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的所谓“农奴制度”

7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wanghx

unread,
Apr 11, 2008, 10:37:42 AM4/11/08
to salon-...@googlegroups.com, lih...@googlegroups.com
毛泽东说:

我看,西藏的农奴制度,就像我们春秋战国时代那个庄园制度,说奴隶不是奴隶,
说自由农民不是自由农民,是介乎这两者之间的一种农奴制度。[1]

首先,不是“奴隶”,其次,毛泽东说不是“自由农民”。

我倒是想问问,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共国的“农民”,是“自由农民”吗?能自由选择种
地还是做工,做买卖吗?
能自由选择种什么作物吗?
能自由出卖收获的农产品吗?
有多少比例自留?被剥削了多少比例?
有自己的土地吗?!!
能自由选择居住地吗?能自由迁徙吗?能离开他们的户口所在地而不需要他们的领
主,党委同意吗?
农民户口,子女是否依然还是农民户口?这和奴隶世袭有什么区别吗?

究竟哪个更符合“农奴制度”,甚至“奴隶制度”的特征?

毛泽东 1959 年 4 月 15 日,已经在武装镇压西藏康巴农民反抗(恰恰不是所谓
农奴主的反抗,参见 [2])之后,堂而皇之发表这个给西藏“农奴制度”定性的公开
讲话。可是,请看 [3]:

1949年10~11月间,毛泽东曾认为西北结束战争较西南为早、由青海到西藏的道路
平坦好走,就设想了以西北为主、以西南为辅的进军西藏线路。这时候,他的进军
西藏,是为了“解放”西藏吗?他这时候对西藏有多少了解呢?

叛乱爆发后,既定的“六年不改”的方针不可能继续执行,民主改革势不可挡。这时
毛泽东却显得十分冷静,他觉得自己对西藏的许多问题还是了解不够,为了更加准
确地掌握西藏的情况,以指导西藏的民主改革,1959年4月,他给当时中央统战部
副部长、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写信表述了自己想了解一下整个藏族现在的情况的愿
望。信中他提出了包括人口、土地、社会制度、宗教等方面的13个问题。
关于人口、土地方面的:(1)金沙江以西,构成西藏本部昌都、前藏、后藏(包
括阿里)人口据说有120万人,是不是?(2)面积有多少平方公里?(3)云南、
四川、甘肃、青海四省各有藏人多少,共有藏人多少?有人说,四省共有二百多万
至三百多万,对否?(4 )这四个省藏人住地共有面积多少平方公里?
关于社会制度方面的:(1)农奴制度的内容,农奴与农奴主(贵族)的关系,产
品双方各得多少?有人说二八开,有人说形式上全部归贵族,实际上农奴则瞒产私
分度日,对不对?(2 )贵族对农奴的政治关系,贵族是否有杀人权?是否私立审
判,使用私刑?(3 )西藏地方各级政府及藏军每年的经费从何而来?从农奴,还
是从贵族来的?(4)叛乱者占总人口的百分比,有无百分之五?或者还要多些?
或者少些,只有百分之一、二、三,何者为是?(5)整个剥削阶级中,左、中、
右分子的百分比各有多少?左派有无三分之一,或者还要少些?中间派有多少?
有关宗教方面的:(1)共有多少喇嘛,有人说八万,对否?(2)喇嘛庙对所属农
奴的剥削压迫情形。(3 )喇嘛庙内部的剥削压迫情形,有人说对反抗的喇嘛剥
皮、抽筋,有无其事?(4)青海、甘肃、四川喇嘛庙诉苦运动所表现的情况如
何?有人说搜出人皮不少,是否属实?

1959年3月爆发西藏“叛乱”,被镇压。由上文可见,直到 1959 年 4 月,镇压已经
开始,正在进行中的时候,毛泽东对西藏所谓“农奴制度”,所谓“农奴”和“农奴主”
的关系,都没有弄清楚,但是却同时公开声称,西藏的制度是 “就像我们春秋战国
时代那个庄园制度”“一种农奴制度”。请看这段精彩的话,因为太精彩,我一定要
重复一遍:

我看,西藏的农奴制度,就像我们春秋战国时代那个庄园制度,说奴隶不是奴隶,
说自由农民不是自由农民,是介乎这两者之间的一种农奴制度。[1]

语干分析:农奴制度...是...农奴制度。

多么精彩的循环逻辑,多么天衣无缝的永恒真理。

这,就是所谓西藏农奴制度定性的颠扑不破的真理性。

[1] 毛主席关于西藏平叛的讲话(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五日)
http://bbs.huanqiu.com/read.php?tid=11714
[2] Joshua Michael Schrei: A Lie Repeated - The Far Left’s Flawed
History of Tibet http://www.studentsforafreetibet.org/article.php?id=425

[...]This resistance was for the most part carried out by Khampa
tribesmen in Eastern Tibet, who had suffered some of the most brutal
treatment at the hand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Tibetan resistance, both historically and currently, has been
made up of Tibetans from across the social spectrum. The Khampa fighters
in the late 50s and early 60s were certainly not aristocrats, nor was
Thrinley Chodron, a nun who led a bloody resistance battle against
Chinese forces in 1969. The Tibetans who took to the streets and were
gunned down in the late 80s were not former aristocrats. Nor are the
hundreds of Tibetans currently languishing in Drapchi prison for
expressing their desire for statehood.

[...]The Tibetan communist party was a creation of sons of wealthy
aristocrats; the Tibetan peasantry on the other hand were the ones who
eventually formed the brunt of resistance to Chinese government rule.

[3] 曹志为:毛泽东处理西藏问题的历史启示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7769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