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来形容中国的贬义词的严重程度和出现频率高得惊人

4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wanghx

unread,
Apr 13, 2008, 1:42:51 PM4/13/08
to Salon Friends, lihlii-g
发信人: fttt (fttt), 信区: square
标 题: 达赖喇嘛与达兰萨拉的聪明之处
发信站: 一见如故 (Sun Apr 13 22:46:59 2008), 本站(yjrg.net)

达赖喇嘛与达兰萨拉的聪明之处
作者:申鹏 提交日期:2008-4-13 12:56:00 | 分类: | 访问量:1124
  by 碧海咏叹
  拉萨骚乱已经基本平息,西方媒体对于这件事的报导,因为奥运圣火传递的缘
故,仍然是没完没了,铺天盖地。如此持久、大规模、众口一词地对一个国家进行
负面报导,实属罕见。
  
    每一家西方媒体都会坚称自己做到了平衡、中立和客观,呈现了当事各方
的说法。但是,如果传播学者做内容分析的话,却一定会发现他们用来形容中国的
贬义词的严重程度和出现频率高得惊人。经过这一次的教训,十三亿中国人中的一
大群,大概都会对他们看待世界的态度做微妙的修正。
  
    新闻还在进行中,说不定还有更惊人的发展,真正冷静理性的反思非得要
隔了一定的时间和空间,情绪淡定下来以後才有可能,我愿意先谈几点热血冲头期
间的感想:
  
    一切与奥运挂钩:西方媒体在之前所谓食品药品安全、产品质量、达尔富
尔部族冲突、新闻自由、民主人权等议题上,对中国已经有类似表现,也都跟奥运
会联系在一起。只不过这些议题中没有一个能像今天的西藏骚乱这样戏剧性,这样
能煽动各个阵营的情绪。同时这件事情又离奥运会开幕这麽近。
  
    西方新闻标准的两面:空前的戏剧性也在中国人眼前无限放大了西方媒体
的伪善、双重标准和霸道。中国网民花了很多精力去找西方媒体修改照片胡乱配图
的乌龙,其实更坏的是在文章和电视解说里对事实进行剪裁拼贴。
  
    比如他们会引用中国政府和媒体的说法,但往往在用词、语气方面不加掩
饰地流露出怀疑和嘲弄的态度,并且马上用达赖方面的话来做“但语”。
  
    他们在引用任何来自中国官方的数字和说法时往往要在後面加一句“以上
说法未能经独立报导证实”,但在引用达赖喇嘛和海外流亡藏人组织的话时却不加
这句话,仿佛任何流亡藏人说出来的话都必然比中国人的话可信一千倍,哪怕是用
常识就能判断为假的东西。汉人、回族人的伤亡可以完全不提或者含糊其词,在没
有证据的情况下,却动不动就说军队对藏人进行血腥镇压,其偏颇立场一目了然。
  
    种族主义vs. 民族主义:西方媒体的报导谬以千里,还执拗不认错,根源
或许还是意识形态偏见和西方中心主义。今天不少西方人在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
之下,也有种族的偏见,他们常常有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居高临下的态度。那种傲
慢,很难说不是来自种族优越感(他们可能会说自己是世界公民),但是我们有任
何民族主义的情绪,在他们看来都不正当,都是偏狭愚昧和危险的,是一群可怜的
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暴民,被洗脑(或者收了钱)的二十一世纪网络义和团。
  
    达赖喇嘛与达兰萨拉的聪明之处:西藏问题的历史和现实都错综复杂,说
到底是几个大国的地缘政治、实力政治,是国家竞争,水很深很脏,不是小老百姓
能够了解的。
  
    但是达赖流亡四十九年,成功地将西藏问题国际化,很大程度上是靠了身
边一群志愿或者领薪水的职业政治化妆师,他们来自西方各国,用西方通行的语言
把达赖要传达的话送进西方政要和民众的耳朵里。
  
    看达兰萨拉几个所谓官方网站、流亡政府的新闻稿、达赖的各类演说,英
文都写得非常地道,专拣一些西方人爱听的、流行的、容易共鸣的议题,像“保存
西藏独特的语言和文化”、“宗教自由”、“人权”、“文化灭绝”等等,来发挥。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年轻人完全可以到美英法等国去学习政治传播
和政治化妆术,回来用他们的游戏规则来玩媒体、公共关系和议程设置,一定不比
达兰萨拉差,他们毕竟是建立在太拙劣的谎言基础上了。只可惜我们的政府在这方
面技不如人。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改进一下方式——比如最起码不要再用“人面兽心的豺狼”
"、“狗急跳墙”、“茍延残喘”、“垂死挣扎”这样的文革语言批判达赖,这些都是鸡
同鸭讲,图一时口舌之快,反倒伤了自己形象。
  
    事实呢,在官方媒体的报导之外,在拉萨工作、旅游、做生意的汉族年轻
人,发了很多的博客文章和照片。更打动我们的是,他们完全出自个人真实体验和
感受而做出的真实反应,完全没有一些西方媒体宣称的“中国政府组织、鼓励的网
络反击”的因素。
  
    我们也读王力雄关于西藏的书和文章,相信比大部分外国记者读得多。我
们也有藏族朋友,也很尊重他们的文化,对他们充满善意。迫害和压迫,至少作为
个人我们没干过,作为纳税人我们还间接资助了藏人。我们要大声告诉他们:中国
的年轻人,善良、受过很好的教育、耳聪目明,这一次的愤怒,不是出于无知,是
出于对你们的了解。你们的谬误,才是出于无知和傲慢。
  
    其实很多西方人在网上的笔战里替中国说话,他们母语是英文,也很博
学,他们跟那些对中国抱有很深成见的人辩论,引经据典,语言和论证都比亲自上
阵的中国年轻人要强很多。所以西方世界并不是铁板一块,不是一个声音,这是思
想和言论自由可贵可爱的地方。即使是支持达赖的一些人,也不是没有跟他们辩论
的空间,新一代的中国人应该和平、理性地跟他们去辩论,讲常理,说人情,而不
是停留在解气和泄愤的水平上。
  
    网上有一位西方朋友极力为中国在西方媒体报导中遭到的对待叫屈,他最
後说了这样一句话:中国是全球舞台上的几个大男孩之一了,得长一些厚脸皮出
来。美国人会关心中国、俄罗斯和古巴的媒体怎麽说他们的坏话么?
  
    另一位西方人说,这次在网上打仗的中国年轻人让他想起《色,戒》里头的
邝裕民和王佳芝们,一腔热血,天真幼稚。还真有点像,我们不认同政府的一些政
策,但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形象都赔进去。只不过我们在贡献
微薄力量的过程中,多一些专业精神才好,要比邝裕民他们有长进。论战的激情平
复下来之後,恐怕还得“各就各位,各安其位”,当今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力量对
比就是这样,西方媒体的强势霸权短期内无法撼动,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每个
人小小的卑微的工作,积少成多,总有扭转的一天。
  
    同时我们也要反躬自省,国内的种种问题,特别是政治文明的进步,都需
要年轻中国人谦卑扎实的努力。在国家竞争的背景下,爱国无罪,但是我们要舍弃
围城心理,不能总想着这是一场全世界与我们的对决;我们仍要保持包容和开放的
态度,在批评西方人的同时,我们自己也要避免汉族优越感,"远人不服,则修文
德以来之"。对于西藏问题和西藏历史,也应该抱着尊重的态度,去了解和认识。
政府的治藏政策,不管成功还是失败的地方,也都应该开放检讨和批评。
  
    钱穆先生讲,不能对“民族已往文化,懵无所知,而犹空呼爱国”,又讲
“凡其所爱,必其所知…惟知之深,故爱之切”。他在对日抗战最惨烈的年代说的这
些话,感叹中国人是最缺乏国史智识的国民。这样的情形,到今天恐怕只有更糟糕。
  
    我们真要把自己的历史搞搞清楚,把自己的根弄弄明白;对本国的历史抱
一种“温情与敬意”,同时也不遮丑,不避讳;这样才能知道支持什麽,反对什麽,
又为什麽要有这样的支持和反对,才不会陷于过度自卑或盲目自大。
  
    温总理常引用《诗经》里的“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中国经历过去两个世纪
的苦难,相信在新一代理性、智慧的中国人手上,一定会焕发出她新的青春。

--
※ 来源:.一见如故 http://yjrg.net [FROM: 122.158.0.0]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_277_M.1208098019.A.htm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