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 (7) 明史之七、朱元璋

5 views
Skip to first unread message

Shimin Fang

unread,
Aug 24, 1993, 6:10:15 AM8/24/93
to
<<亂侃明史(之七)----朱元璋>>
關于朱元璋對官吏大開殺戒的動機,除了以前提到的由自卑到變態
的自尊到虐待狂傾向的下意識的動機之外,還有一個顯現的、意識層
次上的、堂而皇之的理由:為民作主,為民除害。朱元璋大概真誠地
相信自己是為天下百姓謀利益(與他對官吏的態度相比而言,對
百姓可謂寬厚得多),而官吏卻都與百姓為難,只會剝削百姓,
無一人不貪贓枉法,因此統統該殺,殺個精光而后快。貪官污吏
多如牛毛,自己無法遍察,便發動群眾,號召百姓到京師告狀,甚至
鼓勵百姓把貪官污吏直接綁赴京師(他的著作<<大誥>>中說:
“許城市鄉村賢民方正豪杰之士,有能為民除害者,合議城市鄉村,
將老奸巨滑及在役之吏在閑之吏,綁縛赴京,罪除民患,已安良民,
敢有邀截阻當者梟令。赴京之時,關津渡口毋得阻當。”)。
這一點,與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號召群眾造官僚的反的動機極
為相似。在朱元璋的心目中,官吏的地位簡直還不如平民百姓,他們
不過是皇家的奴仆。在他之前,雖然皇帝高高在上,但與官僚們至少
在表面上還有相親相敬的准朋友關系,雙方都遵守“士可殺不可辱”
的游戲規則,官僚們若覺得皇帝有錯,還可冒顏直諫,甚至死纏,
因為其直接的后果不過是被斥、被降。這種准朋友關系到了朱元璋
手里完全變成了主仆關系,士不僅可殺,更可辱,官僚還未開口便
已該死,倘有片言只語的冒犯當然殺無赦,甚至有在殿上當場就
鞭死、摜死的。
朱元璋很懂得宣傳,很愛說漂亮話,自己如何愛民,如何以民為根
本,用的都是大白話,大實話,以便讓目不識丁的平民百姓也知道他
的一番苦心。反反復復地說,說得似乎很誠懇。因為要誠懇,所以就
經常自己寫詔書文告,他可能是最喜歡自己動筆的皇帝,與毛澤東喜
歡自己起草演講搞很相似。他又把自己的詔書文告編輯成冊,發行全
國,家家戶戶都要認真學習領會其精神,平民如果犯法,只要家中有
他的著作<<大誥>>,便可罪減一等。他的那些漂亮話,不僅迷惑了當
時的人,也迷惑了現代的人,似乎他雖然嗜殺,還不失為一勤政愛民
的好皇帝。勤政是當之無愧的,愛民則是虛偽。在他的治下,人民“
或賣產以供稅,產去而稅存;或賠辦以當役,役重而民困”(解晉)。
而他不只殺百官,也殺士人(文字獄),殺學生(國子監成了
集中營),殺豪紳,當然更殺百姓。洪武四大案,各屠殺數萬家;而
溧陽縣一個皂隸逃亡,也要順手殺掉几百家;有人敢出謎語譏諷皇后
腳大,,查不出誰干的就殺光一條街。一個個地殺不痛快,
要一家家的殺才過癮。犯法的不論輕重都殺了,不犯法的也不分
青紅皂白地殺。殺你是應該的,不殺你是他的恩典。真是人人該殺,
無人不可殺。只是與別的皇帝相比,他殺百官殺得太厲害,太突出了,
漂亮話又說得太多,太好,以至把其他劣跡都給掩蓋下去。其實他
不僅是獨夫,更是民賊。難怪見到<<孟子>>有罵獨夫民賊的話便
勃然大怒,把孟子攆出文廟,因為那實在是正刺著他的痛處。吳□
評他為“有史以來權力最大地位最高最專制最獨裁最強暴最缺少
人性的大皇帝”,一點都不過分。古今中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洪武三十一年,在臥病一個月后,朱元璋結束了其七十一年的罪惡
一生。臨死還不忘殺人,命侍寢的宮人一律殉葬。
方舟子, 自美麗澗、泌溪埂、藍星。
Reply all
Reply to author
Forward
0 new messages