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澳大利亚人反驳藏独的文章

34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wanghx

unread,
Apr 14, 2008, 1:07:46 PM4/14/08
to salon-...@googlegroups.com, lih...@googlegroups.com
发信人: phenixa (茅延安), 信区: RGForum
标 题: 一个澳大利亚人反驳zd的文章zz
发信站: 一见如故 (Sun Apr 13 06:07:53 2008), 本站(yjrg.net)

文章引用的数据都是西方学者所作的研究,大家可以看看。转自校内分享的日志

这篇文章部分转译自一个注册名为M.A.Jones的澳大利亚教师在PBS上反驳一个叫
Tony的藏
毒分子的帖子,原文地址在http://discussions.pbs.org/viewtopic.pbst=68073
文章很长,列举了很多客观证据来反驳藏毒的荒谬言论,精神实在可敬。我把其中
主要部
分翻译成中文贴出来。欢迎转载和分享。

让我们来看看证据。如果藏人真的受到如此严酷地打压迫害,如果中国领导人真的
试图通
过增加在西藏的汉人数量来汉化西藏,那为什么每个藏族家庭被允许有3个孩子?
并且即
使生育超过这个数目,规定的罚金也只是很小的一笔(具体多少没有被提到)。在
西藏自
治区,藏族家庭平均有3.8个子女,这比在印度的藏族家庭子女数目要多。事实
上,西藏
的人口在1959年只有约119万;然而今天“大藏区”有大约730万人口,根据2000年的人口
普查(原文注:由wiki百科引用), 其中有600万是藏族。西藏自治区的总人口是
261.6
3万,而藏族人共计241.11万,占西藏自治区总人口的92.2 % 。普查还显示,由
于生活
水平和医疗服务的提高,西藏人的平均寿命已从1950年的35岁增长到68岁,婴儿死
亡率从
1950年的43 %下降至在2000年的0.661 %。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副教授Barry Sautman在他的Tibet and the (Mis-Representation
of Cultural Genocide中指出,“国家进行的移民(汉族人到西藏)的规模是非常
的。从
1994年到2001年,中国政府大概只派遣了几千人作为干部到西藏去,大部分人只在
西藏待
上三年后即回到中国(译者注:这里指西藏意外的地区)。拥有西藏户口的7.2万
其它族
裔人中有部分人根本就不住在西藏,他们这么做是因为户口在西藏能够从政府领到
更多的
养老金。

Columbia Journal of Asian Law的文章和一个澳大利亚华人人口统计学家2000年Asian
Ethnicity发表的结果都支持上述事实,并且还指出,所谓的藏族正在被汉族同化
根本就
是误导大众。“我认为这些文章都说明了一个事实,”Barry Sautman说,“那就是并没
有证据证明从1950年到现在的这一时期当中有明显的人口损失。在大跃进中有一
些,但是
西藏减少的人口比在中国其他地区要少。四川和青海的人口损失比较多,但是也没
有中国
其它区域汉族的情况那么严重。<STRONG>西藏流亡政权反复举出的所有数据都完全
没有根
据。他们声称1950年到1970年的时期中有120万西藏人死去,但是一点没有给支持
的证据
。</STRONG> (如果)作为一个律师,我不认为这些没有具体数据的统计结果有什
么意义
,没有任何可见的证据。

实际上,就像Michael Parenti在他《友善的封建主义:西藏神话》中指出的那样,”DL
喇嘛和他的导师还有他弟弟都声称'120万藏人因为中国对西藏的占领而死去'。但
是1953
年的官方人口普查,——六年之后中国政府才对DL的流亡采取措施,却纪录说居住在西藏
的总人口是127.4万。一些另外的普查结果证实中国境内所有的藏人数目大约是200
万。如
果中国政府在六十年代早期真的杀死了120万藏人,那么西藏全境所有城市和农村
都将人
口剧减,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了。而我们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中国军队在西藏
境内零
散分布,并不具备大规模围捕、追杀、消灭那么多的人的能力,就算他们将所有精
力都花
在这个上也不可能。”

西藏流亡组织和他们的支持者把这些数据从帽子中直接变出来,就像当初流亡的
Harry W
u对中国大陆的犯人数目所作的那样。

Barry Sautman还令人信服地对“藏语正在被汉语取代”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92%-94
%的藏人说藏语”,他注意到,“小学中的授课相当普遍的采用藏语。汉语只是从中学开
始作为第二语言来学习。所有西藏自治区的中学都教授藏语。在拉萨,学生们学习
藏语、
汉语、英语的时间几乎一样多。”

西藏人的表演艺术、诗歌和作画也急剧增加,这一点今天去西藏的旅行者不可能注
意不到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被北京鼓励和资助的,尽管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西藏传统艺
术和手
工艺所带来的旅游市场。

很重要的一点是,Sautman和我一样,很惊奇的发现“中国文化在西藏体现得少得可怜,
但是这里却充斥着西方文化,象牛仔裤,迪斯科音乐等。”

Barry Sautman的观点在西方学术界决不是绝无仅有。比如Colin Mackerras,澳洲
Griff
ith大学已退休的荣誉教授,评论说Sautman的书“是一个非常勇敢,并且很早之前
就该进
行的研究,这个研究话题极其emotional,极其重要”,因为其严谨而具体地陈述和记录
了(西藏)“主要由于西方化、现代化”所造成的“宗教、艺术、语言、移民和其它方面
的文化变迁”

另一个有趣而深刻的研究是由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人类学系的主席
和教授
,Melvyn C. Goldstein和同样是该校人类学系的教授Cynthia M. Beall所进行。
他们的
研究名为《中国的改革政策对藏西游牧民的影响》。该研究在西藏自治区内进行了16个月
,受到美国国家科学院与中国学术交流委员会、国家地理学会研究与探索委员会和
国家科
学基金的支持。

尽管很长,但引用他们研究的结论是值得的:
“Hu Yaobang1980年5月西藏考察之后中国对西藏实施的新的经济文化政策在Phala
经引起
了重要的变化。因为减税政策和一些其它措施,游牧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得到了很大
提高,
尽管当地政府还没有完全实施开放的市场系统。新政策让他们越来越多的参加市场
经济系
统,并引起了快速的社会经济分化。另一点同样重要:80年之后的一系列政策使文
化和社
会得到复兴,游牧民们因而能够让他们传统文化中的基本元素得到重现……Phala今天的
生活比1959年之后的任何时期都要更接近于历史上的传统生活。1980后的改革创造
的条件
,让Phala的游牧民们能够重新获得掌握自己生活的权利和重新创造出各种价值、
典型和
信仰。这些在心理上和文化上都具有重大的意义。从本质上说,新政策维护了游牧
民的传
统生活方式和他们的信仰,以及他们藏族人的身份。”

ith大学已退休的荣誉教授,评论说Sautman的书“是一个非常勇敢,并且很早之前
就该进
行的研究,这个研究话题极其emotional,极其重要”,因为其严谨而具体地陈述和记录
了(西藏)“主要由于西方化、现代化”所造成的“宗教、艺术、语言、移民和其它方面
的文化变迁”

另一个有趣而深刻的研究是由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人类学系的主席
和教授
,Melvyn C. Goldstein和同样是该校人类学系的教授Cynthia M. Beall所进行。
他们的
研究名为《中国的改革政策对藏西游牧民的影响》。该研究在西藏自治区内进行了16个月
,受到美国国家科学院与中国学术交流委员会、国家地理学会研究与探索委员会和
国家科
学基金的支持。

尽管很长,但引用他们研究的结论是值得的:
“Hu Yaobang1980年5月西藏考察之后中国对西藏实施的新的经济文化政策在Phala
经引起
了重要的变化。因为减税政策和一些其它措施,游牧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得到了很大
提高,
尽管当地政府还没有完全实施开放的市场系统。新政策让他们越来越多的参加市场
经济系
统,并引起了快速的社会经济分化。另一点同样重要:80年之后的一系列政策使文
化和社
会得到复兴,游牧民们因而能够让他们传统文化中的基本元素得到重现……Phala今天的
生活比1959年之后的任何时期都要更接近于历史上的传统生活。1980后的改革创造
的条件
,让Phala的游牧民们能够重新获得掌握自己生活的权利和重新创造出各种价值、
典型和
信仰。这些在心理上和文化上都具有重大的意义。从本质上说,新政策维护了游牧
民的传
统生活方式和他们的信仰,以及他们藏族人的身份。”

Tyler Dension在他的研究中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篇论文名为Reaffirmation of ‘R
itual Cosmos’: Tibetan Perceptions of Landscape and Socio-Economic Developme
nt in Southwest China,发表于新罕布什尔大学本科研究期刊2006年的春季版。

“与其说发现西藏传统正在被中国的统治、外来人口、现代世界的商品和理念毁灭,”D
ension如此总结道,“我在Deqin县第一手地见证了Kawa Karpo山和宗教世界对于藏人生
活的重要意义:它并没有减少。西藏人持续不断地将他们居住的环境理解为一个具
有宗教
意义的世界,这不能称之为一个传统的静态真实,而更是一个动态的文化过程,因
为鉴于
新的社会经济现实,他们正在不断地重新思考和重新定义他们的信仰。”

以上是针对所谓的文化灭绝。顺便说一下,如果你有机会参观西藏并且与当地藏人
聊天,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告诉你他们并不是被“强迫”学习汉语的,而是强烈希望主动的学习
汉语,因为他们认为掌握流利的汉语和英语会让他们将来有更好的就业机会。

Tony,我以此指出你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对待西藏人民——他们不是消极的受害者,
你不应该否认他们的作用和影响。实际上,如同Tsering Shakya在2002年的New
Left Re
view上面所写的,“西藏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中得到了充分
的代表
。事实上我愿意指出他们被代表得过多——从西藏人口的比例来看的话。”同时别忘了了
在文化大革命中,西藏人自己在毁坏寺庙和发生的各种各样的迫害当中扮演的角
色。我们
不要否认西藏人民的作用。

你声称西方记者们对于西藏的调查都是在“中国GCD的谄媚者”的陪同下也说明了你的无
Tyler Dension在他的研究中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这篇论文名为Reaffirmation of ‘R
itual Cosmos’: Tibetan Perceptions of Landscape and Socio-Economic Developme
nt in Southwest China,发表于新罕布什尔大学本科研究期刊2006年的春季版。

“与其说发现西藏传统正在被中国的统治、外来人口、现代世界的商品和理念毁灭,”D
ension如此总结道,“我在Deqin县第一手地见证了Kawa Karpo山和宗教世界对于藏人生
活的重要意义:它并没有减少。西藏人持续不断地将他们居住的环境理解为一个具
有宗教
意义的世界,这不能称之为一个传统的静态真实,而更是一个动态的文化过程,因
为鉴于
新的社会经济现实,他们正在不断地重新思考和重新定义他们的信仰。”

以上是针对所谓的文化灭绝。顺便说一下,如果你有机会参观西藏并且与当地藏人
聊天,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告诉你他们并不是被“强迫”学习汉语的,而是强烈希望主动的学习
汉语,因为他们认为掌握流利的汉语和英语会让他们将来有更好的就业机会。

Tony,我以此指出你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来对待西藏人民——他们不是消极的受害者,
你不应该否认他们的作用和影响。实际上,如同Tsering Shakya在2002年的New
Left Re
view上面所写的,“西藏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中得到了充分
的代表
。事实上我愿意指出他们被代表得过多——从西藏人口的比例来看的话。”同时别忘了了
在文化大革命中,西藏人自己在毁坏寺庙和发生的各种各样的迫害当中扮演的角
色。我们
不要否认西藏人民的作用。

你声称西方记者们对于西藏的调查都是在“中国GCD的谄媚者”的陪同下也说明了你的无
知。记者和游人一样在西藏的绝大多数地区都能够自由的行动(只要他们有PSB的
允许)
而不用官员陪伴。

你要我提供证据证明有在西藏采访过的记者说支持中国政府统治的藏人比反对的藏
人要多

让我们先看看人们对于北京-拉萨铁路的态度。在开通那条铁路之前,DL喇嘛表达
担心说
这条铁路会在汉化西藏中发挥作用,随后整个西方世界西藏流亡政权的支持者们就
迅速将
其认定为中国政府对西藏进行“文化灭绝”的手段。这些声称毫无疑问地在普通西藏人当
中激起了一些疑问,很多人也对新铁路会带来什么表示了怀疑。但是许多去西藏的
记者和
旅行者随后就发现,许多城市里的西藏人觉得正面效应胜过负面效应,这是因为现
在越来
越多的西藏人对于新的经济有了真切的关注。他们的生活水平正在提高。而且尽管
汉族的
零售商和生意人会从旅游和贸易的增长中获得更多的利益,这种情况也会随着西藏
人逐渐
积累资本、发展自己的生意而得到改变。许多西藏人都这么认为。来自The
Guardian的记
者Jonathan Watts报道说“我在那四五次和西藏人偶然交流中,大部分人都在期望
着铁路
带来的经济利益:250万吨货物和100万游人和商业人士。

确实,西藏人在“被中国政府统治是好还是坏”的问题上存在分歧。“西藏人也持有不同
的意见”,Jonathon Watts说。确实存在对铁路非难的独立运动分子,因为他们反
对西藏
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因此就把新铁路视为北京意图进一步巩固对西藏统治的证据。
而其他
人承认铁路会带来好处。“我很吃惊的发现一个活佛对铁路表达了最强烈的赞同,”Wat
ss写道,“‘我们实在太落后,太与世隔绝太长一段时间了,’这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喇
。</P><P>&nbsp;</P><P>Tony,你还说“如果中国没有入侵,西藏和西藏人会和现
在非常
不同,但是至少他们拥有主权,是掌握自己命运的主人。”

可笑!有多少普通的藏人曾经是“掌握自己命运的主人”?我并不是在为中国入侵西藏做
辩护。这需要考虑一些地缘政治的因素,而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制止英国和俄国对
西藏的
不断侵略,因而需要放到冷战的框架下来理解。国民党当然更是始终清楚地声明他
们意图
侵略和占领西藏,而且如果他们当初打败了解放军,他们会继续攻打占领西藏。要
是这实
现了,我敢打赌美国国务院不会有任何反对(真是一针见血)。

但是我们最好不要把50年之前西藏人的生活浪漫化。Michael Parenti(还有其它
许多人
,例如Leigh Feigon)在他的“Demystifying Tibet“一书里曾经纪录道,<STRONG>西藏
“曾经是一个倒行逆施、农奴制的、贫穷的神权国家。在这个国家里,极少数的特
权阶级
高高在上地生活着,其下就是普通人民的血、汗和泪水。西藏离外人所想象的香格
里拉离
得很远很远。”</STRONG></P><P>&nbsp;</P><P>“无论中国政府在西藏的统治有多么的
错,多么地压迫,从1959年(DL喇嘛叛逃,中国政府对西藏真正实现直接统治)
起,他们
确实废除了农奴制和农奴制系统下特权阶级无偿占有劳动产品的的制度,并且停止
让鞭刑
、mutilation(不知道什么意思,剥皮?)、断肢作为刑事惩罚。他们废止了许多
沉重的
税赋,发展工作计划,极大地降低了失业率和乞讨现象。他们建立了一般的世俗教
育,因
而打破了寺院喇嘛们对于教育的垄断。他们在拉萨修建了自来水和电力系统。”
(仁至义
尽了啊)

最后,我们不应该忽视这个事实:西藏流亡政权和他们的支持者们不断不遗余力地
污蔑西
藏的人权情况,Barry Sautman和其他许多人都令人信服地指出了这点。当然,这
些来自
于流亡政府的夸大并不奇怪,就象Michael Parenti说的:

“<STRONG>对于那些富有的喇嘛和贵族们,中国GCD的入侵无疑是一大灾难
</STRONG>。他
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外逃出国,DL喇嘛自己也是如此,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他的
外逃中
提供了很多帮助……根据1998年美国国务院解密的文件记录,在整个60年代,CIA每年秘
密拨出170万美元给西藏流亡政府。文件解密后,DL喇嘛的组织自己就发表了一份
声明承
认它在六十年代从CIA那里得到了millions of dollars,目的就是将流亡政府的武
装分子
送进西藏,破坏Maoist的革命。DL喇嘛每年从CIA领取186,000美元补贴(呵呵,服
务费)
。印度情报部门对DL和流亡政府也都有资助。DL拒绝承认他和他的弟弟为CIA工
作。CIA对
此也拒绝发表评论……即使是今天,通过'国家民主基金会'和其它一些听起来比CIA光明
一点的渠道,美国国会每年仍然继续拨款两百万美元给印度境内的西藏人,另外再
提供数
百万给西藏流亡政权进行所谓的'民主活动'”。

西藏问题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它非常复杂,而且形势在持续改变。即使是西
藏专家
也会觉得要把真相整合起来是相当棘手的,所以你能想象那些对西藏所知无几的普
通民众
要理解它有多困难,更不用说那些对西藏怀有兴趣的人了。因而,这些试图从充斥
着藏毒
宣传的媒体和出版物那里寻求西藏真相的人,在阅读的时候需要带着谨慎而怀疑的
态度,
因为它们明显是有偏见的。(赞死……为什么巴黎那帮人没有这种觉悟……)

我绝对不是一个西藏问题专家,但是我更愿意相信从那些独立的学术研究者那里得
到的数
据和发现,而不是从中国官方宣传或者西藏流亡政府的支持者们那里。
--
※ 来源:.一见如故 yjrg.net.[FROM: 193.190.0.0]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_373_M.1208038073.A.htm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