/ ø /,而最变态的莫过于ui的二合元音/ œy /。比如克鲁伊维特的名字Kluivert的发音是/klœy̯vərt/,发音接近克洛余弗尔特。

本土球员之外,比利时和周边的法国、荷兰一样,也不断吸收着前殖民地国家的移民。历史上比利时的殖民地不多,一个是首都为金沙萨,原名扎伊尔,现名刚果民主共和国,另一个是二战后比利时借机吞并的德国殖民地的卢安达-乌隆地(现卢旺达和布隆迪)。不过后者因为控制时间短,并没能留下太多影响。所以现今比利时最大的非西欧移民主要来自刚果金、摩洛哥(自从独立后战乱不断,除了之前提到法国和西班牙之外,意大利有50万,比利时有54万,以色列有48万,荷兰有39万移民)和土耳其(64年签订的双边协议,大量招收客居劳工,和德国类似)。

接下来,我们就看一看这支比利时的球员各色的姓名。
首先刚果裔的球员占了6席:
4号后防大将文森特.孔帕尼(Vincent Jean Mpoy Kompany)的父亲是刚果人,母亲是比利时人。这里也顺便提一下刚果的语言,除了官方语言法语之外,还有四门国家语言,都是尼日尔刚果语系下的的语言,分别是刚果语(Kongo及其当地形成的克里奥语基图巴语Kituba/Kikongo)、林加拉语(Lingala)、斯瓦西里语(Swahili)和希卢巴语(Ciluba)。这些球员的姓名也基本来源于这几门语言。
9号罗梅卢.卢卡库(Romelu Menama Lukaku Bolingoli)父母都是刚果人,父亲罗杰卢卡库(Roger)还代表过扎伊尔队出战过。
17号尤里.蒂勒曼斯(Youri Tielemans)从名字上看不出非洲语言痕迹是因为他母亲是刚果裔,而父亲是比利时人,姓氏是个流行的荷兰姓氏。
19号穆萨.登贝莱(Moussa Sidi Yaya Dembélé)的父亲是马里人,母亲是比利时人。
20号迪德里克.布瓦亚塔(Anga Dedryck Boyata)的父亲比安文纽(Bienvenu Mandungu Boyata,名字很法语)替刚果国家队出战过。
21号米奇·巴舒亚伊(Michy Batshuayi Tunga)是刚果裔球员,在15年正式入选比利时国家队之前,还被前申花教练,当时的刚果金主帅伊本吉(Jean-Florent Ikwange Ibengé)觊觎过很长时间,不过最终他声明要为红魔出战。

北非也为比利时贡献了两名球星:
马罗阿尼·费莱尼(Marouane Fellaini-Bakkioui)的父母是祖籍丹吉儿的摩洛哥移民。他的名字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名字,源自مروان,英语中还有其他的转写如Marwan, Maruan, Merouane, Mervan, Merwan等等。历史上有此姓氏的著名人物有第八代哈里发马尔万一世,第十八代哈里发马尔万二世(前者的孙子)。当代的则有前阿森纳摩洛哥球星马鲁万沙马赫(مروان الشماخ)。

纳赛尔沙德利(Nacer Chadli ناصر الشاذلي)与摩洛哥的关系更紧密。他在10年代表摩洛哥参加过一场友谊赛,不过11年之后选择代表比利时出战。

非洲之外,比利时国家队还有两个欧洲移民。
阿德南·亚努扎伊(Adnan *河蟹*)源自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家族。父亲在92年波黑战争中逃到比利时。他的名字Adnan是阿拉伯语名,不少阿尔巴尼亚人因为宗教信仰给孩子取宗教名。Adnan(عدنان)本意是居住在两个世界的人。

现效力于大连一方的卡拉斯科(Yannick Ferreira Carrasco)父亲是葡萄牙人,母亲是西班牙人,出生在比利时。他父亲在他出生不久之后抛弃了他,卡拉斯科从小被母亲带大。他的姓氏carrasco在西语和葡语中指的是地中海沿岸常见的树木,山毛榉科栎属的冬青栎。而他的名字则是布列塔尼语Yann(约翰)+ ick(小)组成,意思是小约翰。

圈点完了外籍血统球员,最后就看看比利时本土球员的姓氏归属。
拥有法语姓氏的共有五个球员:
门将库尔图瓦(Thibaut Courtois)的姓氏在法语里的意思是宫廷的,源自词根(court,宫廷)。他的名字则是有日耳曼血统的法语名,是Theobald的法语转写。Theobald是由theod- "人民" + bald "勇敢,大胆"组成。

艾登.阿扎尔(Eden Michael Hazard)和托尔根.阿扎尔(Thorgan Ganael Francis Hazard)的姓氏在现代英语中最常用的解释是危险。不过这个词英语却是借自法语,法语一词最开始指的是一种骰子游戏,在古法语中拼写为 hasart,而这一词又源自阿拉伯语اَلزَّهْر‎ (骰子)。而骰子引申出了概率、机遇的解释,进一步引出了风险、危险的解释。

替补门将西蒙.米尼奥莱(Simon Luc Hildebert Mignolet)的名字中Luc是典型的法语名,Hildebert这个名字可以追溯到历史上法国神学家,神罗帝国中的伊沃伊公爵等等。其姓氏来源不详,可能源自于意大利语(mignola是橄榄花)。

巴黎圣日耳曼后卫托马.默尼耶(Thomas Meunier)的姓氏在法语里是磨坊主的意思,这个词也跟法语磨坊(moulin)和磨盘(meule)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三个词都可以追溯到拉丁语源头mola,意即磨。

最后,来到荷兰语姓氏的球员。荷兰语姓氏的一大特点就是由各种介词和名字组合。最常见的van(from,从…来)和地名搭配,代表了一个人的祖籍,这些姓氏后来也演变成了固定姓氏。除了这个介词之外,荷兰语姓氏中常用的还有 aan,op (on,在…之上),bij,te, ten, ter (at,在),de, den, der, d',het, 't (定冠词,the),in (in,在…里),onder (under,在…之下),over (over,超过,在…上方) ,des, 's (表示从属) ,tot (til,直到) ,uit, uijt (out of,在…之外) , ver (far,远离) ,和 voor (for,为了)

托比.阿尔德韦雷尔德(Tobias Albertine Maurits "Toby" Alderweireld,d在荷兰语单词结尾是清音,跟德语一样,更接近特而非德)的姓氏很有可能是由al+der+wereld组成。Wereld在荷兰语中的意思是世界,这个词来源于原始日耳曼语*weraldiz,和英语world,德语Welt同源。

托马斯·维尔马伦(Thomas Vermaelen,v在荷兰语中是f的音,发音更接近弗)的姓氏是由Ver(远)+ Maelen(磨、作画)组成。

扬·费尔通亨(Jan Bert Lieve Vertonghen,h在和g组合里不发音,发音为g,姓氏更接近费尔通恩)的姓氏也带着ver(远)这个部分,而tonghen是tongen的古代拼写方法,是舌头,语言tong一词的复数。这个姓氏可能最初形容的就是说着远方的语言的人。

效力于天津权健的阿克塞尔.维特赛尔(Axel Laurent Angel Lambert Witsel)虽然出生在法语区的列日,但他的姓氏来源于荷兰语灰泥(witsel)一词。

曼城中场核心德布劳内(Kevin De Bruyne,uy组合发/œy/的音,大概接近德布罗于内)的姓氏在荷兰语中有时也拼成De Bruin, De Bruijn, De Bruyn,Debruyne 或是 De Bruijne,意即皮肤棕色的人。Bruin在荷兰语里为棕色,可追溯到原始日耳曼语*brūnaz一词,和英语的brown,德语的Braun同源。原始日耳曼语从古法拉克语中也传到了古法语和中古拉丁语中,现在罗曼语族的法语和罗马尼亚语的brun,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的bruno也是来源于此。

替补门将科恩.卡斯蒂尔斯(Koen Casteels,名字发音为/kun/,接近坤)的姓名都源自荷兰语。koen在荷兰语中意思为勇敢,此词来源于原始日耳曼语*kōniz,跟英语的keen(词义稍有变化)和德语的kühn同源。姓氏Casteel则是城堡的意思,来源于古法语castel,来源于拉丁语castellum。

德莱斯.梅滕斯(Dries Mertens。名字中的ie发i,发音更接近德里斯)的名字来源于荷兰语“休耕地”,跟德语Driesch同源。姓氏的意思则是“马丁(Merten,对应英文的Martin)之子。”这个姓氏有些在历史上有贵族,有些则是平民出身。

最后利安德尔.登东克尔(Leander Dendoncker)的姓氏是由冠词den+donker组成。Donker在荷兰语中为黑暗的意思,姓氏最初可能是指肤色发深的人。


英格兰: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England
英格兰地理上虽然和欧洲大陆隔海相望,但历史上却吸收了八方来客。早在殖民地遍布全世界的日不落帝国建立起来,不列颠岛就从凯尔特人、罗马人、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国诺曼人手中一路传承下来。英格兰民族这一概念也是20世纪才开始兴起,为了对抗日益兴盛的民族主义。
多民族也带来了多语言。英语能成为世界上流传最广的语言,除了其背后使用国家强大的世界地位之外,一大原因就是英语不断简化。现代英语相比较其他欧洲语言,失去了你/您区别,失去名词阴阳性,失去绝大部分动词变位,失去变格,语法上是最简单的语言。但词汇上英语的词汇总量让其他任何语言都望尘莫及。

回到姓氏上,很多当代我们习以为常的英语姓氏或许最初并不是日耳曼语源,可能是凯尔特语源或是其他吸收进入英语并同化的语言。接下来,我们就看看这届大名单中一些有意思的姓氏。

先把保留了外语姓氏的球员拿出来说说。
迪利.阿里(Bamidele Jermaine Alli)的父亲是约鲁巴族的尼日利亚人,母亲是英国人。他的名字bamidele意思是“赐福之人返回”。

阿里之外,我们就来看一看本土化很久但还是不太像英语单词或是英语单词组合的姓氏。

6号马奎尔(Jacob Harry Maguire)的姓氏以guire结尾,很像罗曼语族的词汇。不过这个姓氏来源于爱尔兰盖尔语Mag Uidhir, 意即 Odhar之子,而odhar的意思则是肤色黑的人。

7号林加德(Jesse Lingard)的姓氏乍一看有点像北欧的名字。的确,这个名字确实来源于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的古英语。一说其由lin ‘亚麻’ + garðr ‘圈起来的地方’组成,一说其来源于古诺斯语姓氏Lindhardt,由lind‘盾牌’+hardr‘英勇’组成。不过无论是哪一种说法,这个复合词都保留了古英语的特色。

11号詹米.瓦尔迪(Jamie Richard Vardy)的姓氏以元音结尾,有点像罗曼语族语源。这个姓氏在英语中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源自拉丁语verite,意即真相,这个词在英语中也保留了各种不同的拼写:Vardy, Vardey, Vardie, Verdy,Verdie。另一个来源就是一些犹太人的姓氏,从希伯来语的“玫瑰”(ורד,字根是v-r-d)一词衍生出来。

12号基兰.特里皮耶(Kieran Trippier)的姓氏可以按照trippy(晕头转向,嗑药磕高了)这个形容词的比较级理解,不过作为一个姓氏应该不是这个意思。ier结尾有点像法语语源姓氏。不过这个词来源于“牧羊人”这个职业,尤其是放牧山羊的人。最开始来源于tripherd一词,trip在约克郡和兰卡夏郡方言中是一群的意思。Tripherd也就是goatherd。英语中现在常用的牧羊人shepherd来源于中古英语 schepherde, 来源于古英语 sċēaphyrde, 由 sċēap (sheep绵羊) + hierde (放牧者)组成。

14号维尔贝克的姓氏和名字都没有什么突出的,不过他的全名(Daniel Nii Tackie Mensah Welbeck)中的一部分有着其身份的象征。他的父母是加纳人,他的名字中Nii一词来自于加-阿当贝族(Ga-Adangbe)的加-当美(Ga-Dangme)语,意即国王。而Mensah一词则是来自阿仙蒂族的阿坎语,意即“第三个出生的孩子”,这个姓氏在加纳人中也非常普遍。

15号加里.卡希尔(Gary Cahill)的姓氏第一眼看去很像英语单词,但第二眼看去ca怎么看也不是英语单词。这个姓氏的确不是日耳曼语语源。这个词是爱尔兰盖尔语姓氏Ó Cathail的英语化姓氏,其意思是Cathal的后裔。而Cathal由cath(战争)+val(统治)或者是all(伟大)组成。这个爱尔兰盖尔语姓氏的意思可以是战斗统治者或是伟大的战士。

17号法比安.代尔夫(Fabian Delph)的姓氏Delph看起来很像费城(Philadelphia)的后半部分,而费城是由希腊词汇φιλέω (philéō,爱) + ἀδελφός (adelphós, 兄弟)组成,意即兄弟之爱。不过Delph却是地道的日耳曼姓氏。这个词来自中古英语delf,意即沟渠。后来这个词也用来泛指挖沟,开矿的人。.如今兰开夏的大曼彻斯特地区的小镇代尔夫(Delph)就是由当地罗马时期就开矿留下的矿坑遗迹而得名。

突尼斯: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Tunisia
和摩洛哥的情况类似,突尼斯队中也有不少出生在外国的侨民或是侨民后裔。不过不同于摩洛哥的复杂组成的外籍军团,突尼斯的全部外国出生球员均来自于法国。
历史上突尼斯比摩洛哥早了近30年就落入了法国殖民者的魔爪,从1881到1956,突尼斯一直是法国的保护国。突尼斯向海外移居的最大目的地就是法国,法国侨民大概有66万,远超第二的意大利19万。

本届大名单中,突尼斯有9名球员出生在法国。
2号西亚姆.本.尤素福(صيام بن يوسف‎)出生于法国马赛。他的姓氏是传统阿拉伯姓氏بن(英语转写成Ben或Bin,意即之子)+ يوسف(英语中的Joseph,约瑟夫)。

3号约翰.贝纳卢万(Yohan Benalouane,يوهان بن علوان‎;)出生于法国塞兹河畔巴尔尼奥尔。

7号塞义夫-艾丁.卡乌伊(Saîf-Eddine Khaoui)出生于法国巴黎,父母是突尼斯裔。他的名字(سيف)是阿拉伯语宝剑的意思。

9号阿尼斯.巴德里(Anice Badri)出生于法国里昂,父母是突尼斯后裔。他的名字(أنيس)在阿拉伯语里是伙伴、挚友的意思。他的姓氏(بدري)可能来源于阿拉伯语埃及方言,意即“早”。也有可能来源于بدر,意即满月(词根是ب د ر‎ b-d-r)。

10号瓦赫里.阿兹里(Wahbi Khazri , وهبي خزري‎)出生于法国阿雅克肖。他在09年先为突尼斯U20出战,12年又为法国U21出战,到了13年最终下定决心代表突尼斯国家队。他的名字来源于阿拉伯语وهب,意即礼物。伊斯兰教中真主的99种称呼之一الوهاب(Al-Wahhab,赐予者)就是来源于这个词根:و ه ب‎ (w-h-b)。

11号迪伦.布洛恩(Dylan Daniel Mahmoud Bronn)出生于法国戛纳,他的名字已经完全西化,只有Mahmoud还保留着阿拉伯语的痕迹,他身上的突尼斯血缘来源于他母亲。

17号艾耶斯.斯希里(Ellyes Skhiri Joris)出生于法国吕内勒(Lunel),父母是突尼斯裔。他的名字是对圣经人物以利亚的阿拉伯语称呼(الیاس)

22号穆埃斯.哈桑(Mouez Hassen)出生于法国瓦尔省的弗雷瑞斯(Fréjus)。他从11年开始代表法国U16出战,一直到2015年U21出战。直到18年他才加入突尼斯国家队。

巴拿马: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Panama
相比之前提到的哥斯达黎加,甚至所有的中北美国家,巴拿马的白人人口人数最多。这主要跟巴拿马的历史有关。在开凿运河之前,巴拿马地跨连接南北美命脉的地峡,很早就被西班牙人殖民。300年殖民后,巴拿马作为哥伦比亚的一部分在1821年独立。为了开凿运河缩短东西海岸路程,美国一直计划煽动巴拿马从哥伦比亚独立,以便自己控制。1903年巴拿马独立之后,就一直受到了美国的影响。这期间大量北美和英联邦国家移民随着远洋货轮在巴拿马落脚。

而今的巴拿马人口按种族划分,65%是白人和原住民混血(mestizo),12%为原住民,9%是黑人(主要来自加勒比海地区),7%是白人,7%是黑白混血(mulatto)。

巴拿马的23人大名单中绝大多数都是传统西班牙语姓名,只有三名球员名字和父姓都是英文,他们分别是:3号哈罗德.康明斯(Harold Oshkaly Cummings Segura),11号阿尔曼多库珀(Armando Enrique Cooper Whitaker)和15号埃里克戴维斯(Erick Javier Davis Grajales)。


H组
波兰: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Poland
如果说比利时球员的名字发音最难,那么发音最拗口的莫过于波兰球员的名字。
波兰语元音数量不少,有17个,辅音数量更多,有28个(还不算硬腭化的三个软腭辅音)。波兰语还允许很长的辅音簇,比如wszczniesz 的发音是/fʂt͡ʂɲɛʂ/ 意思是你会开始(开始这个动词第二人称将来时)。不过拗口归拗口,波兰语中的很多辅音在汉语普通话中有着对应或是相似的音。
波兰语中的ś的发音/ɕ/对应着中文里的x的发音,x发音的时候声带振动,就能发出波兰语中的zi组合发的/ ʑ/。
波兰语中的sz组合的发音/ ʂ/对应中文里sh的发音。
波兰语中的rz组合的发音/ ʐ/对应中文里r的发音。
波兰语中c的发音/ts/对应着中文里的z和c发音,z发音的时候声带振动,就能发出波兰语中的dz组合发的/dz/。
波兰语中ci组合的发音/tɕ/对应着中文里j和q的发音,j发音的时候声带振动,就能发出波兰语中的dzi组合发的/dʑ/。
波兰语中的cz组合的发音/tʂ/对应着中文组合zh和ch的发音,zh发音的时候声带振动,就能发出波兰语中dż组合发的/dʐ/。
接下来,我们就看看波兰队的里的长名字的发音和其中一些有意思的姓氏。
1号Wojciech Tomasz Szczęsny的汉译沃伊切赫·什琴斯尼很准确。他的名字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Vojьtěxъ, 词根 *vojь的意思是士兵,军人。他的姓氏Szczęsny来源于“运气”(szczęście)一词,本意是好运。

3号Artur Jędrzejczyk的汉译很少有准确的,他的发音/ ˈartur jɛnˈdʐɛjt͡ʂɨk/最接近的是阿图尔.尹翟支克。他的姓氏是从常见名字Jędrzej衍生出的,而这个姓名又来源于Andrzej,也就是Andrew的波兰语转写。而Andrew这个常见的英语名追根溯源来自希腊语ἀνήρ/ἀνδρός ,是“人”的词根(英语中生化人android,雌雄同体androgynous,人类学anthropology,拟人anthropomorphic都是来源于此)

4号Thiago Rangel Cionek的名字是葡萄牙语,母姓Rangel是常见的葡语或是西语姓氏,而父姓则是波兰语。他出生在巴西,名字按葡语规则读法是/ tʃiˈagu ˈtʃonek /,发音接近奇亚古.卓内克。按照波兰语读法是/tjaɡɔ ˈtɕɔnɛk/提亚哥.乔内克。

5号扬.贝德拉内克(Jan Kacper Bednarek)的姓氏来源于职业“手工业者”(bednarz),波兰语这一词汇也是来源于中古德语bütenœre。

6号Jacek Góralski的发音接近于亚采克.古拉斯基。他的姓氏是由Góral(来源于góra,山峰)+ -ski(后缀)组成的。Góral最初作为姓氏指的是居住在山区的人。整个斯拉夫民族的常见姓氏“戈兰”(Goran)也是来源于此,前热刺球星本耶夫采维奇(Bunjevčević),98年世界杯季军成员尤里奇(Jurić),前巴伦西亚的克罗地亚宿将弗拉奥维奇(Vlaović),06世界杯塞黑队的加夫兰契奇(Gavrančić),马其顿灵魂人物潘德福(Pandev),马其顿后卫波波夫(Popov),NBA“火箭旧将”,现热火核心,斯洛文尼亚老大德拉季奇(Dragić),网坛名将伊万尼塞维奇(Ivanišević)都有着相同的名字。

7号Arkadiusz Milik的汉译阿卡迪乌什·米利克相当准确。他的名字是对经典拉丁语名Arcadius(阿卡狄奥斯,历史上东罗马帝国的皇帝)的波兰语转写。不过这个名字还可以追溯到希腊语源Ἀρκάδιος,来源于古希腊地名Αρκαδία,也就是当代英语语境中世外桃源Arcadia的来源。他的姓氏很可能来源与波兰南部的一个历史小镇。Milik自1391年立陶宛大公兼波兰国王雅盖沃就有记载。他把这个城镇和附近的区域划归给克拉科夫主教作为教区。

8号卡罗尔.里奈蒂(Karol Linetty)的名字在英文中看似有点女性化,但在西斯拉夫语族中(捷克语、斯洛伐克语、波兰语)是对Charles,Carl这个名字的斯拉夫化拼写。他的姓氏Linetty有点拉丁化,很有可能来源于英语的Linette或是Lynette,而这个词则是英语化的威尔士语姓氏Eluned,词根是eilun,意即偶像。巧合的是波兰还有一名现役运动员有着类似的姓氏不过是不同的拼法,她是波兰网球选手玛格达.里奈蒂(Magda Linette)。

9号当家球星莱万多夫斯基Robert Lewandowski的姓氏来源于古波兰语lewanda(现代拼写是lawenda),意即薰衣草(英语lavender)。

10号Grzegorz Krychowiak的汉译常常把ch当成英语的发音因此产生误差。他的发音最接近格热戈热.克里霍夫亚克。他的名字是对经典罗马拉丁名格里高利(Gregorius)的波兰语转写。他的姓氏则是由Krych+双重后缀ov+iak组成。词根Krych来源于Krystian(Christian的波兰语转写)的昵称,有点类似英语的Chris。

11号Kamil Paweł Grosicki的汉译卡米尔.格罗西茨基的汉译比较准确。他的名字Kamil是西斯拉夫语族对经典拉丁名Camillus的转写。Pawel则是对Paul的转写。他的姓氏可能来源于波兰语grosz,指的是神圣罗马帝国时代流行的厚硬币。波兰语中的俗语grosik za twoje myśli的意思跟英语的a penny for your thought(告诉我你在想什么)有异曲同工之妙。

12号巴托什.比奥考夫斯基(Bartosz Białkowski)的名字Bartosz来源于Bartłomiej, 是对耶稣使徒之一巴多罗买(Bartholomew)的转写。这个名字来源于阿拉姆语(בר תלמי‎),意即Talmai之子,而Talmai就是托勒密(Ptolemy,希腊语拼写Πτολεμαῖος)。他的姓氏是俄语姓氏Belkovsky/Belkovski的波兰语转写。这个姓氏也可以看做是词根Bel+三后缀-ka+-ov+ski组成。词根бел在俄语以及很多斯拉夫语中是白色的意思。白罗斯的名字(Беларусь)的前缀也是来源于此。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Beograd)的意思就是白色城市(grad是城市的意思,参考俄国各种“格勒”结尾的城市)。

13号马切伊.里布斯(Maciej Rybus)的名字是波兰语对于Matthew的转写。他的姓氏在波兰语中来源于词根ryba,意即“鱼”。

14号Łukasz Teodorczyk的名字中Ł发w的音,因此汉译发音接近乌卡什.特奥多支克。他的名字是波兰语对于Luke的转写(波兰受天主教影响,很多人的名字都采用传统的宗教任命)。他的姓氏是由Teodor+后缀-czyk组成,Teodor和英语的Theodore一样,来源于古希腊语Θεόδωρος (Theódōros, 上帝的礼物)。

15号卡米尔.格里克(Kamil Glik)的姓氏只有四个字母,让他的姓氏众多长长的字母姓氏中独树一帜。他的祖父出生于上西里西亚,在二战后待在了德国。他的本来姓氏是德语的Glück,意即好运。不过对于格里克自己,他在采访中说过自己认为自己百分百是波兰人。

16号Jakub Błaszczykowski,他的汉译雅库布·布瓦什奇科夫斯基很准确。他的名字也是对经典宗教人物Jacob的波兰语转写。他的名字来源于姓氏Błaszczyk,这个词是对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拉丁姓氏布拉西乌斯(Blasius)的小称形式。

17号Sławomir Peszko的发音接近斯瓦沃米尔.佩什科。他的名字来源于古波兰语,是由sława/slava (光辉,荣耀)+ "mir" (世界)组成。他的姓氏虽然带着sz组合,但并不是斯拉夫姓氏。这个姓来源于波兰南部斯洛伐克再南部的匈牙利。在匈牙利语中piszkos是形容词肮脏的,来源于名词piszko(尘土,污秽)。

18号米哈尔.贝雷申斯基(Bartosz Bere*河蟹*ński)的姓氏的词根Bere*河蟹*ń来源于原始斯拉夫语*berzьnь,意即三月或是四月。而这个词的词根则是*berza(桦树)。白俄罗斯境内见证了多次历史重大战役的别列津纳河(Бярэ́зіна)的名字也是来源于此。1708年瑞典国王卡尔十二世渡过此河在大北方战争中与彼得大帝交战,最终大败而归。拿破仑1812从莫斯科撤回斯摩棱斯克,强渡此河被俄军三路夹攻大败。1944年苏联在巴格拉昂行动中的博布鲁伊斯克攻势和明斯克攻势中将德国中央集团军的几个部队围困在别列津纳河畔,最终全歼。

19号Piotr Zieliński的发音接近皮约特尔.热林斯基。他的名字Piotr是对Peter的斯拉夫语转写,姓氏排的上波兰第八大姓氏,词根是zieleń,意即绿色。

20号Łukasz Piszczek的汉译武卡什·皮什切克比较接近原发音。他的姓氏来源于波兰语动词piszczeć,意即尖叫。

21号拉法乌.库尔扎瓦(Rafał Kurzawa)的名字Rafał是对宗教姓名Raphael的波兰语转写,其来源于希伯来语רָפָאֵל‎,意即上帝治愈。他的姓氏kurzawa在波兰语中意思为云团,来源于kurz一词,本意为尘埃。

22号乌卡什.法比安斯基(Łukasz Fabiański)的姓氏很简单,是由常见名Fabian+ski后缀组成。

23号大卫.克夫纳茨基(Dawid Kownacki)的名字Dawid是对David的波兰语转写。他的姓氏Kownacki可以追根溯源到波兰立陶宛联邦时期的立陶宛的重要城市,立陶宛旧都考纳斯(Kaunas,在波兰语中为Kawno)。有着这个姓氏的人最初可能来自于立陶宛。考纳斯在1897年的俄罗斯人口普查中7万人当中,1万6的波兰人或是波兰裔占了差不多占了23%(其余犹太人25%,俄国人26%,立陶宛人才6%)。一战独立后的考纳斯本土族裔人口迅速增长,根据1923年的人口普查9万2千居民中立陶宛人占了58%,犹太人占27%,波兰人下降到4000,俄国人下降到3000人。到2011年,波兰人在31万人口中才占0.4%。

这么看下来,波兰人的姓氏大部分采用普通名词和姓氏后缀结合的姓氏,而名字绝大部分都是采用圣经中或者是拉丁名字,这也反映了天主教对波兰的影响。环视波兰四周,西面的德国以新教为主,东面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以东正教为主。西南面的捷克大部分不信教,少数信天主教。只有东南的斯洛伐克和东北角的立陶宛以天主教为主。波兰本土天主教徒高达87.5%的比例在中欧甚至全欧洲(比67%的西班牙,81%的葡萄牙,83%的意大利,87%的克罗地亚还要高)都独树一帜。

塞内加尔: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Senegal
塞内加尔自从02世界杯异军突起之后就走入了大众的视线,不过它一别世界杯的舞台也达16年之久。
塞内加尔球员常年在五大联赛踢球,02世界杯的队伍23人中有21人都效力于法国球队(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2_FIFA_World_Cup_squads#Senegal),比当年法国在本土联赛效力的球员可怜的4人多出4倍多。现如今的塞内加尔也“走出法国,冲向5大联赛。” 23名球员有1名来自几内亚联赛,1名德国联赛,2名土耳其联赛,2名比利时联赛,3名意大利联赛,7名英格兰联赛,“仅有”7名来自法国联赛。
除了在外国效力,今年塞内加尔23人大名单中有8名球员出生于法国,1名出生于西班牙,从这一点上看,塞内加尔也紧随着欧洲其他国家的步伐,利用侨民和侨民后裔为本国增添实力。

接下来,我就从这些出生在海外的塞内加尔球员开始,看看他们的姓氏。
塞内加尔四大民族是沃洛夫人(Wolof,占41%),富拉人(Fula,占18%),塞雷尔人(Serer,占18%),曼丁卡人(Mandinka,占14%)。除了官方语言法语之外,塞内加尔最通用的语言就是沃洛夫语(Wolof),此外富拉人使用的富拉语,塞雷尔人使用的塞雷尔语和产宁语(Cangin),朱拉族(Jola)使用的朱拉语都为主要的国家语言。塞内加尔球员的姓氏大多也都来源于以上几种语言。

1号阿卜杜拉耶.迪亚洛(Abdoulaye Diallo)出生于法国兰斯(Rems),代表过法国U19和U20出战,15年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他的名字abdoulaye是西非洲语言中常见的对于阿拉伯语名字阿卜杜拉(عبد الله)的拉丁文转写。他的姓氏Diallo是法语对于富拉人(Fula)常见姓氏的转写,英文转写为Jalloh或是 Jallow葡萄牙语则转写为Djaló。在富拉语中,该词意思为勇敢。


3号卡利杜.库利巴利(Kalidou Koulibaly)出生于法国孚日圣迪耶(Saint-Dié-des-Vosges),代表过法国U20出战,15年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

6号萨利夫.萨内(Salif Sané)出生于法国洛尔蒙(Lormont)。他的名字萨利夫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名字سَالِف,意即“之前,前者”。他的姓氏Sané在塞内加尔很常见,有可能是来源于曼丁卡人中的一族班巴拉(Bambara)神话中著名猎手孔多龙(Kôndorôn)的妻子的名字。

7号穆萨.索乌(Moussa Sow)出生于法国芒特拉若利(Mantes-la-Jolie),代表过法国U19和U21出战,09年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他的名字来源于阿拉伯语对亚伯拉罕宗教中重要人物摩西(מֹשֶׁה)的转写(موسى)。


12号尤素福.萨巴利(Youssouf Sabaly)出生于法国勒谢奈(Le Chesnay),代表过法国U17、U18、U19和U20出战,还为法国参加过2013年的U20世界杯。他在17年才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他的名字也是典型的阿拉伯语名字يوسف,来源于对圣经人物约瑟夫的转写。

13号阿尔福雷德.恩迪亚耶(Alfred N'Diaye)出生于法国巴黎,代表过法国U17、U19、U20和U21出战,还为法国参加过2013年的U20世界杯。他在17年才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他的姓氏是个很寻常的沃洛夫人和赛雷尔人姓氏,是Njie的变体,在英语中一般拼作Nije或 N'jie,法语拼作N'Diaye 德语拼作N'diay 或是 Njaay。02年塞内加尔就有两名“恩迪亚耶”,一个穆萨当时效力于色当,另一个希尔维安当时效力于里尔。


10号姆巴耶.尼昂(M'Baye Niang)出生于法国伊夫林省莫朗(Meulan-en-Yvelines),代表过法国U16,U17和U21出战,17年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他的名字M’baye和常见的另一种拼法Mbaye可能来源于中非乍得萨拉人(Sara)的一个叫做姆巴耶Mbaye的部落。

21号拉米内.加萨玛(Lamine Gassama)出生于法国马赛,代表过法国U21出战过,11年开始代表塞内加尔出战。他的姓氏Gassama也是冈比亚和塞内加尔地区的常见姓氏。

20号凯塔.巴尔德(Keita Baldé Diao)出生于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16年代表塞内加尔出战的同时也代表加泰罗尼亚队出战非国际比赛。他的名字凯塔(Keita)起源于马里,是马里帝国君主的姓氏。他的姓氏Diao及另外的拼写Diaw(比如前NBA法国球星鲍里斯迪奥的姓氏就是这么拼写)是塞内加尔传统姓氏。


日本: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Japan
熟悉日本文化历史的朋友对日本姓氏的来源应该比较熟悉。日语姓氏来源非常广,有地名、国名、氏名、物象、职业、名字、姓氏简略、转字、当字、佳字、信仰、外来、佛教、合字、赐姓、商号、皇族宫号、称谓、两姓组合、公家、部民、神道、事件、商业、艺名、敬称、族名、武家、归化等等。

日语姓氏的读法也很难,因为一个读音可能对应十几种汉字写法,而一个汉字也有不同的读音。

日语自古以来吸收了大量汉语词汇,但是由于输入日语本土时间不同,带来的原始读法也不同。这些汉字的不同读音按照时代划分可以大致可以分为南北朝以前的古音,南北朝时期的吴音,唐朝时的汉音和宋朝时的唐音。这些带着中古汉语读音的词汇也和日语原有词汇产生了冲突,在平时生活中使用汉字在日本固有同义语汇的读音称为训读。

对于大部分姓氏,都采用的是训读的方法,极少有音读。有的姓氏中只有一个汉字是音读,其他一个或是两个汉字是训读。接下来,我们就从23人大名单中找一找名字当中保留了吴音、汉音、唐音音读的名字。

3号昌子源的名字源,采用的是汉音“げん”(罗马字gen),源在古汉语的拟音是/*ŋʷan/,中古汉语拟音是/ŋʉɐn/。现在“源”字在客家话、闽语、吴语的发音都保留了音节首的软腭鼻音。他的姓氏中的“昌”采用的是吴音或是汉音的しょう(罗马字sho)。昌在古汉语拟音是/*tʰjaŋ/,中古汉语拟音是/t͡ɕʰɨɐŋ/,现今闽南语的两个方言中结尾的软腭鼻音发生了相同的省略变化。

4号本田圭佑的名字中“圭”采用的是汉音“けい”(罗马字kei,而其训读为tama,当年的球员玉田圭司Keiji Tamada的名字中圭司的kei也是训读,不过他姓氏中的玉的训读和圭的训读tama一样)。这个音和现代汉语读音也比较接近,上古汉语拟音是/*kʷeː/,中古汉语拟音是/kwei/。而他的“佑”用的是训读“すけ”(罗马字suke)。

有意思的是5号长友佑都的名字中的“佑”采用的则是汉音“ゆう”(罗马字yu)。另外他名字中的“都”也是汉音“と”(罗马字to,比如京都Kyoto这个词采用的也是汉音)。这个音和现代汉语也很接近,上古汉语拟音为/*taː/,中古汉语拟音为/tuo/。

6号远藤航的姓氏中“远”采用的是汉音えん(罗马字en),而“藤”则采用的是吴音“どう”(罗马字do)

7号柴崎岳的名字中“岳”采用的是吴音がく(罗马字gaku),上古汉语拟音为/*ŋroːɡ/,中古汉语拟音为/ŋˠʌk̚/。粤语、客家话、闽语的发音都保留了相似的语音结构:音节首为软腭鼻音,音节尾为软腭塞音。

8号原口元气的名字中“元气”(流行文化中经常提到的genki)都采用的是汉音。元的汉音是げん(罗马字gen),跟之前提到的“源”一样。气的汉音是き(罗马字ki),上古汉语拟音是/*kʰɯds/或是/*qʰɯds/,中古汉语拟音为/kʰɨiH/或是/hɨiH/。闽语对气的发音保留了塞音k,而粤语和客家话则变成了擦音h。

前场两大核心香川真司和冈崎慎司的名字都是しんじ(罗马字shinji),都取自汉音。“真”和“慎”的汉音都是しん(罗马字shin),不过二者在吴音上有区别,真还是しん,而“慎”则是じん(罗马字jin)。真的上古汉语拟音是/*ʔljin/,中古汉语拟音是/t͡ɕiɪn/。而慎的上古汉语拟音是/*djins/。“司”的汉音和唐音是し(罗马字shi),只不过在这个名字里浊化了。这个字发音和现代汉语很接近。
14号乾贵士的名字中“士”采用的是汉音し(罗马字shi),上古汉语拟音为/*zrɯʔ/,中古汉语拟音为/d͡ʒɨX/。这个音和现代汉语发音很接近。

15号大迫勇也的名字“勇也””中,勇采用了吴音ゆ(罗马字yu),其上古汉语拟音为/*loŋʔ/,中古汉语拟音为/jɨoŋX/。也采用的是吴音或是汉音や(罗马字ya),上古汉语拟音是/*laːlʔ/,中古汉语拟音为/jiaX/。


18号大岛僚太的名字中的“僚””,采用了吴音或是汉音りょう(罗马字ryo),其上古汉语拟音为/*rewʔ/或/*reːw/,中古汉语拟音为/leu/或/liᴇuX/,这个字发音和现代汉语也很相似。他的名字中的“太”则采用了不属于吴音、汉音或是唐音的惯用音(一般来源于误读)た(罗马字ta),对应的吴音和汉音则为たい(罗马字tai)。

21号酒井高德的名字中“高”采用的是吴音或是汉音的こう(罗马字go),上古汉语拟音为/*kaːw/,中古汉语拟音为/kɑu/。“德”字则采用了吴音或是汉音的とく(罗马字toku),上古汉语拟音为/ *tɯːɡ/,中古汉语拟音为/ tək̚/。粤语、闽语、吴语都保留了音节结尾的软腭塞音k。

22号吉田麻也的名字中“麻”采用的是惯用音ま(罗马字ma,对应的吴音是めme,汉音是ば,be)。而“也”字在之前已经提到。


哥伦比亚: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8_FIFA_World_Cup_squads#Colombia
哥伦比亚球员的姓名大多是比较传统的西班牙语姓名,不过每届大会上都有2、3个左右有着英语名字的“另类”。
94世界杯有弗雷迪.林孔(Freddy Rincón)和约翰.洛萨诺(John Lozano)。

98世界杯在这两人之上又加了哈密尔顿.里卡斯(Hámilton Ricard,他的名字也被当地人模仿英语读成/xamilton/,而没有把h省略掉),和另一个约翰佩雷斯(John Wilmar Pérez)。

上届世界杯出现了哈梅斯.罗德里格斯(James Rodríguez)他的名字算是过于另类,因此并没有按照模仿英语的读法去读。他的名字按照西语读音是/ xamez/。
另一个也是横空出世的锋线尖刀,之后加入了恒大的J.马丁内斯,他的名字Jackson也是模仿成了英语发音/ ʒaksom/而读,没有把j发成西语的/x/,不过跟英语的/ dʒæksən/发音还是有一定差异的。

这届比赛除了哈梅斯之外,还有带着一个显眼的英语名字球员就是16号Jefferson Lerma。他的名字也是跟Jackson一样,音节首的j模仿了英语发音,发成/ ʒ/而非西语的/x/。所以按照发音翻译的话,可以叫杰佛森.莱尔马。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